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古典山水诗词中蕴涵的意境(上)

作者 : 静远
  人气: 1081
【字号】    
   标签: tags:

“泉瀑涓涓净,山花霭霭飞,白云回合处,应是至人栖”,中国古典山水诗词不仅仅是一幅幅能勾起人们美好憧憬的风景画,而且使人能够从中感悟到许多道理。

因为中国古人笃信力行“体物悟道”,故而由此凝晶的山水诗词,映照出远比山水世界广邈深邃的心灵世界。诗人或摹写山水胜景;或称颂山水的清雅绝尘;或借赞山水自然的纯美寄寓其理想,他们既写眼前的山水,也写心中的山水,更写天上神仙世界的山水,因此古典山水诗词多有一种翩然出世、悠然如仙的意蕴。

以儒释道三家思想为主体的传统文化铸就了中国历代文人的文化品格。道家讲“见素抱朴”、“复归于朴”,主张返归自然,以保持纯真的天性,追求一种物我相融的心态,如庄子说“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佛家讲明心见性、物我同一、慈悲心怀包容一切等;儒家的“中和”注重山水对人格修养的潜移默化作用,深受其影响的各类文化人,在远山近水里抒写个体的人格精神,就是十分自然的事了。

《清徐天序山水画册.书画》(国立故宫博物院)
《清徐天序山水画册.书画》(国立故宫博物院)

天地万物都具有自然之美,这种天然的美才是真美。人们可以从诗人心境博大的诗词语句诸如“山长水阔”、“飞瀑林泉”、“碧空野烟”、“云霞缥缈”中,体会其回归自然、追求天人合一的心境。这就是人与山水自然的一种心心相印,涤净着人们的心尘。

(一)“此中有真意”的烟霞之境

明.仇英画〈渊明归去来辞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明.仇英画〈渊明归去来辞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晋代陶渊明在〈桃花源诗并记〉中把桃花源作为仙界,又称世外仙源,诗中写道:“怡然有余乐,于何荣智慧!奇踪隐五百,一朝敞神界”,那是一个“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纯然古风”的理想境界。

他“性本爱丘山”,不趋炎附势,不为五斗米折腰,在〈饮酒〉其五中写道:“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诗人的“心远地偏”,表明自己虽身在世间,心却超脱世俗之外。而“此中真意”呢,则只可意会,难以言传。

元.赵孟頫画〈渊明归去来辞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元.赵孟頫画〈渊明归去来辞卷〉(国立故宫博物院)

但是那幅采菊东篱、悠然见南山、日夕鸟归的山林景致不正揭示着万物各得其所、委运任化的哲理吗?南山的永恒、飞鸟的自由,生命顺应天道,诗人之心境和山水契合交融达到了化境,高蹈出尘,传达了一种“复得返自然”的召唤,其诗作意义不仅在于他对自然景物的描写,更重要的是以自己的人格及风格,表现了一种诗言志、文以载道的文化模式。

南北朝时山水诗人谢灵运的诗被誉为“初发芙蓉”,以形容其风格清新自然。他栖心于五湖烟水云霞,陶醉于林壑之美,把山水当作领略玄理、玄趣的媒介,诗作中常出现感悟佛道之语,往往以理入景、化理于景,以求达到与天地并生、与万物为一的境地。

南朝梁.张僧繇画〈画谢灵运诗意〉(国立故宫博物院)
南朝梁.张僧繇画〈画谢灵运诗意〉(国立故宫博物院)

他在〈过白岸亭〉中写道:“拂衣遵沙垣,缓步入蓬屋。近涧涓密石,远山映疏木。……荣悴迭去来,穷通成休戚。未若长疏散,万事恒抱朴。”从涧水漱石、疏林映山的山水景色,引出穷通委运、抱朴含真的向往,使生动的山水描写表现出一种哲理内涵。

他在〈登江中孤屿〉中写道:“云日相辉映,空水共澄鲜。表灵物莫赏,蕴真谁为传。”通过描写乘舟登屿所见美景,揭示出其中蕴涵的真意,引出对神仙世界的向往,勉励世人要超脱名利,不为物欲所累,修道向道。

南朝梁.张僧繇画〈谢灵运诗意〉(国立故宫博物院)
南朝梁.张僧繇画〈谢灵运诗意〉(国立故宫博物院)

谢灵运常游山攀岩,他的“谢公屐”上山下山如履平地,让几百年后的李白也钦羡不已,写下了“脚着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梦游天姥吟留别〉)

李白博览道家、诸子百家之书,游遍名山大川,求仙访道,“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他的山水诗的最为独到之处,也就是他在〈山中问答〉中所说的“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他的“笑而不答”,体现了一种“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他的山水,其实就是“别有天地非人间”的山水;他的桃花源,就是从碧山通往理想中的神仙世界。

宋.马远〈对月图轴〉(国立故宫博物院)
宋.马远〈对月图轴〉(国立故宫博物院)

他在〈寻雍尊师隐居〉中写道:“群峭碧摩天,逍遥不计年。拨云见古道,倚树听流泉。花暖青牛卧,松高白鹤眠。语来江色暮,独自下寒烟。”

这首寻仙访道诗首先点明雍尊师所居之处高远非凡,处林泉伴日月,自在逍遥,然后写林壑幽深,寻访不易。再使用道家典故,以“青牛卧”、“白鹤眠”颂扬雍尊师道行高深,最后写诗人在暮色苍茫,寒烟四合中独上归程,满是云雾的山林,是那样的幽静,在云雾中行走,是那样的闲逸,对雍尊师的仰慕之意,尽在难以言喻之中。

宋代著名道士陈抟曾隐居在武当山九石岩修道。华阴县令王逵知其为高士,亲自到武当山拜访,遇到陈抟后问他:“先生居住在什么地方?”陈抟笑着吟道:“蓬山高处是吾宫,出即凌空跨晓风,台榭不将金锁闭,来时自有白云封。”白云缭绕的道人之居,使人感到一种入仙入境的感觉,白云之仙家意象,象征着淡泊无争的隐逸精神。

清代钱竹初写道:“海上秋风江上莼,尘颜久已怅迷津”、“劳生那复计年华,归识吾生本有涯……他日并登皇甫《传》,始知真契在烟霞”。写出尘世中的人们早已渴望指点迷津,纷扰的人间世事,只如过眼烟云,转瞬即逝,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谛,及时修炼,无限美妙在烟霞的深处。(待续)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山海经》是中国最古老的地理书,也是一部包含着许多神话传说的先秦古籍,包括《山经》五卷和《海经》十三卷。
  • 时光转动,季节如歌!春的烂漫、夏的热烈、秋的清旷、冬的凝重,大自然在四季的吟唱里,向我们展现了四种不同的生命韵律。春种、夏长、秋收、冬藏,随着四季的更替,农夫们也完成了一个收获的周期。
  • 一年四季不停地辛苦劳动才勉强得以温饱,每天下地干活真是一件苦差事。在阴雨连绵的日子里,村里的大人们虽然嘴里不断埋怨天气不好,但是都会借着下雨的机会,三五成群找一个僻静的地方说古论今,自得其乐,享受难得的清闲。
  • 在中国绘画中,花鸟画是一个宽泛的概念,除了本意花卉和禽鸟之外,还包括了畜兽、虫鱼等动物,以及树木、蔬果等植物。唐代花鸟画继山水画之后独立画坛,着录中计有花鸟画家八十多人。
  • 玛雅文化是世界重要的古文化之一,更是美洲重大的古典文化。玛雅人在5000年前就出现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危地马拉的太平洋海岸,在美洲远古的石器时代就开始了他们的生产活动,所以和世界上的其他人类一样,他们的古代史正常地经历了采集、渔猎向农耕过渡的发展阶段。
  • 地震是极其复杂的一种自然现象,很难做到准确预测和预报。翻检古代史籍,有很多专门记载地震现象的五行、祥异等门类,保存了古人对地震前兆的认识及对地震预兆认识的若干总结,其中也不乏科学的成分。
  • 大哉乾元,三光所以垂象,至哉坤元,山川凭以载物,此天地之始,而文明之初。然宇宙浩瀚,四大有穷,天地茫茫,一元有终。终而复始,穷而复生,时称劫后,世曰大同。盖此大同之世,不唯上古初民之传说,亦人类共同之理想。
  • 山水画以山川自然景观为主要描写对像,同时又能够集中反映中华民族的审美意趣和传统思想。山水画家的心中讲究的就是要容纳天地万物,才能做到吞吐自如、来去无阻。
  • 一天,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做过很大坏事的人问我:你说我邪恶不?梦中的我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第一感觉,如果我说他是邪恶的,他就会自暴自弃,继续行恶。但我并不认为人是不可改变的,在佛法中讲人有佛性和魔性。当魔性起主导作用的时候,人做的事都是坏事,都是邪恶的;当佛性起主导作用的时候,人做的事都是善事,都是好事。
  • 清代著名徽商刘淮,在嘉湖一带囤积粮食。一年,当地大旱,有人为其庆幸,认为大发横财的机会到了,就劝他“乘时获得”,他拒绝了:“如此做法怎比得上让百姓度过灾年,重新复苏?!这才是大利!”于是他将囤积的粮食降价出售,还搭建“分粥棚”救济饥民,此举赢得百姓的赞誉和信任,生意也日渐兴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