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兰陵王”太子翟天临 不为人知的一面

翟天临(黄宗茂/大纪元)

人气: 329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9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郑宜芬台湾台北报导)《兰陵王》太子高纬“微服访台”,戏里让人气得直想挥拳,但这是翟天临高超的演技展现,他才学丰富,演来更是无可挑剔。只是入戏太深,他坦言三个月都不开心,面对观众的攻击,他学习自我调适,以偶像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De Niro)、阿尔·帕西诺(Al Pacino)为标竿,追求表演艺术至臻,“我的终极目标,就是成为表演艺术家。”

细腻诠释 敬业牺牲
 
因为“不想演个单纯的反派”,翟天临事先查访古书、做足功课,还增胖10公斤,“我做了一个决定,掩盖身上所有的优点,跟其他的角色区隔开,如果认识我的人,认为我跟高纬不一样,那就表示我塑造的成功。其实要掩盖一个人所有的缺点,也很不容易,需要做自己心里的功课,演的时候要克服自己。”

翟天临希望演出历史人物内心层面的纠结情感,而不是单纯的变态杀人魔,“很多人看到我演杀父亲,都为我流泪,觉得这个小孩很可怜,为什么走到今天这一步,而不是演成一个变态,我不想那个样子,他没有安全感,而且压力很大。”
剖析高纬的个性,他说:“他不是坏人,只是一个被带坏的孩子,母后死得早,父王又只会常拿他与别人比较,他只是想证明自我,他是从来没有得到爱的一个人。”

摔女婴戏 无奈痛哭

翟天临也透露,演高纬这个角色时,每天入戏沈陷在杀死父亲、兄长的情绪里、外加宫廷斗争、被自己爱的人用慢性毒药毒死等,长达3个月都很不开心。
尤其是仙都苑摔女婴的戏太过残忍,他求编剧、导演想删戏,但却无法改变,“我想尊重导演和编剧,所以我很无奈,那出戏我演得很苦,躲在房间里哭了很久,那天我喝很多酒。”

家庭弊端 重视教育

翟天临分析说:“从这个角色身上,可以体现到家庭教育的弊端,一是不要把自己的孩子跟别人家的孩子比较,二是不要在孩子童年的时候不给他关爱,只是打骂。”他举例,高纬这个可悲的人生放到现代也有相似的例子,有杀父母亲的,也有自杀的,都是受到不正常童年的影响。

他坦言高纬这个角色很不讨喜,演的再好,也不会像正面角色一样受人喜爱,但希望能让人省思家庭教育的重要性。

如果自己结婚生子,会是怎样的父亲呢?翟天临强调培育小孩童年的重要性,“我被爸爸(武成帝)搧了将近30个巴掌,他真打,而且我没有闪,就是要让观众感到‘哎呀!怎么这样打小孩’。我一定不会像他那样,而且我会在孩子小的时候多花时间陪他,这很重要。”

钻研表演 悬梁刺股
 
以《心术》展透头角,又以《杜拉拉2》、《兰陵王》展现才华,演过的角色,最喜欢那一个?翟天临说:“每个角色都是我的孩子,我不能只爱正面角色,也不能说《心术》得了新人奖,他就是我最爱的孩子,每一个角色都是我精心培育出来,只是孩子有好有坏,有优秀的,有劣根的,但都是我的,一视同仁。观众可能比较喜欢正面角色,每个人都喜欢好孩子,那坏孩子总要有人管,只要这个孩子符合人性,不是一个机器人、脸谱人,我都愿意去创作一个孩子。”

他也对自已要求高,只要吃NG,马上自赏耳光,“拍戏有那么多人等在旁边,NG时一定是说明你的表演、注意力不够集中,我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在当下集中注意力、把戏赶紧完成,是我演戏的一个习惯。”

角色争议 学习调适

演出高纬难度高,又被观众攻击,翟天临体认“演戏要坚持下去”,也学习自我调适,“有些角色是你花再多功夫去演、你演的再贴近这个角色,也不一定叫人喜欢,所以我会调适自己,耐得住争议。”他也说:“我会在意粉丝的攻击,但所有的粉丝都没有在演技上诋毁我,我觉得很欣慰。”

翟天临表示,人一定要懂得去接受别人的建议和批评,好的加以改进,黑的就让它过去,他并以自己的偶像做榜样,“全世界的演技派演员,评价好的坏的都有,像罗伯特·德尼罗是我的偶像,为了演恐怖角色,把自己牙齿打掉再整回来、阿尔·帕西诺演过魔鬼代言人;中国的梁家辉、万梓良,台湾李立群也都是。”

但如果能重选角色,翟天临最想演人物个性丰满的宇文邕,“我最想演的是高纬和宇文邕,因为这两个角色难演,会接高纬也是因为能挑战。至于宇文邕,他是历史上有的角色,他在戏中有落魄、有霸气、有对女人的专一、得不到心爱女人的失落和隐忍,也有委屈求全的,也有挥鞭打仗的时候,甚至这个君王有争议,但他又是好人。”

依晨聊戏 君子之交

翟天临被林依晨称呼“老师”,但其实林依晨在片场总是文静看书,但两个戏迷碰在一起,话匣子就打开了。

重视心灵交流的翟天临表示:“我们见了面就开始聊表演,还互赠书,我送她一本《教父》阿尔·帕西诺的书。我不愿意跟外面炫耀我跟她多熟,我们君子之交淡如水,互赠书已经是很真挚的友谊了,我跟她的交流是在精神上和思想上,已足以满足我对人的友情。”

戏中痴情 等待付出

戏中高纬对郑儿痴情,愿意抛弃王位,那么现实生活中的感情观呢?翟天临抛出一个问题:“为什么人们总是苦苦得不到自己满意的爱,不是因为没有人喜欢我,而是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很难,能遇到自己肯付出的人,这在人生中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是人一生中能遇到几个?”

重视情感甚于成就,翟天临表示:“在我死前如果有一小时回想,在我一生中对我最重要的,绝不是我演的这些角色,我的墓志铭上也不会写说我演过《心术》得奖、《兰陵王》,我想的一定是我的感情、亲情、爱情、友情,让我没有在人生上白走一遭。”

若能碰到真爱,他也愿意付出所有,“如果能碰到一个让我爱的人,那我生命的一切意义都是为了她,这是我的感情观。

澄清自肥 演好角色

至于外界批评“戏霸”加戏自肥,翟天临再度澄清,强调自己都有依照《兰陵王》原著的剧情演,“之前我想要改戏是想改摔女婴太残忍的戏,但制片方在我刚进去的时候没有答应。进了组以后,我后期戏分爆增一倍,我是改我自己表演的方式和台词的说法,所以让大家误会我要改戏自肥。我只是个小演员,我无法凌驾于剧本之上,但是我至少可以管好我自己每一场戏的演法。”

个性低调 追求艺术

对戏剧表演如此用心雕琢、细腻诠释,翟天临直言:“我是戏痴”,低调的他不喜欢被人关注,只希望演到让大家看的是角色,而不是翟天临个人,“我不是明星,我为什么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因为我的老师王劲松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我们北京电影学院不是培养电影明星的地方,而是表演艺术家的地方,那是我的终极里想。”

追求艺术家境界,果然大家都不知道翟天临私下才学丰富的内涵,他到台湾连两天晚上都到书店充实,彻夜留连忘返,还侃侃而谈:“我买了很多书,我的毕业大戏阿嘉莎克莉丝蒂的捕鼠器、两本村上春树、小王子、李立群的书。”

未来有机会的话,想和台湾哪些演员合作?应验“戏痴”精神,翟天临细数学院派戏精大老,包括李立群、金士杰、柯俊雄、郎雄、寇世勋、陈松勇。女演员的话,他则欣赏林依晨和杨贵媚,“在我眼里,演员没有大位不大位,只有你演的好与不好。”

(责任编辑:伊萍)

评论
2013-09-18 11: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