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永康儿子在澳洲赌场的享乐秘闻

西澳首府珀斯美丽的天鹅河景成为赌场的高级卖点。(Getty Images)

人气: 17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8月29日讯】(新纪元周刊339期,记者李晓宇报导)受中国经济发展趋缓的影响,澳洲当前矿业进入冷却期,而皇冠赌场的贵宾室却总有源源不断的客流,这其中绝大部分是挥金如土的大陆豪赌客。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儿子周斌是其中座上宾。

澳洲的双速经济型态通常是指矿业繁荣的同时,非矿产行业持续萎靡,比如强劲的矿业带动了矿业重州西澳和昆士兰州的发展,但高企的澳币却遏制了制造业出口和旅游业,对以服务业为主的东部各州如新南威尔士和维多利亚州造成了不确定因素。

这一点连澳洲的赌场也深有体会,比如当前受中国经济发展趋缓的影响,矿业进入冷却期,皇冠赌场(Crowns Casino)以本地人为主的低端赌博游戏厅常常是门可罗雀。不过他们的贵宾(VIP)室却总有源源不断的客流,这其中绝大部分是挥金如土的大陆豪赌客。

周斌带豪客西澳赌博

每年的中国新年期间,是澳洲赌场迎接中国豪赌客的最高峰期,也是“顶级豪客”比较集中的时间。

西澳首府珀斯美丽的天鹅河景成为赌场的高级卖点。(Getty Images)
西澳首府珀斯美丽的天鹅河景成为赌场的高级卖点。(Getty Images)

今年正月初五,位于西澳州的皇冠珀斯赌场就接待了一批“顶级豪客”,其中包括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儿子周斌,及其同行的一个豪客团。

据其随行人员透露,周斌是皇冠珀斯赌场的常客,他为皇冠赌场拉客。每次周斌来,皇冠赌场的老板詹姆斯.派克(James Packer)一定会提前来到珀斯,并全程陪同游戏及各种娱乐。

派克家族从2004年买下珀斯的波斯伍德赌场(Burswood Casino)起,就投入750万美元翻新和升级赌场设施及物业,目的是迎合亚洲尤其是中国大陆的高端市场,这一翻新工程于2012年底完工。而其从2006年起开始开放的贵宾服务项目,一直是其利润的最重要来源。

皇冠珀斯赌场的贵宾室叫作珍珠厅(The Pearl Room),据悉,2006年底开始服务的珍珠厅处于整个赌场的最佳位置,直接展现西澳美丽的天鹅河180度的全景。

为了照顾好这些中国大陆来的豪客贵宾,除了赌场内设有中国餐馆外,皇冠珀斯还雇佣了很多华人为贵宾提供正宗的中国式私人服务,饮食起居、吃喝玩乐各个方面事无钜细,无微不至。

澳洲不学新加坡 给赌客机场优待

皇冠集团的财报显示,其VIP收入连年以双位数的比例增长。在经济放缓阶段,当澳洲普通餐馆及酒店生意惨淡经营的时期,皇冠赌场附设的餐厅和酒店大都经营得很好。

皇冠墨尔本赌场的执行总裁罗文.克莱吉(Rowen Craigie)坦承:“只要你做的是高端客户生意,那就永远不愁利润下滑。”皇冠集团的战略就是拚命吸引“人头利”极高的中国客。皇冠墨尔本赌场2011年至2012年曾计划在墨尔本机场建立起一套极尽奢华与体贴的全套接机服务,让外国豪赌客们宾至如归。赌场与墨市机场及政府部门协商,想在机场内设立一套私人服务设施。在这套设施内,VIP赌客将可以坐享海关和移民官的特别服务,迅速被放行。皇冠集团抱怨说,墨尔本机场根本无法好好接待赌场的VIP们,导致豪赌客户越来越多地被新加坡的两家新赌场挖走。

克莱吉称,新加坡机场设有特别接待区,豪赌客们刚走下头等舱,就会被马上送往赌场酒店休息。这个接待区设有专门的海关和移民官,使得VIP豪赌客们可以享受特殊服务。这一提议遭到独立参议员尼克.瑟诺芬(Nick Xenophone)的炮轰,指这是“权贵们在搧老百姓的耳光”。“新加坡这么做并不代表我们也得这么做。难道我们要用护照去换筹码吗?”

尽管澳洲政府不学新加坡给赌客特殊优待,但对于顶级豪赌客,皇冠通常会直接出动私人专机免费接送。

私人专机接赌客

澳洲航空服务公司的数据显示,皇冠赌场的私人专机2012年飞赴大中华区近300趟运送豪赌客,全球其他任何地区均望尘莫及。其中该机队飞赴169趟至香港,四趟至中国大陆,九趟至台湾,78趟至澳门,给澳洲运来一批又一批的顶级豪赌客。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豪赌客业务——也称“VIP佣金计划”(VIP Commission Program)是皇冠集团博彩业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占其总收入的近三分之一。在2011年至2012年度,豪赌客为该集团带来了7.97亿元的收入,远高于前一财年的5.83亿元。2月的中国农历新年和10月的墨尔本春季赛马嘉年华前后,是航班最密集的时段。

皇冠集团的私人飞机舰队共有三架喷气式湾流四型飞机(Gulfstream IV jets),频繁飞行海外狂揽豪赌客。在2010至2012年间,平均每月通过澳洲领空的飞行次数达23次,三年至少824班次。报导说实际班次可能更多,因为澳洲航空服务公司的数据没有包括未穿越澳洲领空的飞行。皇冠集团的一名发言人奥尼尔(Gary O’Neil)证实,公司的私人喷气式飞机舰队的确被用来运送豪赌客到澳洲的赌场。他说:“皇冠的私人飞机是我们国际及州际VIP旅行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了狂揽豪赌客,皇冠集团除了提供免费的私人飞机之外,还会送上包括高级食品饮料、星级阁楼酒店套房、出动私人游艇带他们观光旅游、甚至为他们雇佣陪侍男女等福利来讨好他们。

周斌2013年正月初五的珀斯之行就包含了所有这些高规格的服务。据周斌的随行人员私下透露,周斌带领的这个豪赌客队伍,来时就已经从香港带来了20名“小姐”,抵达珀斯后,皇冠又为他们雇佣了十名健硕性感的澳洲男女陪侍左右。周斌与这十名澳洲男女在游艇上的一张合影被曝光。照片中的风景是典型的西澳天鹅河风景。坐在照片正中的唯一亚裔男子就是周永康的儿子周斌。

据悉,被雇佣来陪侍的这些澳洲青年男女每人每天可获得两万澳元的报酬,相当于澳洲当地一个快餐店厨师半年的工资。据传有时还会雇佣按小时付费的“名角儿”,付费高的达两万澳元一小时。

熟悉赌场VIP业务操作的人士透露,豪赌客的主体是中共高官、国企干部及富豪。据悉,曾庆红的儿子、早已移民澳洲的曾伟也是皇冠珀斯赌场的座上宾,每次他来,皇冠的老板詹姆斯.派克必定是全程陪同。知情人士透露,中国豪赌客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输钱,且数额惊人。据传曾庆红儿子曾伟曾一次出手500万澳元,令人咋舌。据其随行人员透露,周斌给小费极为大方,可谓大把撒钱。但事后皇冠会为其报销连小费在内的一切开销。

周斌携妻外逃 曾伟不敢回国

现在盛传周斌携妻外逃,这点从皇冠赌场的事也可以得到某种印证,就是:据十分了解皇冠赌场豪赌客的知情人士透露,2013年正月初五,周斌带了一批豪赌客来到珀斯皇冠赌场。但自2013年中国新年后,没见周斌再来皇冠赌场,而以往他大约每两个月来一次。

曾伟则不敢回中国。2010年,负责帮曾伟照看其悉尼豪宅的嘉文.斯洛特尔(Gavan Slaughter)曾告诉《悉尼晨锋报》的记者说,“曾伟一家很少住在这里(指悉尼),他们大多数时间住在澳洲境外,包括北京,在北京他们拥有别墅。”不过今年以来,曾伟似乎已常住澳洲,澳洲华人社区盛传他不敢回中国,因为回去很可能马上被抓。

曾庆红、周永康在澳洲收购矿业

作为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儿子,周斌为皇冠拉客,当然首先能够接触到的是很多中共高官。

在控制国企方面,同为江派核心成员的周永康和曾庆红长期操控中国的石油行业,是中共“石油帮”的领头人物。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曾在石油部门任职38年。而他之所以发迹,是因为他以前跟曾庆红在石油部是同事。作为中国石油垄断行业的代表,号称“两桶油”的中石油、中石化一直掌控在曾庆红、周永康这条线上。维基解密曝光的电文也显示,周永康家族和同伙控制着中国的石油利益。周斌本人在石油、地产以及投资四川信托有限公司等所拥有的资产中,包括很多国有资产。

曾庆红、周永康两家与中共在澳洲的矿业的关联也非同寻常。今年3月被中共当局密捕的四川亿万富豪、汉龙集团董事长刘汉,被指与周、曾官商勾结。据可靠消息:澳洲砂矿生意基本被曾庆红家族垄断,而刘汉在四川的发家史与周永康有关。

今年3月被密捕的汉龙集团董事长刘汉,被指与周、曾官商勾结。澳洲砂矿生意基本被曾庆红家族垄断,而近年来汉龙集团频频出手,赴海外收购矿产资源。(新纪元资料室)
今年3月被密捕的汉龙集团董事长刘汉,被指与周、曾官商勾结。澳洲砂矿生意基本被曾庆红家族垄断,而近年来汉龙集团频频出手,赴海外收购矿产资源。(新纪元资料室)

近年来,汉龙集团频频出手,赴海外收购矿产资源,其目标是在10年内成为全球第四大铁矿石供应商,争夺全球铁矿的话语权,有效制衡全球三大铁矿石巨头——澳洲力拓、必和必拓及巴西淡水河谷。汉龙矿业的目标是在澳洲组建一个价值300亿到500亿澳元的大型矿业公司。而中共国企在西澳已拥有近20个铁矿石项目。

《悉尼晨锋报》(Sydney Morning Herald)2010年4月24日报导,被称为中国石油商人的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和太太蒋梅,在2008年斥资3240万澳元(约人民币2.5亿元),在当地购买了一座豪宅,这是当时澳洲最昂贵的豪宅,现在也是澳洲房产交易史上第五昂贵的豪宅。

色情‧贪腐‧权钱交易

皇冠赌场的老板专门雇佣澳洲男女为其提供色情享乐,可谓深谙周斌所好。据皇冠知情人士透露,周斌每次带豪赌客来皇冠,都会从香港带一群女子过来,如正月初五这次就带了20位小姐来到珀斯,再加上皇冠提供的10名澳洲男女,共30人陪其玩乐。

周永康、周斌父子在中国国内的权色交易丑闻众所周知。特别是2012年2月重庆事件发生后,其父周永康把持的“两桶油”(中石油、中石化)就不断曝出情色丑闻,如“俄罗斯艳女门”、“AV女优门”、“香艳照门”和“非洲牛郎门”等。其中的“AV女优门”就发生在周斌拥有的上海惠生公司在中石油四川石化乙烯项目(彭州)的建设过程中。

2012年5月,一则名为〈中石油“AV女优门”特大丑闻〉的帖子爆红网路,该网帖称,在投资高达380亿元的中石油四川石化最大的项目中,日本岛津公司及其代理商——北京华尔达公司为了取得该项目上百台色谱仪的订单,先是超低价中标,接着将用户和总承包商的官员送到日本,用风骚美艳的日本AV女优为这几名官员提供全方位服务,甚至还带上面具作为“志愿者”分别与AV女优拍摄了A片作为纪念。其中一人回国后在喝多了的情况下几次大赞日本AV女优的美艳风骚。中石油为了平息此事一直高价删贴,删帖总费用达数百亿元。

2009年因中国首富黄光裕案被查办的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曾交待,周斌利用其父周永康的影响力,在周永康曾任职的石油部门及地方上大搞权钱交易,其中包括插手四川大型工程项目,插手中石油的石化项目,通过国土资源部大肆倒卖土地,卖官鬻爵。

周斌控制中石油系统,促成了重庆和四川高层官员的众多升迁。据称周斌还通过薄熙来获得近100亿人民币的利益。

据报导,周斌的确在甘肃、山西、辽宁等地“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使一些难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获应有的审理。比如,最高法院有这样一个案子,警察用开水从头到脚的浇嫌犯致其被活活烫死,但周斌在拿到一亿元好处费后,摆平此事,涉案警官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这是在最高院有据可查的案子。还有消息人士透露,周斌在收取2000万人民币后,捞出了涉嫌杀人、开膛剖心的甘肃二号黑帮头目出狱。据称,这个案子在甘肃法院和北京最高法院都有记录。

周斌还利用周永康的权势,设局侵吞四川郎酒厂,抢走其近30亿资产。

据报导,周斌不仅在国外有一堆银行账户,还在北京拥有18处房地产,其中一处价值高达2500万欧元。

皇冠涉嫌洗钱

2013年1月澳洲媒体报导,皇冠涉嫌将1.8亿美元的非法赌博资金从台湾转移到到澳门而遭到台湾当局的调查。报导称,这些资金是高层赌徒们准备用来在皇冠的澳门合资公司——新濠博亚娱乐(Melco Crown Entertainment)赌博的。

台湾监管机构1月上旬宣布对皇冠旗下的新濠国际发展有限公司(MLE Melco Crown Entertainment)台湾分公司从台湾非法向澳门转移资金一事展开调查。根据台湾当地法律,该公司在过去三年里为100多名台湾赌徒转移资金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当地的银行法。在台湾,只有注册银行才被允许从事国际货币兑换和转账业务。不过,这项调查最后不了了之。

皇冠洗钱的行为,澳洲媒体时有披露。2009年,三名中国银行的银行家通过墨尔本皇冠赌场洗钱达2000多万澳元。

关于皇冠赌场

皇冠赌场在澳洲有墨尔本与珀斯两家,墨尔本皇冠赌场坐落于墨尔本市的亚拉河(Yarra River)河畔,珀斯皇冠赌场则位于西澳的天鹅河畔,都是境内外的旅游热点。赌场的老板是詹姆斯.派克,他2005年从已故父亲、澳洲媒体界大亨、澳洲首富凯瑞.派克(Kerry Packer,1937年12月17日~2005年12月26日)手中继承父业。但以赚钱为目标的詹姆斯并没有在媒体界有所作为,而是转战博彩业。在全球金融海啸中,他因为将大部分投资放在博彩业而蒸发掉六成身价,一度被澳洲人视为“败家子”。

凯瑞.派克曾是澳洲出版业、报业、电视广播业和赌场业的巨头,拥有九号电视网路(Nine Television Network)和澳大利亚综合新闻(Australian Consolidated Press),后来合并为PBL(Publishing and Broadcasting Limited),澳洲很多畅销杂志都是PBL的产品。

凯瑞.派克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赌徒,是拉斯维加斯的最大豪赌客。1997年他在拉斯维加斯米高梅大酒店的赌场,数天之内他就赢走了4000万美元,好几个赌场的高级主管因此而被解雇。他曾经在拉斯维加斯美高梅开幕时大赢超过2000万美元,给了200万小费,也曾在滚石赌场给荷官10万美元小费。但老派克说:“我只赌我赔得起的数目。”派克是澳洲人极为尊敬的大亨,因为他的确没有让赌博控制自己,他虽然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赌徒,而且终身赌博,但他没有因此而毁掉自己的生活,也没有因此毁掉自己的任何产业。他告诉人们用头脑而不是情绪赌博。

澳门皇冠赌场现名澳门新濠锋酒店,是澳洲皇冠集团老板詹姆斯.派克与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儿子何猷龙合资的赌场,由澳洲PBL集团与澳门新濠国际发展有限公司集团合营。2006年3月,新濠国际发展有限公司与澳洲PBL集团先合组新濠博亚娱乐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百宝来娱乐(澳门)股份有限公司,承投美国永利旗下副赌牌,交易于2006年9月11日经澳门特区政府批准。2006年10月,百宝来娱乐(澳门)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新濠博亚博彩(澳门)股份有限公司。

自接掌珀斯赌场以来,詹姆斯.派克的策略就是将皇冠珀斯建成澳大利亚的主要赌博门户,面向中国大陆庞大的赌客市场。他曾在皇冠的股东大会上说,“悉尼一直是澳大利亚国际游客的大门,而皇冠在珀斯的投资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使珀斯成为澳大利亚同样重要的门户。”他认为珀斯接近亚洲,并与北京处于同一时区,处于理想的地理位置。为此他一直游说澳洲联邦政府及西澳州政府要对中共示好。

去年10月,继美海军陆战队驻扎在澳洲达尔文附近之后,詹姆斯和另一位严重依赖中国的澳洲商人——媒体大亨克利.斯托克斯(Kerry Stokes),公开敦促堪培拉与中共保持友好关系,以致澳洲在今年4月公布的新国防白皮书中没有包含以前有争议的声明。商业利益和国防安全之间的冲突持续升温,受到澳洲公众的强烈关注。

由于矿业上对中国的严重依赖,西澳州政府也对派克的中国策略支持有加,西澳现任州长科林.巴内特公开支持派克,西澳政府并将其有史以来最大的体育场的兴建地址选在了皇冠赌场所在的公园内,引起民间的争议。◇

本文转自339期【新纪元周刊】“专题新闻”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3-08-29 2: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