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革亲历者:惊心动魄的午夜杀戮行动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3年08月10日讯】近日,大陆媒体《江南》杂志2013年第三期,刊登了《文革亲历者李干:十年中我是如何沦为杀人犯的》文章,李干在回忆录详细还原了发生在1967年的武汉“125”事件,他对“文革”真相进行反思,表示要再一次对所有在“125事件”中受到伤害的人,深深鞠一躬,或许更应该跪下。为此事件他也曾蹲了十八年的牢狱。

作为“文革”最直接的参与者,李干详细回忆了那场惊心动魄的杀戮是在一种疯狂的革命理念指导下发生的,原本互为比邻和平相处的两座中学,因对文革的理念不同互相仇恨,相互斗殴、厮杀。1967年12月4日,湖北武汉红旗中学革委会成立,以“镇压流氓”、“为民除害”为名,在聚众开会时情绪逐步升级,最终决定除掉对方的头目,拟定“死亡名单”,并在午夜时分行动,按名单杀人。

革命运动致民众相互仇恨 敌对情绪升温出杀机

1967年12月4号,红旗中学革命委员会成立(湖北省武昌实验中学在文化大革命中改名为红旗中学)。事后有个戏谑的说法:124不是一个吉利的数字,它的谐音是“要尔死”。

此前,隔壁二十二中的一伙人洗劫了红旗中学华侨储藏室,放火将办公大楼付之一炬,与红旗中学互相仇视,相互群体斗殴、厮杀不断,成为敌对关系。

晚上,新成立的革委会聚集许多追随者开会,李干是革委会兼管安全保卫的委员,参加了会议。大家得到消息,说是二十二中那伙人的头目庄洪运、孔威、傅强、丁洪宝等正在集结,还请来了武昌区的流氓头子韩转运。

最终传来消息,孔威、傅强等人离开二十二中回家了。一部分人的心立即松弛下来,有人马上就想离开。

但是,有一部分人觉得把人集合起来一次不容易,不能就这样算了。

有人建议到家里去把他们抓来,有人更加激烈地建议,说抓人太费事,不如打死算了。

会议室里一下静下来。这个提议太突然,也太震撼,绝大多数人没有这个思想准备。在此之前,大家只想把这伙人痛打一顿了事,从来没有想过要他们的命。

李乾心理斗争很激烈,正在犹豫,突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北航红旗把李井泉的儿子打死了,一点事也没有。毕竟人命关天,李干还是很犹豫。不过,从这一刻开始,“人命关天”这一古训在他心中的位置开始动摇了。

有人介绍说,汉口那边有几个学校的流氓打着造反派的旗号,搞了一个五校联防,为非作歹,新一中对他们一点都不手软。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说什么对流氓就要镇压,要为民除害,情绪开始升温。

李干的情绪也随之高涨,主张动手杀人。

共同拟定死亡名单

大家开始罗列名单:

孔威,这伙流氓的“头头”,最坏,擒贼先擒王,首先要打掉他。

傅强,除了孔威就是他,坏点子最多,狗头军师。

庄洪运,最得力的打手,每回闹事都是他冲在最前面。

丁洪宝,他和庄洪运是哼哈二将,也是一个凶残的打手,丁洪宝不能放过。

还有×××。有人提到了自己痛恨的人。

他就算了,只是一般成员,马上有人发言否定。

在李干的主持下,大会最后决定除掉孔威、傅强、庄洪运、丁洪宝四人,午夜十二点开始行动。

思想斗争:从死亡名单中减去一人

李干内心深处有一种隐隐的焦虑在慢慢往外渗,总觉得有什么问题而不安起来。突然觉察到是“人命关天”的古训在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不安地躁动,按都按不住。李干反复思考,认为决定有点突然,不是初衷,但最终他那套革命的流血理论占了上风。让李干焦虑不安的,不过是枪毙四个人多了,要减。李干找到符军,一起到了革委会另外两个委员何儒非、柳英发住的寝室。

屋子里只有他们四人。李干讲了对行动的具体安排后,说庄洪运已经挨过打,教训的也差不多了,会有所收敛,是不是可以把他从名单上拿下?

没人有异议,他俩简洁地用一个“好”字作了回答,几乎连想都没有想。符军也连连点头。他俩详细问到行动一些具体细节,李干一一作了回答,他俩一再叮嘱要注意安全。

死亡行动之一:朝孔威开了十一枪

午夜十二点,四十多个同学准时在后操场集合。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阵阵北风嗖嗖地袭来。

队伍排成两列出发,领路的同学走在前面。偌大一座城市似乎已经酣睡,路上看不到行人,只有偶尔从远处传来的零星枪声在提醒人们现在的夜并不平静。行至汉寿亭临街的一处住房,两层楼,三栋连在一起。孔威住在中间一栋二楼临街的一间,这栋楼有前后两个门。只要把这两个门一堵,孔威插翅也难逃。

李干开始叫着孔威的名字,敲那老式带上下转轴的木板门。

终于有了回应,开门的是一个披着棉袄的老太太。从热被窝爬出来,她一脸的不乐意,冲着李干说,这么晚了还来做么事?她突然看见李干手里拿着枪,还想说什么的嘴立刻闭上了。

方兴国先发现了孔威的住房,开枪打到了他。

李干赶紧朝前走了几步,看见地上坐着一个人,身边一把长长的马刀,在幽暗中发着寒光,正是孔威。几乎是抵着他的人,李干连连扣动扳机,也没有数开了多少枪,直到再扣扳机没有了反应,转身走出大门说了声:撤。

李乾清点子弹夹和上了膛的子弹数目时,才发现他朝孔威一共开了十一枪。

死亡行动之二:受害者母亲凄惨的喊声无助地在夜空中飘荡

傅强的家离学校比较近,就在御碑楼,队伍很快就到了。

符军上前敲门,李乾和方兴国站在一旁。稍稍僵持了一下,门开了,一个大妈走出来,随手又把门关上。

她盯着符军看了一眼,在犹豫中还是让开身子推开了门,屋里没开灯,她朝里面指了指。

顺着她指的方向,借着外面路灯的余光,李干隐约看到一张单人床,朝这单人床走去。大概是看到有人过来,睡在床上的人坐了起来。李干怕搞错,就先确认一下,走到面前问是不是傅强?那人点点头,一脸的木然。

李乾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犹豫,握着那支子弹上膛手枪的手有点沉,他开始希望傅强开口说句软话,说句过去的一切只不过是场误会。这样,李干会松开枪,拍拍他的肩膀说这次放过你,然后调头走人。他盯着傅强看了至少十秒钟。

一时间屋子里悄然无声,傅强始终木然地望着他,没有任何想说点什么的意思。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李干耳边又响起关于革命和流血的言论,心中的仇恨渐渐凝聚,行动的决心在飞快地恢复。

一、二、三。李干盯着傅强的眼睛,心里尽量缓慢地数完三下,掏出手枪几乎抵着傅强的脑袋就是两枪,对方没吭一声就往后倒在床上。傅强的家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一时惊呆了。等反应过来,李干一伙人已经出了门,迅速撤出了这条巷子。

一个惊天动地的喊声从后面传来:他们杀了我的儿子。在冬日的深夜,这声音十分□人,让人心里发毛,显得那么无奈和凄凉,无助地在夜空里飘荡,钻进它能经过的每一个角落,四周没有一点回应。

死亡行动之三:临时取消

这次行动干净利落,大家都有点兴奋。符军又领路往丁洪宝的家走,准备去完成最后一个任务。

李干的脚步却开始有点沉,“人命关天”的古训不知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又冒了出来,可能是傅强母亲那一撕心裂肺的喊声唤出来的,也可能是它一直就没有离开。“革命的需要是最高的法律!”什么都不能和革命理念发生冲突,在革命面前什么都要让位:列宁的话却也开始在耳边回响,怎么办?

队伍继续朝丁洪宝的家行进,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是在小跑,李干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内心的冲突也越来越激烈。理智告诉他,打掉孔、傅二人已经够了,这个行动应该而且必须停下来。

情急之中,李乾心里突然闪现一个主意,叫停队伍,快步走到符军跟前,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问:打掉孔威、傅强后,剩下的这些人还敢不敢危害文化大革命,跟我们作对?

谁也没有想到李干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尤其是符军。但大家都明白这个问题的用意,符军的回答将影响下一步的行动,大家一下子都看着符军。

符军在足足有十几秒的迟疑后,终于说话了:估计不敢了。

李干立即说:那好,回校。说罢,让队伍调转了头,没有人反对。虽然事先有几分把握,但真正落实后,他还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责任编辑:古春秋)

评论
2013-08-10 8: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