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媒:盗取器官!他们的罪行 我们的耻辱

澳洲《新闻周刊》(News Weekly)2013年5月11日登载的作者Jeffry Babb的评论文章,标题为“中国可怕的器官盗窃:他们的罪行,我们的耻辱”。(Getty Images)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08月06日讯】澳洲《新闻周刊》(News Weekly)2013年5月11日登载作者Jeffry Babb的评论文章,标题为〈中国可怕的器官盗窃:他们的罪行,我们的耻辱〉。以下是中文译文,略有删节:

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那个“屠宰店”,这就是为什么没有人谈论它。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被强制摘取器官”。

这一术语描述了受害者在他们仍然活着的时候,被剖开摘取他们的重要器官的做法,这些器官通常是给来自中国境外的有钱人器官移植所用。

遭受这恐怖做法的受害群体中,大多数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是一种含有中国传统的佛家和道家信仰的功法,还辅以一组被称为气功的炼习。修炼者相信这些功法可以治愈各种疾病。即使被拘押,法轮功修炼者也极不愿意停止炼习他们的功法。

就其本身而言,法轮功是无害的。然而,共产党人尤其害怕(其所认为的)对手(对自己团体)的忠诚,这超出了共产党的控制。共产党是一个腐败的专制主义,其唯一的目的是保持权力和为其成员牟取钱财。在党的统治“精英”中任何迸发出的利他主义都在很久前就被消灭了。

至于法轮功修炼者的数量,据估计高达1亿--(中共镇压前)几乎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1人炼法轮功。然而,像大多数估计一样,确切的有多少没有人真正知道,但人数很多这是肯定的,在数千万以上。

六年前,前加拿大政治家大卫.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公布了他们的报告--〈血腥的活摘:杀害法轮功盗取他们的器官〉。在这份开创性的报告中,他们公布了中共活摘器官的证据。

大卫.乔高曾做过刑事检控专员及加拿大内阁成员,他最近访问了澳大利亚。

他是世界上关于强制摘取器官问题最卓越的作者之一。找到某人提供中共如何实施活摘器官的第一手证词,这会很困难,因为这将令任何这样的证人有致命的危险。然而,所知道的已经足以描述在这恐怖做法下,那些受害人遭受了什么。

作为器官供应者,为了看他们的器官是否匹配,受害者受到身体检查。他们被做了准备和麻醉。通过注射,让他们的心脏停止跳动。但他们还没有死。出于移植的目的,重要的是那些器官尽可能是新鲜的。

最先切下的是眼睛,从那里摘取角膜供角膜移植。然后,那组外科医生迅速地摘取其它的器官。最后只剩下皮肤和骨骼。这个人体剩下的部分就会被丢去焚烧。在这可怕过程中的某一时刻,受害人死亡。

我们为什么会知道发生了这些呢?首先,我们有可靠的报告说它是怎么回事。第二,中国所提供的移植服务,只有在“应订单来杀戮”才能做到这样的供应。

中国人是非常传统的。几代的中国人生活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包括经历了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和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这比历史上任何的饥荒饿死的人都多,但这些几乎没有改变中国人的基本信念。

中国人最根本的信念之一是人体必须完整地进入来世。也就是说,在中国,自愿捐赠器官几乎是不存在的。在中国,器官来自那些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被处死的人。

正如众所周知的,在世界各地,寻找器官捐献的人经常要等待数年才能等到一位匹配的捐献者。在中国,寻找匹配的“捐献者”只要几周的时间。

只有一种解释-- 存在一个很大的活体库,但不是自愿的“捐献者”。此外,这些囚犯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中国的死刑犯人数。

我们知道,这个“活体库”主要是法轮功学员,因为他们所遭受的医疗检查和病理检验的类型(说明了这一点)。另外,大多数的死刑犯是有着不健康生活方式的罪犯。相比之下,法轮功学员是健康的,他们照护自己的身体,使他们成为理想的器官来源者。

那么,我们在西方可以做些什么呢?我们不能推翻共产主义,只有中国人民能做。当俄罗斯的精神科医生背叛医德,用监禁和滥用医疗来对待苏联的良心犯时,他们被“逐出”了国际专业协会和会议。这一小步引起了人们对在苏联滥用精神病学的关注。

如果中国的器官移植外科医生受到类似的对待,这将让全球关注这种活生生把人剖开取器官的不可容忍的做法。这些外科医生不是治疗者,而是死亡的经销商。

(转自《看中国》 责任编辑:穆宇)

评论
2013-08-06 10: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