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物专访】吴弭—中华文化孕育出的优秀女儿

波士顿市议员候选人 哈佛法学博士 秉承华人传统孝顺/替父母照顾弟妹

波士顿市议员候选人吴弭(Michelle Wu)。(摄影﹕赵洪雨/大纪元)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7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赵洪雨波士顿报导)人若修炼日久,渐渐有点念在方外的意思。对于王侯将相,位高权重者,倒也不大放在心上;但对于忠孝节义,舍己为人的人和事,反而会珍惜留意。

第一次见到吴弭(Michelle Wu),是在一次华埠社区的对话活动上。一位好心的大姐告诉我,波士顿市议员候选人吴弭也在场,还有关于她为了家人放弃工作的事。这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顺着这位好心人的指引,找到吴弭。吴弭不到三十岁,端庄而秀气,让人眼前一亮。彬彬有礼的她让人想起古时候书中描述的大家闺秀。说实话,她的言谈举止间少了成功政客多有的霸气,而更让人联想起课堂上的乖孩子,和中国人心中秀外慧中的淑女。

现年28岁的吴弭﹐双亲是在台北出生长大的。她的爷爷奶奶老家在北京。外婆是四川人,外公是广东人。外公是国民党将军。他们都在1949年中共建政前离开中国大陆,定居台湾。后来父亲母亲在二十几岁时移民美国,他们对自己是中国人这一点很清楚,在子女的教育方面很重视让他们保留中国人的传统。吴弭在芝加哥出生, 家住在芝加哥西北的郊区,离市区大约35分钟的车程。她有两妹妹和一个弟弟。每个星期六,他们一家会开车一个小时去中国超市买菜;每星期天,她都到中文学校上课。在家里,她和父母只说中文,用筷子吃饭。吴弭第一次吃正式的西餐是在高中快毕业时,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吃饭不用筷子,所以到现在还记得。

吴弭(后左二)和父母、弟弟、两位妹妹的全家福照。(吴弭提供)
吴弭(后左二)和父母、弟弟、两位妹妹的全家福照。(吴弭提供)

吴弭的母亲也在家里教吴弭和她的弟妹们中文,背三字经。所以她从小就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对于中国的文化历史觉得很亲近。大三时,吴弭在上海找到一份暑期工,在那里住了三个月。这是她第一次在中国大陆长时间逗留。在和她的同事交往中,吴弭震惊于她和在中国大陆长大的同事观念上的巨大差异:对她和她的家人来说,孝顺很重要。每到新年,都要给外公外婆磕头。对于父辈非常尊重。而她的同事们在这些方面反而观念淡薄。

小时候吴弭经常听中国古代的寓言和教人向善的故事。这些故事对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有一个故事说的是:“从前,有一考生姓马,由水路进京赶考,行船途中,见有一群蚂蚁被水冲入河中,要被淹死了。考生叫船主落帆下桅,把桅杆放入河中,让蚂蚁爬上桅杆,蚂蚁得救。

由于途中救蚂蚁耽误了行程,考生赶到京城,匆忙进入考场,在写自己的姓时竟把‘马’字下面四点少写了一点。主考大人见文章虽做的很好,但考生把自己的姓写错了,正准备让他落榜。这时一蚂蚁迅速爬到马字的下面补上一点,主考大人用手拂去,又一只蚂蚁爬上补点,反复几次,主考大人觉得蹊跷,决定走访考生。

当晚访到马生寓所,交谈中得知原委。主考大人觉得马生有好生之德,顺应天道,故而冥冥中有神灵相助。将来当官定能为民作主。于是面奏皇上,保举马考生中了状元。”

天道无私,常予善人。吴弭的经历和故事里的马生竟有几分相似。2003年吴弭高中毕业,SAT、ACT均考满分,顺利进入哈佛大学经济学系。

作为第二代移民,吴弭深深体会父母初到美国,因为语言不通带来生活的困难。从2003年到波士顿读哈佛大学开始,她就每周六到华美福利会教公民入籍班,帮助那些像她父母刚刚来美时一样的华人。推己及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好像是上天在故意考验吴弭是否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哈佛毕业,风华正茂,正该是人生春风得意之时。吴弭喜欢上了波士顿这座城市,也在这找到了她满意的工作。吴弭父亲是化学工程师,负责手表的电池研发。他的工作使他经常出差到台湾、瑞士和很多其它国家。父母为几个孩子维持这个家﹐而后来分开离婚。那时父亲常年在外打拼,赚钱养家;母亲辛苦带大四个孩子,以致这时精神抑郁,不能再照顾孩子们,而且自己还须有人照顾;弟妹们还小,也需有人照管。22岁的吴弭,放弃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和城市,回到芝加哥郊区,照顾家人。

那时吴弭的父亲不在家,弟弟刚上大学,两个妹妹一个10岁,一个16岁。母亲的抑郁症是突然来的。病发时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对于两个妹妹来说,正是在思想上走向成熟,需要父母关注的关键阶段。吴弭即当爹又当妈,在那两三年里日子过得极其艰难。

痛苦会在不同人身上出现不同的反应。有人愤世嫉俗、怨天尤人;有人因此而超越、升华。传统中国文化的价值观让四个孩子在艰难中互相帮助,为家人作出牺牲,无怨无恨的走了过来。

那段最困难的日子让吴弭体会到像她一样的家庭是多么需要帮助;而政府最接近民众的一层官员就是可以提供这种帮助、雪中送炭的人。有时母亲早晨就离家出走,吴弭要去追着她,把她带回家;妹妹们非常悲伤,晚上不想做功课。吴弭那时精疲力竭,特别需要帮助,却连去寻求帮助根本的精力都没有。这时如果政府能在状况发生之前就与她们有过沟通,及时提供哪怕一点点的帮助,对当时的她们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这段经历是吴弭后来从政和竞选市议员的关键原因之一。

哈佛法学博士的吴弭(右一)和同事们合影。(吴弭提供)
哈佛法学博士的吴弭(右一)和同事们合影。(吴弭提供)

2009年,吴弭带着母亲和妹妹们回到波士顿,就读于哈佛大学法学院。这期间,吴弭母亲的病情大有好转。2012年毕业后,吴弭参选波士顿不分区议员,希望借此来帮助那些像自己家庭一样需要帮助的人们。我衷心希望吴弭“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人生理想得以实现。◇

评论
2013-07-27 9: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