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坛宗匠:张可久

作者﹕林家玉
  人气: 43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8月15日讯】
张可久,字小山,元代庆元(今浙江宁波)人。生卒年难以考究,仅知其约为十三世纪末至十四世纪初作曲家。一生怀才不遇,多次出任“路吏”等卑微职位,年过七十,仍任小吏,仕途坎坷。晚年隐居杭州,吟咏以终。毕生专写散曲,不作杂剧,作品讲求蕴藉,少用衬字,风格多样但以雅正为主,是元曲“清丽派”代表作 家。元代前期的散曲本崇尚率真自然,后期因士人创作渐转为清丽雅正。而张可久量多质精的作品,正是元代后期散曲成就的辉煌展现。

作品简介

张可久于生前即已自编作品集,有《今乐府》、《苏堤渔唱》、《吴盐》三种印行于世,后人将其合编为《小山乐府》。今存小令八百五十五首,散套九篇,收录于 《全元散曲》中。张可久所作散曲数量之多,为元人之冠。此外,他也擅于写诗,作品收录于《元诗选》,然其闻名于世者,仍以散曲为主。

【中吕】
卖花声 怀古 美人自刎乌江岸, 战火曾烧赤壁山, 将军空老玉门关。 伤心秦汉,生民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

本曲前三句为“鼎足对”,乌江岸、赤壁山、玉门关,皆为颜色字开头的地名,而“刎”、“烧”、“老”也皆为动词,三个场景虽为作者想像,但却起到身临其境 的美感,无暇的对仗也强烈突显出三个事件所要表达的共同主题──自古以来的英雄豪杰,为了争权力、夺天下,无不费尽心思,大动干戈,他们有的成功有的失 败,在史书的记载上,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故事。全曲至此,看似正歌颂璀璨的英雄人物,但张可久笔锋一转,写下末三句──真正令读书人感叹的,并不是英雄人物的成败,而是战争无情的摧残,以及干戈不休下老百姓的痛苦,但怀才不遇的自己又能改变什么呢?只好将这一切的感慨、同情与悲伤,都化作一声声的叹息了。 此作品表面怀古,实则指出元朝读书人社会地位低落,对于战乱情事与民间疾苦只能摇首悲叹,而无力改变的窘境。整首作品寄意深远,情感真挚凝炼,为元人小令中怀古佳作。

艺术成就与写作特色

张可久的作品炼句工整,对仗完美,以唯美典雅取代元曲朴实豪放的俚俗本色,并大量使用典故,引诗、词文句入曲,脱离白描转为雅正,为曲意增添清丽美感与丰 富性,华而不艳。元代高栻称其作品“字字清殊”。明代贾仲明赞其“荆山玉,合浦珠,压倒群儒”。明代朱权的《太和正音谱》对他更是赞誉有加,因而张可久又 有“曲坛宗匠”之美誉。虽然在官场屡不得志,但其生前已在曲坛享有盛名。与乔吉并称“元曲双璧”,与张养浩并称“二张”。

醉心山水的张可久

长久抑郁不得志,张可久转而寄情山水,任中敏《曲谐》卷二曾如此记载:“其人好游,浙中名山水,足迹殆遍。”作品中处处可见其行旅的痕迹。而游山玩水的地 点,主要集中于浙江、江苏两省,其他省份还有安徽、湖北、湖南、江西、福建、陕西等。每到一处,心有所感,便创作散曲,纪录下自己的心情与感想。徜徉在大 自然与令人发思古之幽情的名胜古迹中,张可久找到了心灵的寄托,丰富的旅行,不仅增广了他的视野,也扩大了他的审美境界,更为后人留下了一篇篇精致动人的 “小山散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诗经》中有一首题为<载驰>的诗,音韵铿锵,言词恳切,感情激昂,洋溢着饱满的爱国热情。这首不朽的诗篇,就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爱国女诗人――许穆夫人的杰作。
  • 乔吉曾写下对自己的看法:“不占龙头选,不入名贤传。时时酒圣,处处诗禅。烟霞状元,江湖醉仙。笑谈便是编修院。留连,批风抹月四十年。”由此可看出他悲愤与消极的人生观。
  • 他在寺中各处游历了一番,发现有个房门是锁着的,于是好奇的问寺中和尚,这里边是啥?为什么要锁门?和尚说,这是一位祖师的房间,祖师圆寂前吩咐过,除非等到他自己回来,不然门不能打开。
  • 朱宸濠纠集亡命之徒以扩充兵员,号称十万之众,进攻南康、九江,两地以市长(知府)为首的大小文武官僚们“毅然”的作鸟兽散了。此时,王阳明还在去福建平乱的路上,六月十五日,他经过丰城,才得知宁王已经造反了,他马上回到船上,要转道去吉安,可当时正刮南风,船半点前进不得,阳明先生只能“听”天“由”命了,他“焚香拜泣告天曰”:“上天若是怜悯生灵,允许我匡扶社稷,请马上改变风向。如果上天不在乎这些百姓,我也没有活路了(“天若哀悯生灵,许我匡扶社稷,愿即反风。若无意斯民,守仁无生望矣”)。”结果,“须臾,风渐止,北帆尽起。”
  • 宁王宴请江西官员,在宴会上,朱宸濠露骨的贬损正德,一脸忧国忧民的表情,一个帮腔的在旁边跟着煽风点火:“世岂无汤、武耶?”意思是正德是夏桀商纣,宁王就是商汤周武,得给正德来个内部革命。
  • 一拨人突然闯到龙场驿,要来“砸场子”。阳明已经练就了“动忍增益”的功夫,周围的当地民众看不下去了,干啥?欺负老实人?那可不行。
  • 王阳明到钱塘江边去,把自己的帽子、靴子往岸边一扔,布置了一个自杀现场,然后偷偷爬上一条商船,向东海驶去。
  •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样的“领袖”身边,自然不是什么好人能呆住的地方,于是,继王振之后,又一个祸国殃民的“著名”太监--刘瑾登台亮相了。
  • 有连格七天竹子的劲头,对付“应试教育”自然不在话下,二十一岁这年,王守仁顺利中了举人。他注定一生都要与传奇相伴,那次乡试考场,半夜里来了两个巨人,穿着大红大绿的衣服,自言自语的叨咕“三人好作事”,然后两人就不见了,看到这一幕的人吃了一惊,却不明所以。
  • 自从十三岁那年生母去世,王守仁对人生价值的思考更深刻了,生与死之间原来不过是一步之遥,世间的功名利禄似乎没什么可追求的了,那么,人生到底是为啥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