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徽律师文革中害母 30年常梦母亲醒来痛哭

1970年2月,方忠谋在家中发表了批评毛泽东搞个人崇拜的言论,她被自己的丈夫张月升和长子张红兵举报,后被枪毙。当时张红兵还被宣传是“大义灭亲”。(网络图片)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9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春秋综合报导)中国作家巴金上世纪80年代初提出,要用具体的、实在的东西,用惊心动魄的真实情景,建立一座“文革”博物馆,来告诉人们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记住历史,不让历史重演。最近,安徽一位律师,在媒体公开表达自己在文革期间,举报母亲而导致后者枪毙的极度忏悔之情,称自己30多年来常梦见母亲,醒后嚎啕大哭。

人伦惨剧:儿子举报亲生母亲 丈夫举报妻子

43年前,16岁的张红兵写了封检举信,与红卫兵胸章一起,塞进了军代表的门缝。他检举的是自己的母亲方忠谋。

根据当年的历史材料、后来的法院文件以及当地县志记载,1970年2月,方忠谋在家中发表了批评毛泽东搞个人崇拜的言论,她被自己的丈夫张月升和长子张红兵举报。

举报以后的一天,军代表和排长进来,对着方忠谋踹了一脚,她一下跪地上,然后像捆粽子一样,把她捆了起来。张红兵现在都记得,母亲被捆时,肩关节发出喀喀作响的声音。

人性中的善良、美好被“无可挽回地格式化了”

张红兵的父亲举报回来后,问妻子:枪毙你不亏吧?你就要埋葬在固镇了。他说在他亲笔写的检举揭发材料的最后,写着: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方忠谋!枪毙方忠谋!他们知道,这么做,意味着方忠谋的死亡。

张红兵表示,那时候大家都被裹挟在一种氛围里,想跑也跑不了,人性中的善良、美好被彻底地、无可挽回地“格式化”了。

梦回警醒 失声痛哭

张红兵表示,从1979年11月开始,就常常梦到母亲。许多年来,都有情不自禁流泪哽咽、失声痛哭甚至号啕大哭,已记不清有多少回了。有时是在白天,有时是在夜晚。

张红兵表示,对他产生振动的反思应该是1979年,看到官媒上公开报导张志新的事情。当时他和父亲就意识到,他们做错了。

这几十年,他也经历了磨难。整理家庭的各种遗物、档案,写材料。他在心里骂:张红兵啊张红兵,连畜生都不如。他说他想逃,却无处可逃。

反思历史罪恶 拒绝遗忘

大约是2009年,张红兵看到网上有人写鼓吹“文革”的文章。当时意识到,这是历史潮流的倒退,希望通过自己的反思,让现在的人们了解当时的真实状况。

为此,张红兵表示“永远不会饶恕自己”,他要以自己的方式“赎罪”。

为了让母亲的墓地(遇难地)被认定为文物,他打了几年的官司,他想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拒绝遗忘。

张红兵表示,巴金在上世纪80年代初,曾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馆的设想。他说,不让历史重演,不应当只是一句空话。他说最好建立一座博物馆,用具体的、实在的东西,用惊心动魄的真实情景,来说明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认为方忠谋冤案的历史资料,符合巴金所说条件。也应该把他对母亲的行为,作为展览内容之一。他说,作为凶手之一,希望人们鄙视、痛骂他:他应该成为一个反面教材。

四川富豪建博物馆 文革中惨烈的东西不敢公开展示

张红兵想让自己母亲的坟墓成为文物,在有些人眼里,有些不可思议——“文革”过去不到半个世纪,对于有着五千年历史的中华文明来说,“文革”遗物要想列为文物,简直无从谈起。

然而,文革罪恶,未曾清算,甚至连“文革”的受难者也选择遗忘。清华大学的韩家鳌教授,“文革”期间,是清华中学的校领导,批斗会上,被红卫兵用皮带头猛抽。韩家鳌却不愿意谈及这些往事,他摆着手说:“都过去了,不提了。”

抗战、“文革”物品收藏家樊建川(四川房地产商人,曾多次入选胡润富豪榜)认为,文革期间,人被“运动”起来后,夫妻反目、揭发家人的事很多,只不过后果或许没张红兵家那么严重。“摔毛泽东像,在当时也是够枪毙的。”

然而,“文革”时期的暴虐行为,岂止枪决?在樊建川博物馆的库房里,有比方忠谋案惨得多的“文革”文物,记录了当年的恐怖与荒谬——扒人皮、割耳朵……有些惨烈的东西,樊建川甚至不敢拿出来公开展示。

(责任编辑:谢东延)

评论
2013-09-20 7: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