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01小时引发太多漏洞 薄熙来案庭审真相大曝光

曾被薄熙来迫害的北京著名律师李庄说,从前两天庭审期间,薄的讲话里就能找到70多处漏洞。图为7月19日李庄在香港书展演讲。(摄影/潘在殊)

人气: 2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3年09月10日讯】(新纪元周刊342期,记者王净文报导)中共一审薄熙来101小时,公示了14.4万字“现场实录”,但有多少“真实现场”被遮掩,外界无从全部得知。不过从现有的“实录”里,人们轻易发现,这场庭审漏洞、矛盾、错误百出。

如今薄熙来最后悔的是,不该打王立军一耳光或一拳,但薄最高兴的是,中南海不但没有公布他家数百亿的资产总额,更没有公布他被国际法庭审判有罪的结果,相反,在一年半的精心编造、四天半的“激情上演”后,一个能给薄熙来上演“清廉双簧”的皮影戏开演了,不但所有证人都只说出官方指定的部分事实,公诉人、法官也都在“狸猫换太子”中充当角色,法庭上的“真刀真枪”,只是欺骗国人的“花拳绣腿”,经不起事实的冲击。

中国人自古坚信,“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薄熙来和他的血债帮后台们的罪行,早已被曝光于世,不过最令人痛心的是,这场由上至下的罪恶,已经触及到我们每个人,孩子出门玩耍后,眼珠没了,进医院看病,肾脏被偷了。这是怎样一个世道呢?

从2013年8月22日8时30分到26日13时30分,中共一审薄熙来用了101个小时,济南中级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上给出了约14万4000字的所谓现场实录,不过人们发现,公布的实录并不是庭审的全部内容,不少现场人士透露,很多庭审内容没有公布。而且只要做一道数学题,人们也能发现这个问题。

官方隐瞒了很多庭审内容

官方给出的庭审内容,101小时公布了大约14.4万字,101小时=6060分钟。

虽然我们不说济南中院公布的微博纪录只是真实对话的一半内容,特别是关于王立军出逃部分删除很多,但大家至少心里有个底:官方删除了不少庭审内容。从官方公布的内容中,人们也明显发现出现遗漏的地方。

从济南中院公布的微博纪录中,人们明显发现遗漏与前后矛盾之处。(Getty Images)

比如8月26日,庭审进入第五天,济南中院在早上9点40分左右发布了当天第一份庭审对话实录。但是几分钟后,该微博被删除,并在随后的十几分钟内,两度删除又重发,引起网友关注。

微博注册名为“@苍庐”的网友写道:“用Beyond Compare软体比较了@21世纪网所转载的今天上午薄案庭审第一段纪录(公诉人发言)的三个版本,发现第一、二版文本内容一致(只是排版格式不同),第二、三版文本有三处不同。”

其中一处是,最先微博显示:公诉人认为:“薄熙来当庭罔顾事实,提出无理辩解,企图混淆视听。例如,在同意出具王立军虚假诊断证明的问题上,薄熙来一再强调,是基于上级的指示。但是在案证据证实,薄熙来同意出具虚假诊断证明在前,其所说的上级六条指示在后,而且,上级指示中,没有出具虚假诊断证明的要求。薄熙来的上述证词,完全是在颠倒事实,以达到推卸责任之目的。”

后来修改成了:公诉人认为:“薄熙来当庭罔顾事实,提出无理辩解,企图混淆视听,以达到推卸责任之目的。”人们不断询问,这上级的六条指示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官方至今没有修改但明显有漏洞的地方。如辩护人23日说:王立军说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在老佛爷商场附近,一个是在红磨坊,但在之前公开的王立军的证言里,查不到老佛爷、红磨坊之类的话,很可能在这两个法国地方,薄熙来还有财产,但法庭没有审理。

再比如,薄熙来25日说:昨天王立军狡辩他不是叛逃,而是正常的外交,“有手续”,但在24日公开的王立军的作证纪录里,没有提到手续的事。

事实上,无论薄熙来如何翻供,他都没有突破官方给他划定的界限。人们发现,薄熙来在庭上从没暗示中共其他官员有罪,也没有指控其他官员也犯有同样的罪行,一名中共官员说,“而我们知道,他是可以这么做的。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越过那条线。”

法庭避开重庆的冤假错案

除了官方不愿或不敢公布的内容之外,人们还发现,即使按照中共的现行法律,法庭审理也存在很多漏洞。

最明显的是,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实质是文革式的破坏法制,薄熙来制造了成百上千的冤假错案,如果要追究薄的滥权罪,他的重庆模式就是最好的案例。然而法庭上只字未提重庆“黑打”中薄熙来、王立军的罪行。

即使贪腐,一个能轻轻松松把500万公款以一通电话就拿来“补贴家用”的薄熙来,难道只收受了唐肖林和徐明两个人的行贿吗?其他商人就不求助于薄熙来了吗?薄熙来只在辽宁贪腐,到北京商务部、重庆之后就金盆洗手了吗?

随便举一例,薄熙来在商务部时发给“蚁力神”直销许可证,导致上百万东北民众血本无归,这背后就存在严重受贿问题。法庭一开始就把薄熙来的10多项罪行限定在三个罪名上,这本身就是最大的漏洞。

官方审判了薄熙来的滥权罪,但王立军出逃后,薄熙来下令黄奇帆带了70辆警车追到成都,薄熙来也亲自去了,这里面薄熙来犯下什么滥权罪?不知法庭是否审理?至少济南中院的微博上没有。

薄熙来的包庇罪和薄谷开来的漏罪

其次,薄熙来得知妻子杀人后,作为普通公民都应该主动向公安机关报案,但薄熙来不但没有报案,而且把要调查真相的王立军、王鹏飞等人拘留调查。很明显,薄熙来、王立军都犯了“包庇罪”,而法庭对此只字不提。

大陆著名律师陈有西对这次公审写下评论,文章表示,一年前被判处死缓的薄谷开来,当时法庭只审判了她的杀人罪,但这次薄熙来的庭审中,众多证据显示,薄谷开来完全构成了受贿罪的共犯,而且是主要的受贿策画人和行为人。无论是300多万美元的法国别墅、还是儿子出国的费用,特别是通过薄谷开来律师事务所转账的那500万公款,薄谷开来毫无疑问属于受贿共同犯罪。“合肥审判只审了她的杀人罪,受贿罪没有起诉没有审判。本案中明显属于漏侦漏诉。由于她的不被追究,给了薄熙来可乘之机。将所有受贿责任推向谷,由于谷不是国家工作人员,其身份单独不是受贿罪主体,这种辩解等于两人都可以无罪,2000多万可以白拿。而这种后果,就是故意割裂案情、不同案起诉薄和谷造成的。这是侦查、起诉的大败笔。”

陈有西还说,“谷开来杀人案中薄不是滥用职权罪,而是包庇罪,这两个罪量刑基本相同,但是构成要件不同。滥用职权罪(《刑法》397条),属于职务犯罪,最高刑为七年,以国家财产和利益遭受重大损失为前提,国家工作人员徇私舞弊的才可以判到10年。包庇罪(《刑法》310条),属于妨碍司法秩序犯罪,情节严重的判10年以下。而滥用职权罪一个很重要的要件,是‘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因此,薄在促成王立军叛逃问题上,构成滥用职权罪,在谷开来杀人问题上,明显性质属于包庇罪。薄的起诉罪名至少是四个,进行数罪并罚。”

中纪委针对中共党员的内部的调查,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要求,中纪委的证据只有参考价值,而没有刑事证据效力。因为《宪法》和《刑事诉讼法》规定,共产党的纪检机构没有国家刑事司法侦查权,其取证的东西不能作为法庭的证据使用。实际庭审中,很多地方都用检察院重新制作的笔录和自书认罪材料,替代中纪委的材料,进行指控。

陈有西分析,薄熙来在法庭上翻供,“可能是纪委阶段薄有侥幸心理,以不移交司法为交易条件,进行自书认罪。一旦明确要移送司法审判,他到了检察院,就再也不愿自书。因为薄毕竟是一个当过高层领导的人,有法律圈的很多朋友,他知道自白书的后果和检察取证的效力。结果检察机关拿不到他的检察侦查阶段的《认罪书》,只有纪委阶段的。为了指控,又不得不用为证据出示在法庭上。不论薄有多大的罪行,这种证据的效力是不能被采信的。因为其取证方式违法,证据无效。本案要依赖其他的客观证据,而不是靠他的自证其罪的自白书来证明他有罪。”他在其微博上最后写道:“薄熙来当年以践踏法治扬名,现在正在以另一种角色促进中国的法治进步。历史真的很吊诡。”

海伍德的1400万提成

由于薄熙来的翻供,于是很多人说,这次审判是没有剧本的,不过即使没有剧本,也是有很多预定的条条框框。

《新纪元》在8月24日截稿的周刊文章中,独家报导了薄案审判前,薄熙来与中共高层的三点协议。正因为有了这三点协议,公诉人和合议庭法官就无法依据纯法律准则来起诉和审理,不得不按照中共高层预定的剧本来演,剧本已定,只是对白可以变动而已。所以当法庭质证和辩论中出现一些应该抓住的重要情节时,法官和检察官却故意未予深究。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在第二天的庭审中,薄熙来的辩护律师发言说:“王立军的证言给人一种感觉就是开来是因为尼斯房子,尼尔威胁所以才产生‘11.15’案件,实际上不是,尼尔发给薄瓜瓜的邮件他要的是1400万英镑,是一个项目的中介费,与尼斯的房屋无关。”这也是济南中院微博中第一次出现1400万英镑的地方,可见前面王立军的发言,被官方微博删除了。这1400万英镑的提成,无疑是一个重大线索,很可能涉及薄家其他经济犯罪,甚至有可能涉及到薄谷开来杀死尼尔.海伍德的真实动机,必须加以深究,可惜检察官对此放过了。

不过,民众并没有放过。北大教授贺卫方、音乐人高晓松、律师甘元春等人都表示,尼尔死前找薄瓜瓜要1400万英镑项目中介费,这才是他被杀的关键所在。

按行规,中介费不会超过项目利润的10%,这说明薄家仅仅这一个项目获利就可能超过1亿4000万英镑,约十几亿人民币。

他们讽刺说:“我现在相信薄大人真的不知道法国那所值2000万人民币的别墅了。”“英国人尼尔.海伍德太坏了,找一个只有不到3000万元人民币赃款的领导家庭,索要1400万英磅的项目中介费。”

尼尔.海伍德为什么要朝薄瓜瓜、薄谷开来索要1400万英镑的提成呢?无论是2012年8月的合肥审判薄谷开来案,还是2013年8月的济南薄熙来案,官方对此“保守秘密”,从未泄露半点信息。

不过《新纪元》在2012年9月出版的《薄谷开来案中奇案》一书中报导说,海伍德不光替薄谷开来在英国照顾薄瓜瓜,帮薄家把国内贪腐的钱财转移到海外,最关键的是,海伍德是薄谷开来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尸体的海外联系人。

这个项目薄谷开来挣了很多钱,中纪委调查海伍德后,海伍德想退出来,于是向薄谷开来索要自己那一份提成,薄谷开来担心海伍德泄露了这个惊天黑幕,于是动了杀机。

海伍德在给德维莱尔的电话中就提到,薄谷开来要是不答应他,他就会“全部揭发”,正因为这四个字,点到了薄谷开来的死穴,于是薄谷开来才动了杀人的念头,否则,拥有60亿美元的薄谷开来,何必为几千万而冒险杀人呢?

薄熙来辩解中的漏洞百出

不过曾经被薄熙来迫害的北京著名律师李庄认为,这次庭审的侦查,只就这三项罪名而言,无论薄熙来如何狡辩抵赖,“实际上犯罪证据链已成形。”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庄针对薄熙来在庭审中经常提到一句“‘外围证据’与本案无关”解释说,“外围证据”是相对于“核心证据”而言,一个案件的“核心证据”其实很少,甚至只有一个,其他基本上可以说是“外围证据”。逼供薄熙来案中的受贿案,其中唐肖林为了一个项目找薄帮忙,薄有帮助联系副省长、找市长、副市长,然后又给下面的各个主管机构批示,公诉人将这些书证出示,就是为了证明薄利用职务之便,而受贿案的要件之一就是“利用职务之便”。薄对唐的核心证据,骂证人是疯狗,对外围证据,又称无关没什么用。李庄认为薄的表演误导很多人,甚至被忽悠认为控方没什么证据,但法官、检查官、律师都明白,这些证据很重要。

对于薄熙来庭审中常用的“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记不清”等用词,很多贪官以为,只要自己否认拿钱的事,就能给自己开罪,其实,只要拿了受贿赃款,哪怕拿赃款去做公益,也算犯了受贿罪。

李庄认为,薄熙来有没有罪,不在他庭审表演怎样,还要靠证据说话。翻供必须两个理由:一是证明自己遭到刑讯,二是拿出相反的证据,推翻原来的口供。而薄熙来以“压力大”为由翻供,肯定没用。

针对薄熙来在庭审时口若悬河,李庄表示,光前两天从薄说的话中就能找到70多处漏洞。“薄熙来喜欢演讲、表演,言多必失在薄身上应验,大概有70多处说错,把自己套上了。比如,薄熙来说他原来在中纪委承认自己的罪行时,不知道他们会上升到法律,言外之意就是,上升到法律就不承认了。再比如,他说徐明那2100万,这笔他从来未承认过,言外之意是这2100万我从未承认过,其他的我确实承认了。”

曾被薄熙来迫害的北京著名律师李庄说,从前两天庭审期间,薄的讲话里就能找到70多处漏洞。图为7月19日李庄在香港书展演讲。(摄影/潘在殊)
曾被薄熙来迫害的北京著名律师李庄说,从前两天庭审期间,薄的讲话里就能找到70多处漏洞。图为7月19日李庄在香港书展演讲。(摄影/潘在殊)

自由撰稿人杜导斌认为:“薄熙来这样辩,还真不如一言不发,零口供,那样还可能装成英雄。这样辩,越辩漏洞越多,越辩丑恶面目暴露得越清晰,直辩得硬汉沦为猥琐,形象全毁,罪证坐实,还一步步把亲生儿子锁定成罪犯!欲藉公开辩论作秀,却在阳光下现出原形,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

薄瓜瓜学费与“我没有任何资产”

薄熙来的狡辩词漏洞百出,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他无法解释2012年3月9日在中共两会上的一份自白。他当时主动透露,薄瓜瓜读书靠的是全额奖学金,妻子薄谷开来只在家做家务没有收入,并愤怒指责有人对其家人“泼脏水”。

薄熙来还说过:“我和我夫人没有任何个人资产,几十年就是这样下来了,我夫人本来是司法部很早以前认可的律师,在大连时举办律师事务所就搞得很成功。就是担心会不会有人给我们造谣说我们通过律师所挣点钱,就把她的几个分所一遭全关掉了。那是20年前的事,现在她几乎就是在家里给我做一些家务,对她做出的这种牺牲,我很感动的。有人说我儿子上名校,牛津、哈佛,那些学费哪来的?全额奖学金,我说得清楚。”

如今,光一个大连商人徐明就送了薄家2000多万人民币,大连那么多商人,薄熙来收受了多少贿赂呢?据知情人举报,当时大连的外资企业和大公司,纷纷聘请薄谷开来的律师事务所为法律顾问,每家企业每年数百万地“上供”,因为只有这样,薄市长才不会给他们“穿小鞋”,企业才能在大连存活下来。当时薄谷开来的律师事务所每年收入上亿人民币。

这次薄熙来在辩词中也无意间透露出,薄谷开来“她当时在北京开了五个分所,是全国收入最好的律师事务所,而且名气也很大。”他们家的保险柜里面,“并不只五万元美元、八万美元,人民币有几十万。”“谷开来就在我们71号房另外一个巨大的保险柜里放着很多钱,大大高于这八万美元和大大高于这五万元人民币。”“现在的保险柜就有六、七个”,而薄熙来的辩护律师更是透露,薄谷开来在2000年去英国前一直作律师,其当时的人民币至少有4000万,“就是到2002年的时候谷开来有这么多钱。”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撒谎还有很多。比如他说他打王立军,是平生“第一次打人”,但人们都知道,文革时薄熙来打过父亲薄一波,这是薄一波亲口对人说的。薄一波曾忆述,文化大革命时期被江青宣布为叛徒,外人如何对待他了,自己的儿子上来就是一阵暴打,“打得我眼前一黑摔在地上”,这个狠小子还踹了我几脚,“断了三根肋骨”。

法国别墅与商务部停车场的攻守同盟

薄熙来自认为在法庭上连续问了十多个问题,徐明都不得不用“没有”来回答,这令自己在气势上大大壮大了一步。哪知后来薄自己言多必失,把自己又套进去了。

在购买法国别墅的问题上,徐明供述,2002年8月左右,他在薄熙来沈阳的家里,当时薄谷开来正用电脑给他看那栋房子的幻灯片,并给薄讲了徐明出钱购买这房子的事,当时薄熙来听见了,但没有说话。2004年8月的一天晚饭后,薄熙来打电话,让徐明到薄所在商务部的办公室。薄熙来带徐明到商务部的停车过道散步,并说,“谷开来说你对我们都很好,这些事我都记着。”但告诉徐明不要把这事告诉别人。

但薄熙来在向法庭陈述时,说他“完全不知情”法国别墅一事,既没看幻灯片和房产,也没与徐明在商务部停车场私下密会,“整个过程完全是虚构的”。但在后面薄熙来连续向徐明发21问追问时,薄问道:“在沈阳看幻灯片那次,你在旁边,薄谷开来有没有提过那个房产的大小?”这不就间接承认了他一起看幻灯片且知晓房产的事实吗?

在周六的另一个尴尬时刻,薄熙来坚称,他不曾打算贪污那500万公款。

他还驳斥了规划局局长王某某的证词,王举证说,薄熙来曾用手机给妻子打电话,让她去取那笔钱。薄熙来说:“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和我说话时我先要求他们关手机,我还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

不过人们不禁要反问一句,假如你薄熙来没有鬼,你在正常工作时,会让人把手机关掉吗?薄熙来还补充说,通过手机讨论此类事情的情节,“和一个最低水平的贪污犯的所为也不相符。就算智商再差的贪污犯也要问清楚这笔钱大连还有谁知道。”薄熙来把自己自诩为高水平的贪腐犯,故意在商业部停车场的过道跟徐明谈,要求他保密,但贪腐犯无论大小,贪污本身的肮脏违法还会有什么本质差别吗?高级贪污就不是贪污了吗?也许在中共官场正是这样的。◇

本文转自342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3-09-10 12: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