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求备 异彩纷呈(二)谈唐代绘画

作者 : 静远

唐.李思训〈玉京雪霁图〉(国立故宫博物院)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二、山水画

山水画以山川自然景观为主要描写对像,同时又能够集中反映中华民族的审美意趣和传统思想。山水画家的心中讲究的就是要容纳天地万物,才能做到吞吐自如、来去无阻。

山水画讲究因心造境,画家将大自然中的一山一水,经过心底意念选择撷取其内美神韵,通过一条线,一方空间,一种笔法、墨法,而将其升华为一种境界、一种气象、一种格调。

这种境界、气象、格调,不仅是素养与思想的体现,而且折射著画家的人格。唐代王维说:“胸次洒脱,中无障碍,如冰壶澄彻……故落笔无尘俗之气。”

山水画在唐代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画种,其间涌现出许多杰出的山水画家,人们可以从其诸如“青山绿水”、“寒山古寺”、“高林远树”、“烟霞深处”等画境中,感受到其回归自然、追求天人合一的心境。

唐.李思训〈华清春昼图〉(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李思训〈华清春昼图〉(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代山水画在表现形式上主要有三类体格:其一为吴道子所代表的注重线描,不以设色绚丽为要求的“疏体”;其二为李思训所代表的工细巧整、青绿重彩一格;其三是以王维、张璪、王墨等为代表的“笔意清润”、重视墨法技巧、甚至大泼墨的水墨画风。而各种风格山水画的建立,标志着唐代山水画的发展已翻开了新篇章。

吴道子是山水画的祖师之一,其“疏体”风格用笔“离、披、点、画,时见缺落”,是以笔线为特点注重骨气的写意山水,开创了水墨山水和写意的新风。《历代名画记》记载:“吴道玄者,天付劲毫,幼抱神奥,往往于佛寺壁画,纵以怪石崩滩,若可扪酌”,又“观吴道玄之迹,可谓六法俱全,所以气韵雄壮,几不容于缣素,笔迹磊落,遂恣意于壁墙”。

可见其作画运笔挥洒自如,一气呵成,山水树石,古俭不可一世,开盛唐之风气。后来中国山水画长期以线造型,勾、皴、擦、点为主表现物像的技法,是受吴道子山水画风格影响分不开的。他在大同殿上画山水,四川嘉陵江山水纵横三百里,一日而成,波澜壮阔,引人入胜,与以前李思训用“数月之功”画的山水壁画迥然不同,但二者“皆极其妙”。

苏轼称赞吴道子绘画说:“当其下手风雨快,笔所未到气已吞”、“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吴道子在大同殿上画的五条龙,逼真传神,“鳞甲飞动,每欲大雨,即生烟雾”,杜甫赞其画“妙绝动宫墙”。

唐.李思训〈耕渔图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李思训〈耕渔图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李思训以画“金碧山水”或称“青绿山水”著名,以“青绿为质、金碧为纹”,设色富丽堂皇,描绘工细,显示了盛唐气象,成为传统山水画的一种重要的样式,亦称“北宗”之祖。李思训绘画追求深远的意境,寄托“超然物外”的心怀,除了取材实景,多描绘宫殿楼阁和自然山川外,还结合神仙题材,创造出一种理想的山水画境界。

《历代名画记》所记“李思训……其画山水树石,笔格遒劲,湍濑潺湲,云霞缥缈,时睹神仙之事,窅然岩岭之幽。”在造景立意上受佛道思想影响,画中时有仙佛故事,往往是“云霞缥缈”。

唐.李思训〈江帆楼阁轴〉(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李思训〈江帆楼阁轴〉(国立故宫博物院)

他所画飞泉瀑布使人如闻水声,被誉为通神之佳手。其代表作〈江帆楼阁图〉,以俯瞰的角度,描绘了山角丛林中的楼阁庭院和烟水辽阔的江流、帆影,境界清幽、旷远。其著名作品还有〈春山图〉、〈海天落照图〉、〈群山茂林〉等。

唐.王维〈千岩万壑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王维〈千岩万壑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王维诗、书、画、音乐都很擅长。他的山水画受吴道子和李思训的影响,画水墨也画青绿山水,而以水墨山水画对后世的影响为最大。他以诗文书画的紧密结合,以素朴清新的画面意趣,以水墨渲淡的写意画风,被后世“文人画”派推为始祖,即“南宗”之祖。苏轼称他的艺术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唐朝名画录》称其“笔踪措思,参于造化”、“如山水平远,云峰石色,绝迹天机,非绘者之所及也”。

他专长笔力劲爽的“破墨山水”,破墨就是用水墨的神采代替颜色的神采,纯用水墨所作之画,墨色有浓、淡、干、湿变化丰富,其特征“草本敷荣,不待铅粉而白。山不待空青而翠,风不待五色而萃。”

王维在〈画山水诀〉中说:“凡画山水,意在笔先”、“夫画道之中,水墨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

王维一生“好道”,他在山水画中更多抒发了隐居山林的志趣,以纯净的心境观照自然,其画作意味隽永,使人感受到生命的“真意”、世界的神妙和蕴含的无限生机。史载他作画不拘泥具体物像,画物不问四时,曾把芭蕉画在雪景中,“画花往往以桃杏芙蓉莲花同画一景”,宋代沈括谓之“此乃得心应手,意到便成,故造理入神,迥得天意”。

唐.王维画〈山阴图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王维画〈山阴图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他所画〈山阴图〉,在平坦山丘上,两人对座相谈,一人隔溪独望前山风景,远景是烟雾迷濛的山林,正使人感受到“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他画的〈江山雪霁图〉,天高淡远,含万千气象于幽深静穆之中,正使人感受到“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

他所画〈蓝田烟雨图〉的题画诗:“蓝田白石出,玉川红叶稀,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巧妙的突出了画的意境,令人叹为观止。其著名作品有还有〈雪溪图〉、〈辋川图〉等,画面皆具有深邃静谧的诗境。

张璪擅画山水松石,尤以画松为人称道。传说他能手握双管,同时画出枯荣不同的树,“一为生枝,一为枯枝,气傲烟霞,势凌风云,槎栎之形,鳞皴之状,随意纵横,应手间出。生枝则润含春泽,枯枝则惨同秋色”(《唐朝名画录》),可见其高超技艺。

王墨在水墨画基础之上创“泼墨”法,作画每每“即以墨泼……或挥或扫,或淡或浓,随其形状,为山为石,为云为水。应手随意,倏若造化,图出云雾,染成风雨。宛若神巧,俯观不见其墨污之迹”。以自然美所呈现的丰富色彩,从阴、晴、朝、暮、风、霜、雨、雪的变化方面,都可以用墨代色,以墨取用,随其形状画为山石云水风雨云霞。

唐.王维画雪景(国立故宫博物院)
唐.王维画雪景(国立故宫博物院)

朱审画山水之奇妙驰名南北,他所画卷轴“家藏户珍”;又有卢鸿隐居嵩山,画〈草堂图〉以明志;王宰画山水“出于像外”,他“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经深思熟虑反复酝酿后方下笔作画,唐人记载他画的临江双树松柏“上盘于空,下着于水”,“达士所珍,凡目难辨”,意趣高雅;又有李灵省擅画山水树石,皆一点一抹便得其像,而形像意趣颇足,他们都不是按常法作画,因而被视为逸格。

《历代名画记》记载的著名山水画家还有郑虔、刘商、毕宏、项容、杨炎、顾况等。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代国力强盛,文化繁荣,唐太宗“柔怀万国”,贞观之治为邻近列国所仰慕。由于唐代具有对各种文化艺术兼容并蓄的非凡气度,儒、释、道“三教”并立,诗文、乐舞、书法、绘画以及文论莫不昌盛。唐代的绘画作为盛唐气象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中国美术史留下了璀璨的一笔,绘画名家辈出,见于史册者就达二百余人。
  • 有一天,我用自制的腊肉炒了一盘腊肉炒菜苔,这是湖北地区非常普通也很常见的一道家常菜,虽然用的是去年腌渍的腊肉,但是女儿吃后还是问我:“妈妈,为什么只有腊肉才有这种特殊的腊肉香味呢?”
  • 提起古代,我们现代人大多会认为那是一个很封建、传统,生活节奏又很缓慢的古老时期。而且古代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非常迷信神鬼、占卜之事。以致,我们一提到鬼神,现代人大多会认为那是古人的丰富想像而已。
  • 人生中有善缘就会有恶缘,如果谦恭低调的去善解恶缘,那人生中的恶缘就会逐渐减少,未来的人生必定逐步走向光明。然而,当人出于自私的观念保护自己时,往往很难控制自己的心绪,对攻击、欺骗自己的人大多会采用以暴制暴、以恶制恶的方式去回击,这样回应的结果必定是两败俱伤,恶缘得不到善解,将来说不定还有拔拳相向的隐忧。
  • 冬天,是一个隐忍的季节,她睿智而理性的为人们演绎了“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的内涵,她将热情埋藏至深,只为迎来下一个季节的盎然春意。
  • 如第五章所述,文明陵替,祸起二端,一为科学之邪变,二为共产邪灵之为祸。彼于文明之变乱,直断信仰中脉,动摇神传根基,致三百年间人世浑浑,颓堕如崩,有大力者无智,有大智者无力,有知其然而然者,有不知其然而然者。已矣哉,神传文明悬如一线,扭转乾坤大命惟谁?二十世纪末,法轮大法横空出世,与救世传说合契若神,此于第六章已述及,故兹不赘,本章所着眼者,乃于现实中,法轮大法于文明变乱两大祸端之拨乱反正。
  • 说起无神论,人们一定会联想到中共文革期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否定和批判。以邪灵崇尚的“无神论”为前锋,肆虐毁坏神州深厚的文化底蕴,致使人伦道德陷入空前危难,人际关系遭到扭曲和割裂,传统的价值观念也被生生的剥夺抽裂。这一以“无神论”煽诱的文化革命,破坏的惨烈程度,令海内外仁人志士悲伤感凄,惨不忍睹。
  • (shown)中国人常常讲“天时”、“地利”、“人和”,因此历朝明君都是敬天爱民、顺天治国的;而君王所展现的仁者胸怀也能感天动地,泽被苍生,这正印证了“仁者无敌”这句话。
  • 王远知,是隋唐时期扬州人。其母亲在白天睡觉时,梦见凤凰落在她身上,于是有孕,有僧人曾告诉他的父亲说,说其儿子出生后会是个大方士。
  • 人类文明源自神传,故其转移变迁盛衰兴替,或有神谕为卜,或得天兆为征。时至近代,三百年间文明陵替,一入末法世道丧乱,各民族亦早有神谶流传以为今日之兆,若夫乱世之人何所适从?文明巨劫何以为解?后世新运有否相继?藏之隐语,载之经籍,传之众口,虽言语不同,形式互异,考其主旨,大抵相合。唯其所谕皆未来事,不类可验于当时者,故而救世之说传至今日,人多不信。直至二十世纪末,东西方两大神谶终得明验于世,举世轰动,以为大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