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郦剑锋:审判薄熙来的最大意义

随着薄熙来的被审判,在巨大天象变化不可阻挡的历史大潮推动之下,会有越来越多的迫害元凶刽子手们走上历史的审判台,被绳之以法。(CCTV / AFP)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8月27日讯】薄熙来素以飞扬跋扈、无法无天、手段残忍且擅于包装伪造自己著称。这一点像极了他的后台靠山“戏子”出身的江泽民,所以很多人冠其为“演员”。

虽然当局迫于形势及党内纷争需要,有意遮掩回避薄的最主要罪行,但通过几天来的公审,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很多东西。这对中国人看清薄熙来的本质面目,从而进一步认清中共本质,都是非常有益的。

第一点,让我们看到中共官员们撒谎、狡辩的另一面嘴脸。

许多人被薄的表面所惑,通过几天的庭审,估计必然改变对薄的总体看法。我们在这里看到最为直观的一幕就是,面对确凿无疑的一个个人证物证,薄要么统统以“不知道”、“不记得”等搪塞,要么说别人“撒谎”、“闲扯”、“疯了”,总而言之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尽管这个犯罪罪行已经被中共一再缩小再缩小,他也不愿意承认。

比如徐明在法国戛纳为其一家购买的价值数千万的别墅,幻灯片就在那儿放着,他也抵赖;谷开来杀人,他明明了如指掌,也睁着眼睛说瞎话。

所以,让我们见识薄之流撒谎不脸红的无赖形象,这是一个最大收获。

第二点,薄的贪腐贪欲。

腐败,已经无所不在,无官不贪,明眼人早就了然于胸。这在薄熙来身上体现的很明显。七八个保险柜,走哪儿带哪儿,用李庄的话说,肯定不会用于装大白菜吧?薄叱咤官场30多年,捞了多少可想而知。

第三点,权力的肆无忌惮。

有钱能使鬼推磨,其实权力在中国的魔力要远远超过一切。

一个项目,别人、规章可能都不行,领导一句话、一个批示,马上就柳暗花明。至于薄的滥用职权,则更不必说了。

其实,说滥权,也不是什么滥权,组织上就赋予我薄熙来那么大那么多的权力,运用一下怎么算滥用?所以,直到今天,权力依然无法无天,“关进笼子里”估计就是说说而已。

第四点,私生活的腐化。

过去,有男女作风问题,人会看笑话,抬不起头来;现在,这已经稀松平常,好像被追究的贪官们在情色上几乎没有幸免的,甚至,还会成为争相炫耀的资本。薄在法庭上也承认有外遇,导致谷开来离家出走英国。

像薄这样的花花公子,谁都能发挥想像有多少女人伴随左右。在这种情况下,更别说经受什么执政考验,糖衣炮弹之类了。

第五点,薄的孤家寡人本色。

夫妻反目、朋友不认、手下倒戈、众叛亲离,是我们从法庭上看到的、除薄狡辩撒谎外的另外一幕。虽说墙倒众人推,但风流倜傥纵横官场数十年的薄熙来沦落到如此地步,还是让我们唏嘘不已。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共官场六亲不认,只唯上、只唯权、只为利的畸形变态与残酷。这是单单用人走茶凉所没法形容的。

假如薄进入中共最高层的常委位子,凭薄的残忍,估计中共诸人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想必这也是将薄弄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当然,薄的狡辩只是一方面,那只是为了让中国人特别是那些对薄抱有幻想的人看一看而已,谁也没那个闲心去看骗子小丑人渣表演。

不管中共掩盖与否,毕竟薄不会仅仅因为贪腐那么几个钱而成为阶下囚的。作恶必遭报应,这是人世间不可抗拒的法则,任何人都不可能例外。十几年来,法轮功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包括讲真相,来向世人阐述这样一个道理,并向中共最高当局屡屡发出类似的警告。这更不会是无的放矢。

薄熙来是中共内部因迫害正信,迫害善良,迫害法轮功而走上被告席接受审判的第一个镇压元凶,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虽然它表现出来的是以中共反腐败的形式。

作为江系血债派的重要成员,薄所控制下的地区,无论大连、辽宁还是重庆,都是对法轮功迫害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薄已经犯下反人类罪、酷刑罪等灭绝人性的十恶不赦大罪。特别是首开活摘器官并经办人体工厂贩卖尸体,这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用兽性、魔性、滔天罪行尚不足以形容。

面对如此罪恶,否认是没有用的,更是掩盖不了的。今天,薄熙来被审判,就是天理正义在人间的彰显。恶有恶报,时候一到,谁也逃脱不了。

中共对薄熙来的审判,由于薄的极力抵赖,使中共有点骑虎难下。本想打老虎出出彩,没成想老虎狗急跳墙,弄得自己脸面全失。想包庇,可人家并不买你帐。这是眼下中共的尴尬处境。

即便如此,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随着薄熙来的被审判,在巨大天象变化不可阻挡的历史大潮推动之下,会有越来越多的迫害元凶刽子手们走上历史的审判台,被绳之以法。邪恶必将被彻底清除,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即将出现。这才是审判薄熙来的最大意义所在。

在对邪恶的大审判到来之际,那些曾经的参与迫害者怎么办?何去何从?世人包括当权者,如何摆放位置,在正邪与善恶间作出选择?所有这些,都已经刻不容缓地摆在每个人面前。

评论
2013-08-27 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