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龙之谜 虚构或真实

作者 : 唐古珍

龙是虚构或真实的神物,在讲求实证科学的当今更蒙上一层迷雾。(Getty Images)

    人气: 39953
【字号】    
   标签: tags:

不晓得您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中国十二生肖中,有十一种都是常见的动物,为何唯有排行第五的“龙”,是一种现实中不存在的生物?龙这种生物,与中国的麒麟、凤凰,西方的独角马、人鱼,在现代人的观念中,都是被归类为不存在的、想像中的奇幻生物。

让我们思考得更深入一点,为何古人会想像出这种形象的生物呢?所谓的幻想应该是天马行空的,每个人想像的都不太一样,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自古以来,龙的形像是相当一致的,不论是庙宇、宫殿、书本、绘画、雕塑中对于龙的描绘都是类似的。龙的形像在中国雕塑作品中是非常具体而明确的,龙角似鹿角、龙鳞似鲤鳞、龙爪似鹰爪、龙身似蛇身。

一种看似虚幻的生物,在人世间却有相当真实的呈现方式。虚与实之间,让人感到十分困惑。然而,一个传说在发生的最初时期,很可能并不是传说,而是真实发生的事件,但因为年代久远,人们对于当时的情况记忆越来越模糊,进而都视为传说了。古代典籍中其实有大量的“龙现人间”的史实,以下就让我们来回顾一下。

中国古籍中关于龙的记载

古籍中龙现身人间又飞回天上的记载颇多,都被认为是祥瑞之兆。(AFP)
古籍中龙现身人间又飞回天上的记载颇多,都被认为是祥瑞之兆。(AFP)

在各朝代正史中与各地地方县志中,龙的出现时而有之,经常被记录于史册之中。以下简单摘录几则古籍中关于龙的记载。
《华阳国志》卷三,蜀志:“二十四年,黄龙见武阳赤水九日。”记载着东汉建安二十四年,有黄龙出现在武阳赤水,逗留九天后离去的事例。

《晋书.载记第九》讲述在龙山出现了黑龙与白龙各一只,当时的前燕国皇帝慕容皝听到了这个消息,遂率领众臣前往龙山,站在距离龙约二百余步的近距离观看。两只龙在天空中身体交缠,互相在天空中游戏飞翔了一阵子之后才飞去。慕容皝观赏之后心情非常愉快,回宫后随即颁令大赦其国内,将新建的宫殿命名为和龙宫,并在龙山上建了一间龙翔佛寺。(原文:时有黑龙、白龙各一,见于龙山,皝亲率群僚观之,去龙二百余步,祭以太宰。二龙交首嬉翔,解角而去。皝大悦,还宫,赦其境内,号新宫曰和龙,立龙翔佛寺于山上。)

古时候也不是随时都可见到龙,龙的出现一般被视为大吉祥瑞之兆。当时的前燕皇帝慕容皝亲自观看二龙飞翔嬉游后,认为这是天示祥瑞之兆,随即实施大赦。“大赦”这种国家大事应该不是草率或贸然决定的事,因此这个记载应该有相当的可信度。

唐代《宣室志》龙庙记载:“汾水贯太原而南注,水有二桥,其南桥下尝有龙见,由是架龙庙于桥下。故相国令狐楚居守北都时,有一龙自庙中出,倾都士女皆纵观,近食顷,方拏奋而去,旋有震雷暴雨焉。……时唐太和初也。”

《宣室志》的记载说明了唐代一次龙现人间的事件,有大规模的人群同时亲眼目睹龙的出现。

另外,龙与天气变化有很大的关系,龙经过之处往往会带来雨水。这也符合神话传说故事中龙王负责降雨的说法。

清代《嘉兴府志,祥异志》:“平湖县有白化腾海上,红光半天。修撰沈懋孝,兄龙首半垂,两角闻有金冠紫衣之神,仗剑而立,长尺余。龙吐颔下珠光,团罔大如斗。”平湖县有白龙飞腾于海上,放射出光映红了半边天,当时沈懋孝做了记录,这条龙头半垂,两支龙角之间,站着一个戴金冠的紫衣神人,身高一尺,手握著剑。龙头下显出一团明亮的珠光,圆圆的,像斗一样大。

许多龙的艺术品中都有“龙珠”,这个记载描述了龙珠的显现与实际存在形式。

古时关于龙现人间的纪录相当多,本文限于篇幅不能一一罗列,更多详细资料可参考正见网《龙之谜》一文和《古籍中关于龙的记载》系列文章。

中国古代与现代人在观念有着很大的差异,古人敬天畏神,而现代人则相信科学。观念上的巨大落差,造成对于同一件事情的描述与解释可能会完全不同。当有人亲眼目睹罕见的龙出现时,古人视为大事详加记录,收录于地方乡县志,有些甚至录于各朝正史之中。而现代人对于龙出现的事件则抱持着高度怀疑的态度,并试图以自然现象等原因去解读。

近代几则龙现人间的奇闻

龙现人间的事件是否仅止于古代?过了清朝以后,龙就彻底消失了吗?实际的情况是,近一百年来,龙仍然多次显现在人间,有亲眼目睹龙的人指证历历。以下列举几个近代发生的“龙现人间”的奇闻事件。

营口坠龙事件

西元一九三四年夏天,位于中国东北的营口地区发生了神秘的龙自天上坠落地面的事件。

据目击者的描述,龙的长相与图画中的龙一模一样。此龙坠地之后显得相当虚弱,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眼睛睁不开,尾巴绻著,两只龙爪子在前边。龙离开水之后,身体越来越干,开始腐烂生蛆。

当时的老百姓普遍认为龙是吉祥之物,大伙儿都想帮忙让这只坠地的龙尽快回到天上去。有的人用草席给龙搭凉棚遮阳,有的则挑水往龙身上浇淋,避免龙身体变干,还有许多僧人道士在龙身边作法超度。照顾龙的动作不间断地持续著,直到连续数日暴雨过后,这只龙突然间又神秘消失了为止。

然而过了二十几天,这只龙的尸骸(仅残存骨架与少数腐肉),出现在辽河口十公里处的芦苇丛中,并发出强烈的臭味。

这个事件发生后,引起很大的轰动,人们都热烈地议论著。当时的《盛京时报》做了报导,题目为〈营川坠龙研究之一:水产学校教授发表:蛟类涸毙〉,这篇报导至今仍完整的保存下来。内文摘录如下:“本埠河北苇塘内日前发现龙骨,旋经第六员警分署,载往河北西海关前陈列供众观览,一时引为奇谈,以其肌肉腐烂,仅遗骨骸,究是龙骨否,议论纷纭,莫衷一是。”当时很多老百姓都相信这是真龙的龙骨遗骸,但水产教授则认为是蛟类,并非是龙,未有定论。

从新闻照片中我们可以隐约看到,龙头上的两只角很像画像中描绘的,角往后长,有分叉,像是鹿角,而蛟类头上应该是没有角的。

至今,当年还是小孩,曾经到现场围观,亲眼目睹该龙尸骸的孙老先生,仍保留有其中的五块龙骨。他和几位当年也曾亲眼目睹的老人家都一致地认为,那个骸骨就是龙的骸骨。孙老先生希望能有研究人员深入地对这五块龙骨进行分析与研究。

黑白二龙坠落黑山子村

西元二零零零年八月四日,一场倾盆大雨刚过,中国山东省青龙镇的黑山子村,整个村庄就像笼罩在云雾里一样。突然天地间乌云滚滚,以排山倒海之势上下翻腾,人们从来没见过这种现象,家家户户屋门紧闭不敢外出。

一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走出家门来探个究竟,他走遍了整个村庄,除了浓云密布外没什么异常。直到走到村子外,出现在眼前的状况让他震惊:两条活生生的黑龙、白龙趴在地上!他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打量检视一番,龙的角、鳞、爪、尾都和画像中画得一模一样,只是龙须短了些。他转身往回就跑,一边跑一边喊:“快出来看呀,天上的龙掉下来啦,大家快来看呀!”人们听到这一消息都涌出家门,奔走相告,这一惊人消息迅速的传遍了乡里。

短时间之内,大量的群众、警察、政府官员涌入这个小村,顿时黑山子村热闹非凡。有关部门的专家学者也来了,然而他们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理论,却否定摆在眼前的龙的存在。

很快的警察把人们赶走,留派专人看守。就在这看管期间,那条白龙在一阵乌云翻腾之后消失。官员们对白龙的消失无法解释,对留下来的黑龙也束手无策。这时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农夫说:“我听说几十年前也出现过同样的事,人们为了让龙能返回去就往龙身上泼水。”他让几个年轻人去村里拿了几张席子搭成一个帐篷,再用车拉来水,用水管往席子上浇水,让水从席子缝中滴到龙的身上。就这样这黑龙到二零零零年八月底还活着。

站上揭露出来。然而查询那段时间点附近的媒体资讯,并未发现任何与龙相关的报导,显然这则龙现人间的消息被刻意封锁了。

龙的化石

除了历史记载以外,有没有实际的化石证据可证实龙的存在?有的,只是相当稀有而罕见。日本大阪的瑞龙寺展示了一个小型的干制龙标本,这个龙标本据说是明朝时由渔夫在海边捕获,后由中国商人出口到日本,被日本著名收藏家万代藤兵卫买下。万代藤兵卫又将标本捐给了瑞龙寺,一直保存至今。这个标本经过防腐处理,外面涂满金粉,龙头上有角,嘴边有长须,眼形巨大,有三只爪,全身覆盖鳞片,与雕塑作品中的龙相当接近。标本仅有一公尺长,可能是还未长大的幼龙。

近年拍摄到的龙照片或影片

虽然有目睹龙的纪录,然而很可惜的,几乎没有真实龙的照片传出。网路上有人宣称拍摄到真龙的照片或影片,有部分属于误判或伪造,但也有一部分可能是真实的。

有一个影片据说是江苏高邮湖上空暴雨前拍摄到的龙,在影片中,正在发生“龙吸水”的奇景,有一个透明的蛇形物体一边扭曲著,一边飞快而迅速地通过云层上空,有人认为这个物体就是隐身于云层后方的龙。

另一个影片中,龙同样也未显现真实面貌,只在云层中以透明体的方式活动着。观察这个透明体的形态,包括隐约可见的龙身与后脚,以及活动时的动作,比如一边移动一边发生闪电,可说相当接近古人对龙的描述。

如果这些影片有其可信度,也许可以给我们一个线索:龙活动时是以透明体存在的,除非在适当情况条件下,否则难以拍摄。

有关龙之谜的思考

综合前文叙述,在中国历代官方与民间纪录、目击者的描述、龙骨遗骸、影片当中,都提示了我们龙存在的蛛丝马迹,因此看来龙并非全然是古人虚构出来的生命体。

引述在营口坠龙事件发生的一九三四年间也曾亲眼目睹“飞龙在天”奇景的蔡寿康、黄振福、张顺喜等几位老先生所言:“实际上‘龙’并没什么奇怪的,就是一种稀少罕见的动物。”他们几个人根据自己亲眼目睹的经验认为,龙是确实存在的。目前中国有部分专家将营口坠龙事件硬解释为“鲸鱼搁浅”事件,被老先生们认为是草率而不负责任的说法。

笔者认为,古代时有龙现人间的事迹,当时的工匠也许和这几位老先生一样是亲眼目睹龙的群众之一,他们凭著对龙的印象而雕塑龙的艺术作品。

龙好似具有隐形能力,除非它们愿意显现给人看,否则一般人看不见。目前影片中龙往往是透明体,这也是难以取得实际证据的原因。龙似乎也可以选择自己是否能被人所看见。

诚如爱因斯坦所说:“有些人认为宗教不合乎科学道理。我是一个研究科学的人,我深切地知道,今天的科学只能证明某种物体的存在,而不能证明某种物体不存在。”

龙是否存在,很有可能已经超过实证科学所能证实的范畴,必须用超常的角度与超常的科学理论方能圆满解释。

本文转自第107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88/11065.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清代有位村女,生来就有兔唇的缺憾,因此一直没有人肯娶她。她虽然面容有此缺陷,却生性善良孝顺贤惠,一直尽力的服侍父母,虽然又苦又累却从不抱怨。一天她到田地给父亲送饭时,遇到一位从未见过的老婆婆。
  • (大纪元记者陈秀媛台湾基隆报导)第四届全国学生台湾原住民神话传说海报竞赛成果展,7月12日起至10月底在基隆市原住民会馆二楼展出。12日上午开幕当天,基隆市中山区各校学生特别用舞蹈述说了一段泰雅族的故事。
  • “乌鸦塘”这个地方,是在福建省长乐市皇岗岭的左边,面积约二十丈,终岁不干涸,塘中间有个井口,频频喷水。有些好奇的人,用绳绑一块石头试着去测它的深度,但不管用多长的绳索,都不够长度、不知其底,因此又称它为“无底井”。
  • 松江有个富人叫丁生,壮年仍然无子,这时他的小妾有孕了,丁于是祝祷于他一向所信奉的真武神面前,说:“如果此胎能生男,那么长成之后,定当亲自携带他上太岳(即湖北武当山,真武大帝修真之处)烧香,以感谢吾神的赐福。”
  • 东省定陶县城北六公里处,有一座名胜叫仿山。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仿山,既称山,又闻名于山东、河北、河南、江苏、安徽等省,必然有神仙显灵于此。在周边地市的民间,确实有一些神迹流传,下面介绍一个在鲁西南流传的故事。
  • 川人卢川,弘治初年,领受基层乡试的推荐而入学读书,最后太学毕业,资质美好而家境清贫,和我家乡叫程遵的贡士,相互往来十分友善。
  • B>五、何仙姑
  • 鳝鱼,又称黄鳝,其形体如蛇,腹黄,背有黄黑相间斑点条纹。盛产于湖广、江浙一带,是百姓餐桌上的一道美味佳肴。它与一般鱼儿除形体不同外,更大的不同之处是:它死后,尸体不会变臭,也不会烂掉,就那么或僵直、或卷曲的干枯著。关于它的来历,在民间还有一段传说呢。
  •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成语。
  • 山菜薹又称红菜薹,古名紫菘、云台菜,是武汉地区的特产。据史籍记载,红菜薹在唐代已是著名的蔬菜,曾被封为“金殿御菜”。经过千余年的历史沉淀,洪山菜薹烙上浓郁的文化色彩,清人叶调元在《汉口竹枝词》中喝道︰“不需考究食单方,冬月人家食品良,米酒汤圆宵友好,鳊鱼肥美菜薹香。”可见,洪山菜薹成为与武昌鱼齐名的“绝代双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