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深莫测的曼陀罗雕像

作者:葛瑞姆.汉卡克

拉诺拉拉库的石像头部。(图:商周出版 提供)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复活节岛上还有更多分散的天文遗产。例如,传说在遥远的世代以前,岛上住着一群研究星象的智者“东加图拉尼”(Tangata Rani),因为脸上有彩斑刺青,所以可以一眼被认出,这有一点像古埃及太阳城中,那些穿着斑点豹皮外袍的天文祭司。

据说这些智者喜爱观察特定星象,像是“太阳的倾斜洞穴”──太阳焦点,便是其中之一。岛民们也都记得他们的祖先对星星(hetu)有极大的兴趣。一九一四年,探险家鲁特利基(Scoresby Routledge)在岛上东端的波伊奇(Poike)半岛上见到一处大型岩石平台,根据智利考古学家利勒(William Liller)指出,该地为一处“星体观测所”(岛民称为papa ui hetu’u,意为“观星岩”)。另外,鲁特利基也曾被带至靠近塔哈伊祭坛(Ahu Tahai)西北面的一处洞穴,同行者告诉她该地为“祭司们教导门徒星体运行之所”。

这一切显示出长久以来被称为“仰望天堂之眼”的复活节岛,本身拥有一套天文知识教学系统——当中包含了教师和门徒。相同的系统也在古埃及的太阳城兴盛过,并成为古埃及三千多年间精神与哲学教育的主干。“玛特”是埃及人的指导原则,他们希望在自身和宇宙间创造一个平衡的社会,而且无人能否定他们的成功。可是看看复活节岛糟透了的处境──这个小三角形火山岩岛屿(三边各长十八、十九和二十四公里),像一座被困在无边无垠太平洋上的监狱──竟然也能有如此另人惊艳的成就。岛民也许患有幽闭症产生的绝望和自我毁灭感。但可以确定的是,至少在公元八至十六世纪,岛上维持着一个稳定的环境,或许时间还要更长,长到足以产生一群手艺精湛的建筑师和雕刻师,以建造那些祭坛和摩艾像。古埃及人一定会一眼认出此处受到“玛特”理念的支配,因为这是一个受到个人行为和集体艺术创造力的启发,而展现丰富灵力的岛屿,留给世人一座充满神秘之美的遗迹——超过六百尊高深莫测的曼陀罗雕像,好似从采石处拉诺拉拉库火山口地带冒出,将前来此地的人团团包住。@

摘编自《天之镜》全译本 商周出版 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所有证据都指向同一个神话来源——一个曾在先史出现的极度先进,甚至科学的文明。
  • (shown)第一位取得燕鸥蛋并返回者会被授予“东加图摩”的封号,意即“神圣的鸟人”。
  • (shown)这些色泽斑驳,超乎想像的石像,既庄严又具震撼力,石像的两个眼窝茫然淡漠地直瞪着无边无际的大海。
  • (shown)也许这些人运用的先进科技和我们今日大不相同。也许他们学会了如何集中心智力量,以控制实体的世界及超越技术的局限,所以他们才可以轻易地完成搬动巨石的艰巨任务。
  • (shown)目前为止所发现最古老的证据中,隐约可见埃及在历史背后所发挥的影响力......
  • (shown)我们研究复活节岛先知者的目的时,发现这可能和公元一千年的吴哥和公元前三千年吉沙秘密流传的灵知派(gnosis)有关联......
  • (shown)板文由复活节岛上的小团体所需要或发明,实在不可思议。但目前为止尚未在该岛以外的地方找出这些板文的由来。
  • (shown)有些学者揣测这七尊“摩艾”,代表复活节岛最初的七位贤者。
  • (shown)复活节岛的神秘历史,在该岛于十八世纪首次接触西方文明以前,同样也受到神王王朝的统治......
  • (shown)三百名生还者坐上两艘大型海上独木舟,靠着神奇力量预知岛屿位置,并利用星象指引航程驶抵“特彼多奥特赫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