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中共官员迷信的是什么?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8月21日讯】近日,中国各地竞相爆出“风水大师大发横财”的消息,以江西的“风水第一村”为例,村中200多位在外堪舆的风水大师不仅有房有车,且年收入高达50万元之多。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些风水大师之所以能日进斗金,竟然是仰赖中国有权有势的当朝官员迷信风水才得以实现的。一位风水大师坦言,其客户“大都是官员”,他的工作主要是规划设计官员的办公室摆设、大门位置、购置风水器具等,“每次收入少则上百,多则上万元”。

若不是风水大师引以为傲的如实相告,恐怕人们很难想像彪炳“无神论”的中共党官居然会对一些“怪力乱神”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甚至将其视为求财、升官、解难、消灾的救命稻草。而一些媒体的相关报导也与风水大师的告白交相呼应,称“不少官员凡遇到谋官、改任、办事、动土、迁居等与己身利益相关的大事时,总要先问问风水大师的意见,不然心里就会不踏实”。可见,这些不务正业的党官对风水的痴迷程度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的一位研究员对900多名县处级公务员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发现半数以上的县处级公务员相信“相面”、“周公解梦”、“星座预测”和“求签”等“迷信活动”,部分官员对这些活动的相信程度甚至高于一般公众。一位国土资源局的官员也公开表示,风水是国土资源局的秘密武器,它是一种通过改变家俱摆放的位置或者建筑外形增进健康、财富和运气的古老方法。据有关消息披露,中共党魁毛泽东忌惮神秘数字“8341”,江泽民因避讳“镇江”而从未去过镇江等类似的说法早已不是空穴来风。无论处于中共体制之内的什么位置,那些不可计数的官员迷信的案例都足以说明,原本取材于马克思的歪理邪说,萌生于独裁体制的“无神论”,不过是中共自编、自导、自演的段子里的一个笑料“包袱”而已,只是没想到中共抖了半天,原来讽刺的竟是自己!

笔者在此无意辨析“有神”与“无神”,但凡了解中国五千年华夏文明的文人志士都曾见证过中国传统文化所蕴含的儒、释、道精神是如何诠释“道法自然”的真理和奥妙,是如何秉承天命、演绎神迹的。事实上,中共对风水、命理的痴迷就已经反向证实了宇宙间不容置疑的存在着能操控人的神秘力量以及高层生命。然而,尽管中共迷信这种超自然力量对人类社会造成的影响,但其目地并不是为了探寻背后的善因,以此造福世人,而是别有用心的企图利用这种力量来满足自己的贪婪和利欲,不得不说,这种扭曲、变异的心理实在是愚昧可笑至极。

从历史典籍的记载中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中国传统的民间信仰,还是宗教修行所依据的法理,最核心的内容都是在教人秉承天道、明理向善,进而用善的力量来修身立德、归正世人。然而,从释迦牟尼开创佛教至今,那些流传后世的佛教经典中已被有意无意的添加了许多原本没有的内涵,曲解、变异的膜拜行为以及人人趋之若鹜的有求之心早已偏离了神佛教诲的初衷和本意。加之文化大革命时期对儒、释、道信仰的颠覆和打击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和污蔑,更是将人推向了正信、向善的反面。从那时起,中国人便已然忘却佛法的博大精深是源自善的本意,取而代之的是通过世俗的方式祈求神佛,希望能使自己过上为所欲为的好日子。

或许如今的老百姓有时还讲讲“勤劳致富”的道理,而中共的党官却坚信“不劳而获”。他们以“不折手段”为座右铭,以政治特权来为自身牟取暴利。捞钱的速度不够快时,他们求神拜佛;官场不顺、地位不保时,他们迷信风水。对他们来说,超自然的力量只是实现其利益所得的工具,需要时召之即来,不需要时挥之则去。此番言行、此种心态离真正认识佛法的内涵实在是相差万里。一边供奉神灵,一边却贼眼想看,恶欲满盈,如果真是“举头三尺有神灵”,这般假意恭敬又如何能逃得过神佛的法眼?对于这种抱着丑恶心理,惺惺作态,玷污神佛的大恶之人,恐怕只能遵循“善恶有报”的天理来进行判断和回应。最终审判之时,不仅得不到宽宥和救赎,甚至会罪加一等,受尽不可想像的刑罚和痛苦。

这样看来,中共在求利之时迷信风水应解读为是坚持“无神论”的另一种表演。他们相信所谓的“神力”并非是正信“有神”,而是意图在无望中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来摆脱“自食恶果”的宿命。看其行恶时的疯狂与肆无忌惮,迫害良善、诋毁佛法时的残忍与麻木就足以证明,中共痴迷风水不是出于正信神佛,而是由于迷信魔鬼。

评论
2013-08-21 2: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