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打虎队的成员怕老虎

——张籍〈猛虎行〉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作者:于学谦

     猛虎行  张籍
南山北山树冥冥,猛虎白日绕村行。
向晚一身当道食,山中麋鹿尽无声。
年年养子在深谷,雌雄上下不相逐。
谷中近窟有山村,长向村家取黄犊。
五陵年少不敢射,空来林下看行迹。

这是一首以乐府体写的寓言诗,写猛虎危害村民的情景,当然也可以看成影射社会上某些恶势力的猖獗。启示人们认识现实。全诗比喻贴切,描写生动。

诗的开头,点出猛虎所居,及其胆大妄为之状:“南山北山树冥冥,猛虎白日绕村行。”猛虎向来出入深邃幽暗的山林,但在如今,竟于光天化日之下,胆敢绕村寻衅。我们可理解为恶势力依仗权势,官兽一家,肆意横行。头两句发端立意,统领全篇。

接着,步步深入的刻画老虎的凶恶残暴,肆无忌惮之举。“向晚一身当道食,山中麋鹿尽无声。”傍晚之际,猛虎孤身在大路上捕食生灵。这富有启迪性的诗句,不禁使人们想到羽林军的“楼下劫客楼上醉”;宦官们名买实夺 的“宫市”;藩镇们的“政由己出”,屠城杀人;以及贪官们的税外“赋敛”羡余, 这些不都是趁朝廷黯弱之际的“当道”捕食吗?慑于猛虎的淫威,山中的糜鹿,不敢有半点动静,这与当时社会上一片恐怖,善良的劳动人民只好战战兢兢、忍气吞声地 生活的情景,极其相似。

“年年养子在深谷,雌雄上下不相逐。”这两句写虎的习性,“年年养子”,虎患将未有穷时。这使人联想当时人世间的恶势力,他们有着非常深广的社会联系,皇亲国戚,豪门大族,利用封建宗族和裙带关系,结成盘根错节、根深柢固的统治集团, 官官相护,上下勾结。各霸一方,代代延续,太子党们,生生不息,危害百姓不止。

猛虎施虐为害,受害最深的要算靠近虎穴的山村了:“谷中近窟有山村,长向村家取黄犊。”“黄犊”即小黄牛。黄牛是农家的重要生产资料,“取犊”而去,民何以堪!这两句是说:老虎把爪牙伸向了附近的山庄,把农家的小黄牛咬死、吃掉,这又与人中之“虎”,用“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残酷手段虐害人民,弄得民不聊生的情形,何其相似!

描写“猛虎”之害,至此已淋漓尽致。最后,笔触转向“射虎”之人:“五陵年少不敢射,空来林下看行迹。”五陵是长安西北的地名,因汉代的五个皇帝的陵墓皆建于此而得名。五陵年少,指官府组织的有武功的少年打虎队。这两句,字面是说,这些猛虎作恶多端,就连那些号称善于骑射,本是打虎队的人,也不敢惹。他们这个打虎队,拿了薪水,职在灭虎。但他们是“少年”,人微权轻,不是大人物,不敢打虎。为掩人耳目,虚张声势,故作姿态,便装模作样的 “空来林下看行迹”,查找老虎的行踪。实则是含着辛辣的嘲讽。

诗人胸中愤懑,不能直言,便以低回要眇之言出之。国事之忧思,隐然蕴于其内。

全诗处处写猛虎,句句隐喻人世。写“虎”能符合虎之特征,寓世能见世之弊疾,寄义遥深。读者若有会心,必生无穷感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