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文】支撑共军打淮海战役的15名共谍

1948年徐蚌(淮海)会战,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自武汉派遣黄维第12兵团12万人支援徐蚌国军,黄兵团在半路即被共军围歼,兵团司令官黄维中将(左边最前方坐者)战败被俘。(大纪元台湾记者站记者吴涔溪翻摄)

人气: 210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9月27日讯】1.国防部作战厅厅长郭汝瑰

国民党国防部作战厅(第三厅)厅长,徐蚌(淮海)会战计划制定者。国军参谋总长陈诚系13太保中之一。

(1)1947年5月12日下午,时任国防部第三厅(作战厅)厅长的郭汝瑰,接到蒋介石侍从室主任俞济时的电话:“今晚8时30分,请到总裁官邸出席晚宴并汇报战况。”“官邸汇报”在当时是官场人人羡慕的事。郭汝瑰与国防部二厅(主管情报)厅长侯腾同时到达蒋介石官邸。

这时,山东军情紧急。陈毅、粟裕共军一度攻陷泰安,并进入了卞桥、梁邱一带。郭汝瑰与侯腾分别汇报了战地形势。蒋介石归纳了众人意见并作指导,以汤恩伯兵团攻营城、沂水,以欧震兵团攻南麻,以王敬久兵团攻博山。郭汝瑰将此一一记下。这就是后来发生的孟良崮战役。

郭汝瑰一回到家,便将作战部署抄录了一份,交给前来联系的中共交通员任廉儒,并且特别警示称,这一次的战斗序列中,有整编74师,全部美式装备,要共军特别小心。果然,在孟良崮战役中,郭的情报起了重要作用。蒋介石中央军王牌74师被全歼,师长张灵甫殉国,蒋介石、陈诚主持的重点进攻山东共军的戡乱计划遭到严重挫败。而这一切距“官邸汇报”仅4天(5月16日)。

(2) 1948年10月,共军打响淮海战役(国民党方面称“徐蚌会战”)前夕,继任国防部长何应钦、参谋总长顾祝同在国防部召开作战会议。会议决定重新回到前任国防部长白崇禧4个月之前就提出的“守江必守淮”的徐蚌会战作战原则。

“守江必守淮”的具体方针是,集中优势兵力于徐州、蚌埠之间的津浦铁路两侧。何应钦责成郭汝瑰制订作战计划。而郭制订的计划在徐州剿总刘峙、杜聿明国军尚未实施前,就被送到毛泽东共军指挥机构。

参加过1939年昆仑关攻坚战的杜聿明第5军第22师师长邱清泉,1949年任第2兵团中将司令官,在徐蚌会战中壮烈殉国。邱清泉生前被誉为“将军诗人”,曾写下诗句:<B><figcaption class=“汗马黄沙百战勋,神州多难待诸君;王业从来归汉有,岂可江山与贼分。” (网络图片)” title=”参加过1939年昆仑关攻坚战的杜聿明第5军第22师师长邱清泉,1949年任第2兵团中将司令官,在徐蚌会战中壮烈殉国。邱清泉生前被誉为“将军诗人”,曾写下诗句:“汗马黄沙百战勋,神州多难待诸君;王业从来归汉有,岂可江山与贼分。” (网络图片)” width=”322″ height=”447″
class=”size-large wp-image-6747277″ /> 参加过1939年昆仑关攻坚战的杜聿明第5军第22师师长邱清泉,1949年任第2兵团中将司令官,在徐蚌会战中壮烈殉国。邱清泉生前被誉为“将军诗人”,曾写下诗句:“汗马黄沙百战勋,神州多难待诸君;王业从来归汉有,岂可江山与贼分。” (网络图片)

(3)淮海战役后,郭找了个机会到四川组建72军,被蒋介石任命为军长。1949年12月,他率部在宜宾投共。

2. 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

刘斐,字为章。湖南醴陵人。1926年北伐期间,任蒋介石国军总司令部上校作战主任参谋。北伐后,在广西由白崇禧将军资助并保送出国留学,在日本陆军大学深造期间,秘密加入共产党组织。1933年毕业回国后,不去广西投奔提携资助其的恩人白崇禧将军,反而赶赴南京投机钻营,进入蒋介石参谋本部并被委以重任。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刘斐被调任国防专门委员会委员,在八一三淞沪抗战和台儿庄战役期间,任国民政府对日作战大本营作战组组长,第五战区临时参谋团成员、参谋处处长,军事委员会第一战区组组长,军令部第一厅中将厅长,军政部次长。

抗日战争胜利后,刘斐深受蒋介石和国军参谋总长陈诚的信任重用,被任命为国防部参谋次长,参与制定国防部剿共戡乱作战。刘斐还任总统府战略顾问委员会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国民党候补中央执委。

刘斐是国军山东剿共作战计划的主要制定者,并密告陈粟共军,对汤恩伯司令自前线上报的孟良崮紧急军情,故意隐瞒不报告蒋介石,是导致张灵甫整编74师在孟良崮被围歼的共谍之一。

1948年徐蚌(淮海)会战期间,刘斐任国军军令部第一厅中将厅长,与郭汝瑰共同参与并负责制定国军作战计划。曾与郭汝瑰互相攻击对方为共党谍报人员,并诱使蒋介石数度更改作战命令,最终55万蒋介石中央军精锐被围歼。刘斐是潜伏在国防部的最高级别共谍,堪称超级无间道。

3.黄维兵团第110师师长廖运周

1938年,廖运周恢复与中共的组织关系,在其任师长的110师建立中共秘密师党委。1946年,廖运周任黄维第12兵团110师中共地下党委书记。

1948年徐蚌会战,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自武汉派遣华中精锐国军黄维第12兵团(包括蒋介石中央军王牌胡琏第18军和整编第11师)共12万人救援徐蚌国军。黄维兵团在半路就被共军包围在双堆集。蒋介石下令黄维兵团突围,廖运周骗取黄维信任,“自告奋勇”愿意担任突围开路先锋,却连夜策动110师并两个团共5000人叛变投共,为共军让开围歼国军的秘密通道。最后导致中央军精锐黄维第12兵团共12万人全军覆没,蒋介石王牌军第18军前军长、第12兵团司令官黄维中将战败被俘,仅18军军长胡琏等极少数人幸运突围成功。

4.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张克侠

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徐州城防司令,中共特别党员。

于1948年6月,将自己保管使用的一套经“剿总”审定的徐州城防图表共10余张,交给中共派入的联络员孙秉超带到沦陷区,送交陈毅、粟裕华野共军。这套城防图是图表式,并附有文字说明,较为详细地标注著担任城防部队的番号、兵员、武器数量,兵力部署,炮兵群的配置、地堡群的位置、结构、数量、火网地段以及封锁区域和指挥机关的位置等。

5.钱树岩

于1946年6月打入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任军务处少尉司书。

他利用能接触到国民党的核心军事机密的条件,将国民党西至潼关,南到长江的军事部署实力的重要情报通过政治交通送给共军指挥机关,受到中共军委的电报表扬。

6.杨传鼎

杨利用20天的时间,采取逛大街和走亲访友的方式,摸清情况后要以最短的时间将国军在徐州市内工事配置的情形绘制详图送达共军。

7.刘金鼎

通过在彭城路以经商作掩护的孔昭仁、程广建,搜集了彭城路一带的有关资料,通过打入国民党军队中的关系收集到了国民党军、政、警、宪、特机关分布的情况等。中共于1948年9月下旬,开始组织专门班子,资料进行分析、整理、核对,到11月下旬,总结出了长达12万字,共分六个部分,包括国民党在徐州的政治、军事、文教、社会集团以及国民党特工等方面的情况的《徐州概况》一书。并迅速分发到各共军机关,各部队中,使共军顺利攻占徐州。

8.许锡缵

国防部第六厅,任第二科科长(中校军衔)。

1936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便投身国府的空军,踏上当时被人称为“天之骄子”的青云之路。谁也不会料到,他不久即秘密加入了共党。

许出身于广州高第街名门,父亲是国民党元老,身居高位,叔父更是蒋介石的老上司。这一切都使他的身份不易为人察觉。

1943年10月,国府选派40名航空技术骨干去美国学习,他顺理成章地列入名单。当时在重庆的中共南方局领导人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批复:“同意许锡缵出国学习,……出国后保留党籍,回国后找党”。

在美国,实地接触了先进的航空技术。他考察了美国空军的研究基地,看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风洞设备。50年之后,年迈的许回忆说:“这对于我后来从事新中国的航空工业很有帮助。”留美经历使这位中共地下党员在国民党军中的地位更加稳固。

之后其将国防部第二厅的密码、国防部组织机构与各厅局处负责人名单,相关个人资料以及美国援助国民党新式武器名录等送交中共。

9.吴仲禧

南京军事参议院任中将参议,后又出任国防部监察局中将首席监察官。

从参谋部门抄录了徐州地区国民党部队的兵力、番号、兵种和部署的全部资料上交中共组织。

握长江防御实权的汤恩伯,向沿江守备的十个军长下达作战命令,明确各军的位置和任务,以及后勤补给细则。隐蔽在汤司令部内的一位参谋人员(中共地下党员),将消息密告给吴仲禧,此时上海情报线已断,吴立刻将情报转送中共香港分局。

10.徐冠苏(1915—1949)

江苏省中统特务领导机关——江苏省调统室特情专员

民国35年(1946)初秋,国民党江苏省调统室派遣他潜入苏北共区发展特务组织,他利用这个机会,向中共盐阜区委告密一个潜伏在共产党内部的中统特情人员。

民国35年(1946)底,徐冠苏升任国民党江苏省调统室淮阴地区特情专员。他利用这个职务,经常以到各县情报机关视察、布置和检查工作为名,收集中统的秘密情报。

徐以特情专员身份和检训团团长交上了“朋友”,并和专管密码本的机要员成了“知己”,经常在一起喝酒玩乐,终于巧妙地窃取密码本,用密写药水抄下密码,转给中共盐阜区委,给国民党一个致命的打击。

民国36年(1947)春节,徐利用外出检查特情的机会,从淮阴秘密到达设在淮安县龚营的交通联络站,向中共盐阜区委社会部侦察科长江华汇报了国军军事行动、兵力部署以及背叛中共的自首人员名单,其中重要情况是淮阴区某县一个区队准备春节后集体投奔国军,江华立即向中共淮阴区委通报了情况。

民国36年(1947)秋,徐按照中共盐阜区委的指示,在南京中统本部策反陈亚山。陈亚山把自己所知道的国民党在南京等地区应变计划,包括中统布置潜伏的名单及代号、联络暗号等统统交给了徐,成为一名受共党控制的反特人员。

民国37年(1948)7月,中共华中工委社会部派唐坚华夫妇以商人身份前往江阴要塞建立地下党组织,并准备待机投共,迎共军渡江。

行至泰州,被中统扣留,押送省调统室。徐参与了这一案件的处理。他猜度到这对夫妇可能是共产党的重要情报人员,便很快通过交通员将情报送达中共华中工委。华中工委要他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向唐夫妇转达中共要他们顶住刑讯,坚守机密。唐夫妇最后以无“通敌”证据获释,并策动江阴要塞国军叛变投共。

11.郑连魁:

国民党中统淮阴地区调查统计室主任。

两淮沦陷时被共方俘获,中共社会部把他洗脑释放,加以逆用。国军重占淮阴后,郑重新当上中统淮阴区室主任,他向共方提供了不少机密情况。一次,一个共方派入中统当股长的人骤然向郑自首,交代是宋学武派遣他打入的。郑随即派女儿汇报了这一情况,使这个向国民党自首者被杀害。

自1946年到1949年,在渡江前的三年时间里,根据他提供的情报材料,中共查获了中统潜伏在盐阜、淮海地区的特工103人之多,经过个别洗脑,被派回国民党特务机关或保留在特务组织内,为中共控制使用。

12.顾伯衡:

国民党“徐州剿总”警卫二团副团长。

送出杜聿明于1948年12月19日接到飞机送来的蒋介石亲笔信抄件。信中说:“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在空军掩护下集中力量,击破敌一方,实行突围,那怕突出一半也好。这次突围决以空军全力掩护,并投掷毒气弹”。也就是这位脑袋缺根筋的伙计,原先声称要宰了徐州剿总司令刘峙的“猪头”去投共。

13.肖德宣:

四十四军150师四四九团上校团长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是围歼国民党第七兵团。当黄百韬的兵团部被华野大军包围在碾庄以后,激战至11月17日,敌已大部被歼。中午时分,乘机将师长赵璧光、四四八团团长何亚颜“请”到四四九团指挥所。事前,肖德宣已对全团的连以上军官讲清了面临的形势,为中共做好了策反工作,并将搜索连连长和特务排排长布置在团指挥所入口处加强警戒。赵璧光和何亚颜来到后,实际上已被肖德宣所“软禁”。

14.王清瀚,又名王镜波、王庆

260师师长,早在1944年驻防苏北时,即与新四军有联系,1948年又被吸收为中共特别党员。

利用开会名义将军部和该师的师、团军官巧妙地予以软禁,使孙良诚陷于彻底孤立。孙良诚随周镐进入共军阵地后,经二纵五师政委方中铎反复做工作,最后不得不签署了无条件投共书。14日上午,方中铎和周镐前往邢圩接收敌107军5800余人投共。

周镐、王清瀚陪同孙良诚秘密进入蚌埠刘汝明部后,周、王两人被刘汝明、押解到南京后杀死。

15.《安徽文学》副主编潘小平的父亲(姓名不详):

潘小平说:淮海战役前夕,我的父亲在徐州做地下工作,主要任务是为淮海战役准备机场、车站的防务图和徐州城防图。

父亲曾经向我讲过当时的情景:当时他已经“红了”——全城都在通缉已经暴露身份的父亲,但任务没完成,不能走。本来按地下党的规定,“红了”就必须撤出。父亲却带着情报,潜进了徐州警备大队长的家。父亲说兵临城下,何去何从,你自己考虑。那警备大队长说,你说不行,你得让你们管事的给我一句话。父亲说我可以代表组织。

然后父亲长衫礼帽出城。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李明)

评论
2013-09-27 8: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