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中共八一建军前后被围剿的史实

1927年8月1日,当总指挥白崇禧指挥北伐国军主力跟北洋军阀孙传芳10万敌军对决长江北岸,准备打响龙潭战役,保卫南京蒋中正国民政府时,周恩来、贺龙、叶挺、叶剑英、朱德、刘伯承、林彪等人策动北伐国军叛乱,在江西南昌进行武装暴动。图为中共关于“八一南昌暴动”的宣传画。(网络图片)

人气: 5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综合报道)1927年,中共在苏俄共产国际支持下,企图篡夺国民党的领导权,渗透北伐国军,阻扰及破坏蒋中正北伐统一中国大业,蒋中正、白崇禧在4月12日清党。8月1日,不甘失败的周恩来、贺龙、叶挺、叶剑英、朱德、刘伯承、林彪等人策动北伐国军武装叛乱,在江西发动“八一南昌暴动”,失败后残余800人流窜到井冈山。

真实的历史显示,毛泽东并非“八一南昌暴动”创建中共军队的领导人。

以“国共合作”为名 中共渗透国民党

1927年,中共在苏俄共产国际支持下,以“国共合作”为名,附体国民革命,企图篡夺国民党的中央领导权,阻扰及破坏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中正完成北伐统一中国的大业。

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中正,总司令部参谋长兼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右)。(网络图片)
北伐国军总司令蒋中正,总司令部参谋长兼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右)。(网络图片)

当时,国民党中央党部各部长和其秘书,超过半数都是共产党员,国民政府出现几乎由苏共和中共全权把持的危险局面。由于中共的破坏和煽动,国民党内部发生“宁汉分裂”,南京方面以蒋中正为首的国民党右派认为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大祸害,必须清除;而武汉方面以汪精卫为首的国民党左派则对中共和苏俄共产国际抱有幻想,主张“容共”。

此时,北伐国军除了李宗仁、白崇禧创建的桂系第七军(钢军)外,其它各军均被中共影响渗透。战功卓著的粤系第四军(铁军)军长张发奎此时已升任为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张部被中共渗透赤化,叶剑英、叶挺、贺龙、郭沫若等人在军中均担任要职,贺龙所部三个师的师长都是中共分子,日后的中共军头林彪、张云逸等人当时也在第二方面军中任低级军官。而北伐军将领唐生智、张发奎、何健、李品仙等人此时率部正聚集武汉,拥汪反蒋。

1927年4.12前夕,北伐国军第二方面军被中共严重渗透赤化。
1927年4.12前夕,北伐国军第二方面军被中共严重渗透赤化。

中共阻扰破坏蒋中正北伐统一中国

1927年3月上旬,当北伐国军副参谋总长兼东路军前敌总指挥白崇禧指挥国军歼灭北洋军阀孙传芳部6万余人,挥师自江西进入沪杭地区时,中共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在上海发动第三次武装叛乱,策动80万工人以“上海总工会”的名义进行全市总罢工,并以暴力扰乱破坏社会治安,骚扰租界,侵害外国侨民生命财产,制造了“南京惨案”。被激怒的西方诸囯调集了大量军队和军舰集中在上海地区,随时准备对中国进行武装干涉,淞沪地区危机四伏。

中共无孔不入,何应钦任军长的蒋中正嫡系黄埔第一军也被渗透,第1师师长薛岳、第21师师长严重两人当时亲共,其部属有多人是共党成员。由于中共的蛊惑煽动,薛岳本人甚至向中共高层秘密建议“把蒋介石当反革命抓起来!”周恩来见有机可乘,为了分化瓦解北伐国军,命人在上海公开打出标语“欢迎薛岳!反对白崇禧!”并组织民众包围白崇禧在上海的北伐国军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部,组织号召工商界起来表示“留薛”,各区党部分头召集党员大会拥护“留薛”。何应钦告诉蒋介石,自己已经无法掌控第一军。

台湾中研院历史研究员陈存恭教授说: 当时在蒋介石嫡系黄埔第一军,师长薛岳的部下都有很多人是共产党。(视频截图)
台湾中研院历史研究员陈存恭教授说: 当时在蒋介石嫡系黄埔第一军,师长薛岳的部下都有很多人是共产党。(视频截图)

当此危局,国民党右派中的绝大多数要员无人敢对有苏共撑腰的中共加以严厉制裁。唯有白崇禧挺身而出,力主清党救国。蒋中正于是在上海的白崇禧指挥部召开反共秘密会议,与会者都是当时国民党右派中的反共中坚,包括白崇禧、李宗仁、黄绍竑、何应钦、吴稚晖、李石曾、陈果夫、陈立夫、李济深、古应芬、蔡元培等人。

四‧一二 蒋中正、白崇禧清党救国

蒋中正在会议上表示:“如果不清党,不把中央移到南京,建都南京,国民党的领导权就要被共产党所篡夺。”白崇禧严厉斥责中共在上海策动工人进行武装叛乱,破坏社会治安和秩序,并分化瓦解北伐国军,破坏北伐统一大业。蒋中正认为嫡系黄埔第一军不稳,担心自己的力量过于弱小,中共背后还有苏共撑腰。白崇禧表示他本人绝不惧怕共产党,一定要坚决剿灭共产党。于是,蒋中正决定执行国民党监察委员吴稚晖、张静江、蔡元培等人提出的“清党决议案”,并令淞沪卫戍司令、淞沪戒严司令白崇禧全权负责淞沪地区的清党剿共行动。

白崇禧立即做出紧急部署,他密令李宗仁桂系第七军(钢军)立即赶回芜湖及江宁镇,以阻止武汉汪精卫方面由唐生智任总指挥的“容共军”沿江东下威胁上海南京;并下令清除在黄埔第一军薛岳、严重两师中的共党赤色分子;再调第一军刘峙第2师、周凤歧第26军跟桂系钢七军共同防卫上海南京地区。白崇禧又令亲共的鲁涤平第2军渡浦口,去抵御北洋奉系军阀张宗昌的“直鲁联军”,并将程潜第六军全部缴械,第六军军长程潜、中共党代表林伯渠潜逃武汉,程潜被武汉汪精卫政府委任为第二方面军总指挥。

在白崇禧的建议下,蒋中正将亲共的师长薛岳和严重两人撤职,委任团长陈诚接替严重出任第21师师长。中共总书记陈独秀气恼地说:“中国(共产党)革命如不把代表资产阶级的武装打倒,中国(共产党)就别想要革命。”薛岳被撤职后,投奔其早年在粤军的老领导、留守广州的北伐国军参谋总长李济深。当中共叛军打到薛岳的老家广东时,薛岳转变了立场,参加剿共作战。

4月12日,白崇禧发布“国民革命军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部兼淞沪戒严司令部公告”,指出“现闻有地痞流氓受敌贿买,潜伏工界以内,愚弄工友,煽惑罢工,希图扰乱后方,破坏国民革命”,白崇禧“深望各工友明白大义,勿中奸谋,如敢故违,即系甘心破坏国民革命,自弃于中国国民党之外。本总司令有维持地方治安之责,定即按照戒严条例严惩不贷。”

在白崇禧的亲自指挥下,北伐国军查封了国民党亲共左派邓演达和中共郭沫若派驻上海的“国军总政治部办事处”,并在青帮老大杜月笙的协助下,对中共策动的上海工会武装进行缴械,并在三天内枪决了陈延年、赵世炎、汪寿华等中共头目和300多名武装暴徒,逮捕500余人,5000余人失踪,仅周恩来等少数头目因共谍事先通风报信而逃脱,给中共组织以毁灭性打击。

“四‧一二”蒋介石、白崇禧在上海清党后,全国多个省份也随即发起清党剿共行动,各地中共组织被迫转入地下活动。
  
“四‧一二”蒋白清共后的第6天,1927年4月18日,国民政府在南京举行成立典礼,国军总司令蒋中正以“中央政治会议”的名义发表由吴稚晖起草的《奠都南京宣言》,并与“容共”的武汉汪精卫政府形成“宁汉对峙”的局面。

共产国际密令泄露:中共阴谋颠覆瓦解国民党

蒋介石、白崇禧4.12清党后,在武汉的汪精卫国民党左派反蒋声浪也随之高涨,他们与中共进一步加强联合,举行所谓“国共联席会议”,武汉国民政府由苏联顾问鲍罗廷把持。中共在汪精卫政府所管辖的湖北、湖南等地大肆进行“土地革命”,许多北伐军将士的家属被当做土豪劣绅批斗杀害,家财被没收,地痞流氓不劳而获,在乡下欺男霸女,民不聊生。

5月底,时任武汉国民政府常务委员会主席的汪精卫从共产国际被泄露的密令中得知,斯大林和共产国际认为汪精卫的武汉国民党也不可靠,下令中共自组“工农革命军”,实行土地革命,动员千百万农民自动没收土地,组建一支8个师或10个师的可靠军队,并组织军事法庭惩办所谓“反革命军官”等。

原本坚持“容共”的汪精卫这才意识到,共产党根本没有和国民党合作的诚意,中共党员加入国民党是为了从内部颠覆瓦解国民党。汪精卫惊怒交加,于6月5日下令解除苏联顾问鲍罗廷和加仑将军等140余人的职务。

7月15日,汪精卫召开武汉国民党会议,公布《统一本党政策案》,正式宣布武汉国民政府与中共决裂,并清剿各级共产党员,史称“武汉分共”。

疏于防范 张发奎部国军被中共渗透

早年就因同乡关系跟叶挺、叶剑英等人有旧交的张发奎、薛岳等粤系将领,一直以来对中共心存幻想,疏于防范。早在4.12清党前,李宗仁就警告前来游说他反蒋拥汪的张发奎说,如若不对军中的共党分子叶挺等人加以约束,将来军队不会听张的指挥。张发奎回答说,叶挺与他是广东北江的小同乡,两人关系密切,有如兄弟,叶挺绝对不会与他为难的。李宗仁当即回敬道:“共产党还谈什么私人关系,他们只知道第三国际的命令,你别做梦了。”

汪精卫在7.15“分共”后,也提醒张发奎说:“张总指挥,从武汉决定制裁共产党后,武汉的共产党徒都跑到你的四军、十一军、二十军工作,你以为他们是帮助国民党,所以优容他们,小心养虎为患啊。”但是张发奎掉以轻心,不以为然。

直到7月底,汪精卫、张发奎准备在庐山开会,商议解决第二方面军中的中共分子问题。此时传来消息:叶挺、叶剑英、贺龙拐走第二方面军的几万兵马聚集南昌,师长蔡廷锴也参与其中,张发奎大吃一惊。29日,汪精卫、张发奎发表特急电,严令贺、叶限期将部队撤回江西九江,准备等叛军一返回就解决叛军。对这份特急电,中共方面自然是置之不理。

周恩来领导“南昌暴动” 毛并未参加

真实历史显示,“毛泽东缔造中国人民解放军”是谎言,毛并非“八一南昌暴动”创建中共军队的领导人,当时毛连中共政治局委员都不是。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著名作家张戎等学者曾揭露,所谓“遵义会议确立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最高领导地位”也是谎言。

自1927年南京蒋白“清党”和武汉汪精卫“分共”后,北洋军阀孙传芳不甘心在江西境内的惨败,又纠集10万人众的“五省联军”向长江北岸反扑,直逼南京。白崇禧任总指挥的北伐国军主力(李宗仁桂系钢七军、何应钦黄埔第一军)正准备打响龙潭战役,保卫南京蒋中正国民政府。中共则乘虚而进入江西,分裂策反北伐国军,进行武装暴动,企图夺取政权。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的“南昌暴动”并不是毛泽东策划领导的,而是李立三最早策划。在全国各地发动武装暴动,是张国焘、李立三的决策。

当时中共中央指定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彭湃等组成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以周恩来为书记,库马宁为苏联军事顾问,贺龙为总指挥,前往南昌领导八一暴动。

参加暴动的叛军主要来自张发奎第二方面军:第11军叶挺第24师、蔡廷锴第10师,贺龙第20军全部,第4军李汉魂第25师第73、第75团,以及朱德为团长的第五方面军第3军军官教育团一部和南昌市公安局保安队一部,共2万余人

据中共官方统计资料,中共元帅10人中,有7人直接或间接参加过“八一南昌暴动”:朱德、贺龙、刘伯承、聂荣臻、陈毅、林彪、叶剑英。

汪精卫闻讯中共在南昌暴动,急令张发奎、朱培德等率军向南昌进剿,中共叛军只得向广东逃亡,企图以广东为基地东山再起。

中共暴动失败 被围剿四处流窜

8月,当中共叛军逃至江西省进贤县时,参与暴动的第10师师长蔡廷锴突然驱逐在该师的共产党员,率部弃暗投明,重归北伐国军。

随后中共叛军一路逃亡,损失惨重,经抚州、瑞金、会昌、梅县,再折回汀州、上杭一带,最后在9月下旬流窜到广东潮汕地区。留守广东的北伐国军参谋总长兼第八路军总指挥李济深令钱大钧部牵制叛军第25师,令黄绍竑部桂军经丰顺进攻潮安(今广东潮州),令粤军将领陈济棠、薛岳统兵3个师1.3万余人组成东路军,由河源东进。

9月30日,中共叶挺、贺龙叛军被国军包围,不得不退出汕头,在汤坑被陈济棠、薛岳、邓龙光指挥的粤系国军大败,中共《中央通告第十三号——为叶贺失败事件》记录:“巷战一昼夜而我军竟完全解体”。汤坑惨败后,叶挺、贺龙指挥的叛军“军官政治意识本甚模糊,离开大队之后,更是绝无目标的情形,竟要求李济深收编。”

最后,这支南昌暴动的中共叛军仅残余约800人,在朱德、陈毅带领下,于1928年4月逃到井冈山,与毛泽东策动的湘赣边界“秋收暴动”残余农民军会合。

这就是当年中共在井冈山的起家资本。


(视频: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1970年在台湾阳明山中山楼的演讲:
中华文化无人可以毁灭,中共兽性不相容。蒋总统说:大陆奸匪毛贼的罪恶兽性,乃是和我们三民主义中华文化内圣外王的道统,绝不相容的。人人要做反共倒毛的革命先锋,人人要做文化复兴的前导。一齐来巩固德性,发挥潜能,以实现三民主义新中国的理想。)


(视频:不朽的光荣—— 伟大的中国卫国战争:
1945年8月,蒋中正领导的中华民国政府,历时14年艰苦卓绝浴血抗战,采用白崇禧上将率先提出的抗日持久战战略,终于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中国人民迎来了近代历史上最伟大与荣耀的时刻。)


(视频:《一寸河山一寸血》29 —— 历史的血迹:
抗战期间,国军坚持敌后游击战,毛泽东和中共表面上拥护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抗日,背地里对日军游而不击,破坏抗日,乘民族危难发展壮大中共实力。)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4-07-27 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