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媒体质疑斯诺登不在俄机场过境区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南编译报导)因泄密而出名的斯诺登自从香港进入俄罗斯机场后便行踪成谜,并持续了12天。《华盛顿邮报》7月5日发表文章称,每年约25万人次进出俄罗斯谢列梅捷沃机场,斯诺登是个例外 。

俄罗斯总统普京上周曾公开说,斯诺登仍留在俄罗斯机场过境区。全球各大媒体派出记者们在谢列梅捷沃机场安营扎寨,进行地毯式搜寻。

《华邮》报导说,每个人都想找到斯诺登,记者们想采访他,美国想起诉他,现在,俄美女间谍查普曼(Anna Chapman)想嫁给他。

从他6月23日飞离香港降落在谢列梅捷沃机场那一刻,数十位记者早已等候在那里,然而,没人见到他的踪影。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哈瓦那机场官员说斯诺登买了6月24日的机票飞走了,但照片显示,他的座位是空的。

报导说,该机场过境区约有1英里长,连接着D、E,F三个机场航站楼。连接三个航站楼的走廊有6个贵宾休息室,一拥有66间客房的胶囊旅馆(capsule hotel,又称舱室旅馆), 各类咖啡馆与餐馆,以及大约20间免税商店。

胶囊旅馆的小房间租金为每小时15美元左右,每次最少4个小时。4日(周四),记者发现,该旅馆没有人进进出出。值班店员冷淡地说, 她未获准与记者交谈。

对于美国的这起斯诺登泄密事件, 俄国人有点困惑。在他们看来,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俄国当局可以任意阅读他们的邮件,听取他们的电话,愿意在哪儿设置窃听器就在哪里设置。

“窃听是如此普遍,所以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48岁的旅行团代理公司客户经理Svetlana Chibisova说。

“我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她说, “难道他是一个小男孩, 不知道所面临的后果吗?”

一家制药公司的副主任、40岁的Olga Prokopenko说,斯诺登事件听起来像一个童话故事。 “他将留在过境区多久?他在那里吃什么,他在哪里睡觉?有没有人见过他吗?奇怪了。”

“我真的很希望他留在其他的一些过境区,(而不是这里)”她说,“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当局会做什么。”

37岁的销售经理Igor Pavlenko说,斯诺登已有些像是鬼魂的东西了。 “我不相信我们被告知的一切,”他说,“举个例子,据我所知,他目前在谢列梅捷沃。好吧,但也许这只是一个版本。他们向我们展示他的视频或在谢列梅捷沃机场的图片了吗?没有!”

评论
2013-07-06 6: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