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的鸟人

作者:葛瑞姆.汉卡克

奥伦果刻有鸟人形象的岩石。身后是摩图考考岛、摩图伊提岛及摩图奴岛。(图:商周出版 提供)

    人气: 98
【字号】    
   标签: tags:

奥伦果(Orongo)位于复活节岛西南端,当地靠近拉诺考火山口边缘处,有四个尺寸相同的小型地洞分布在岩床之上,一旁就是一座大型祭坛。一直以来,奥伦果便是以重要的祭祀中心闻名,因此这些地洞也受到了在一九五五年至五六年间,前来此处的挪威考古探险队注意。经过队中的佛登博士(Dr. Edwin Ferdon)在分至时令的仔细观察后,他的结论是:“这四个地洞的组合,绝对是一种用来观测太阳的设计。”

奥伦果当地也有一座型态罕见,由玄武岩雕成的摩艾像,于一八六八年移往大英博物馆存放。在一边是陡峭绝壁,一边是长满芦苇的拉诺考火山口之间,只有五十四间厚重墙壁是以水平排列石板砌成及圆顶天花板的椭圆形房子。

奥伦果刻有鸟人形象的岩石。身后是摩图考考岛、摩图伊提岛及摩图奴岛。(图:商周出版 提供)
奥伦果刻有鸟人形象的岩石。身后是摩图考考岛、摩图伊提岛及摩图奴岛。(图:商周出版 提供)

此地每年九月会举办“鸟人”竞赛仪式,也就是在南半球的春分时节月份。我们对这项奇特仪式的由来一无所知。比赛方式是去寻找燕鸥蛋,特别是当季下在产地的第一颗,产地在距奥伦果西南岸不到一英里处的摩图奴(Moto-Nui)小岛上。比赛由崇高的赞助者参与,他们被称为“鸟的仆人”(hopu manu),主持比赛的则是保有“朗果朗果”木板的长老们。在长老的一声令下,“鸟的仆人”沿着奥伦果的绝壁攀岩而下,再划著一种由芦苇编成,名为波拉(pora)的小船前往摩图奴岛。第一位取得燕鸥蛋并返回者会被授予“东加图摩”(Tangatu-Mau)的封号,意即“神圣的鸟人”。冠军者在往后一年当中都会受到崇高的待遇,并在剃光的头顶上涂满红色,同时也会在奥伦果的岩石上雕刻一个奇特的鸟头长喙人形,以作为他的代表。

“摩奴特拉”(manu-tera)是复活节岛对燕鸥的称呼,意为“太阳鸟”。虽然没有证据,但我们认为这些燕鸥蛋可能就是太阳的象征物,如同古埃及以猎鹰和凤凰象征太阳一样。凤凰在古埃及被称为“贝努”(Bennu),与太阳城和金字塔形的“本本石”有所关联,尤其著名的是它所产下的蛋:

当结束时刻来临,凤凰会建造一个充满芳香之气的巢,然后将之焚烧殆尽。在蛋中涂满父亲骨灰的新生凤凰,自灰烬中破蛋而出,并朝太阳城飞去,在太阳神“拉”的神殿上撒下这些灰烬。

复活节岛的鸟人仪式也有可能是在表达相同的理念。史学家贾拉何伊(R.A.Jairazbhoy)曾说道:

若有人想举出前例,第一个会想到的便是埃及的太阳神之蛋(宇宙之蛋)。《亡灵书》当中提到,这颗蛋是由凤凰产下,并由死去凤凰之灵负责守卫。这一点在〈统管阴间水界〉一章中有明确揭示。搭芦苇船渡海取蛋,让人联想到古埃及太阳神拉乘坐芦苇船来到地平线上。

尽管为其他史学家忽视,贾拉何伊的这项说法仍极富知性:几乎所有与鸟人仪式有关的内容都可解释成对远古“太阳神之蛋”的追求,太阳鸟(manu-tera)就是太阳神的象征。特别有趣的是,复活节岛所称的芦苇船“波拉”,字面意思其实就是“太阳的芦苇船”。贾拉何伊正确地指出,古埃及《亡灵书》有时会将芦苇船描述成太阳运行天际的工具。在更古老的“金字塔经文”也出现过相同概念,当中写道:“天空中的芦苇船随时为太阳神准备着,好让祂乘坐以穿越地平线……”

我们认为古埃及太阳神穿越天空所乘坐的芦苇船,和复活节岛“鸟的仆人”前去摩图奴岛,以取回太阳鸟的宇宙蛋所乘坐的芦苇船并无不同。除此之外,在岩石上所刻下的圆锥形芦苇船图案,考古学家认为“和最早期航行于尼罗河及三角洲沼泽上的一样”,与二十世纪仍在努比亚及埃及中部使用的芦苇船并无不同。唯一不同的只有两地所使用的芦苇品种(复活节岛使用香蒲草﹝totora reeds﹞,埃及则使用纸草芦苇﹝papyrus reeds﹞)。

我们站在奥伦果绝壁和拉诺考火山口之间,不禁怀疑在这一大片历史谜团中,复活节岛的诡异文化,像是鸟人仪式、祭坛、摩艾等,是否和埃及“金字塔经文”中所描述“对永生的追求”,以及和象征太阳神与死灵藉以穿越地平线的“天际芦苇船”之间有所关联?如同我们在本书第二部看到的,一种至高无上的知识是追寻永生的要件,所以复活节岛的“神圣的鸟人”被授予“东加图摩”(圣鸟的学者)的头衔,应该就不是巧合。

古埃及宗教十分看重的“索斯神”——有智慧的鸟头人身神明,长嘴,朱鹭头。祂是知识之神及星星的计数者。在《亡灵书》中如此写道:

吾乃索斯,专事文字解释的法律之神,双手清白,所写必真,憎恶虚假。吾乃索斯,魔力贯穿数百万年,天上地下冥府皆受吾指引,太阳子民皆受吾滋养。

“金字塔经文”第六六九段有关允诺国王来生的经文,也许和复活节岛的“鸟与蛋”象征意义有关:“你在索斯神的巢内重生……看啊,国王就在那里;看啊,国王正在蛋中成形;看啊,国王已破蛋而出。”

约在下午六点,我们见到一座彩虹横跨在拉诺考火山口上方,至六点十五分逐渐消失,六点四十分太阳已完全降至地平线下方。西方天空呈现出柔和的橘色。前方的摩图奴岛正上方出现一道异象,一条好似脐带的暴风在云层和海面之间产生。我们很难确定所看到的景气是暴风还是云正在成形,看起来仿佛是云将海面的水汽向上吸,一道浓黑的乌云挟带水汽直向陆地而来,云层被海洋的水汽所滋润,海洋也被云层的水汽所滋润。

此情景让我们见识到这座孤岛的神秘力量,感受到它绝对的孤寂。在荒凉无边胜过任何沙漠的太平洋上,复活节岛身置其中,以它的双眼凝望着天上繁星,如同它的古名“马塔齐特拉尼”。

马塔(Mata)在当地语言为“眼睛”之意。此字有玄妙的双重意义,在发音上极近似古埃及的“玛特”(maat)一字——“真实”、“诚实”、“正直”、“正确”、“真心”等,亦有“正义”、“平衡”及“宇宙和谐”之意。此字的化身即为玛特女神(Maat),“真实羽翼”是祂的象征,在《亡灵书》中决定死灵永恒命运的审判场景中,玛特女神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古埃及文中的“玛特”还有另外一个意思。根据布奇爵士(Sir E.A.Wallis Budge)的权威著作《象形文辞典》(Hieroglyphic Dictionary)所解释,“玛特”代表“眼睛”、“视界”、“眼界”、“所见之物”、“动人场面”及“眼力”等。在《亡灵书》中也常出现“玛特拉”(maat Ra, 太阳神之眼)一词。

如果我们将“马塔齐特拉尼”中的“齐特”(仰望)拿掉,剩下的“马塔拉尼”(Mata Rani)一字,在复活节岛和其他玻里尼西亚语中代表“天堂之眼”。“马塔拉尼”无论在发音或语意上,都极为接近古埃及文的“玛特拉”(maat Ra)——太阳之眼。尤其这两个字都是以天空及天体为主要焦点,换句话说,它们都具有天文性质。@

摘编自《天之镜》全译本 商周出版 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这些色泽斑驳,超乎想像的石像,既庄严又具震撼力,石像的两个眼窝茫然淡漠地直瞪着无边无际的大海。
  • (shown)也许这些人运用的先进科技和我们今日大不相同。也许他们学会了如何集中心智力量,以控制实体的世界及超越技术的局限,所以他们才可以轻易地完成搬动巨石的艰巨任务。
  • (shown)目前为止所发现最古老的证据中,隐约可见埃及在历史背后所发挥的影响力......
  • (shown)我们研究复活节岛先知者的目的时,发现这可能和公元一千年的吴哥和公元前三千年吉沙秘密流传的灵知派(gnosis)有关联......
  • (shown)板文由复活节岛上的小团体所需要或发明,实在不可思议。但目前为止尚未在该岛以外的地方找出这些板文的由来。
  • (shown)有些学者揣测这七尊“摩艾”,代表复活节岛最初的七位贤者。
  • (shown)复活节岛的神秘历史,在该岛于十八世纪首次接触西方文明以前,同样也受到神王王朝的统治......
  • (shown)三百名生还者坐上两艘大型海上独木舟,靠着神奇力量预知岛屿位置,并利用星象指引航程驶抵“特彼多奥特赫那”......
  • (shown)奥梅克人曾经建立相当辉煌的文明,进行过大规模的工程计划。他们发展出高超的技艺,有能力雕琢和处理巨大的石块......
  • (shown)史崔臣教授认为,种种迹象显示,这些地图是一个古老、神秘、科技上颇为先进的文明遗留下来的文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