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贝索斯会见《华邮》员工 强调成长与创新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9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海宁编译报导)《华盛顿邮报》的新东主贝索斯(Jeffrey P. Bezos)一直对新闻记者很警惕。4日,他和《华盛顿邮报》编辑、记者举行了一系列的会议,称他对新闻业的将来感到乐观,并想要把《华邮》打造成读者每天像仪式一样必读的报纸,并吸引各式各样的读者群。

贝索斯是亚马逊网站的创办人和首席执行官。他以2.5亿美元买下《华邮》,并表示将向该报注资。他拒绝接受新闻机构营利性和稳定都走下坡路的观点,但也反对报纸在读者量不变的情况能够吸引广告。

过去十年中《华邮》对报纸的并购和削减支出已经厌倦。当被问到他如何定义成功的时候,贝索斯回答说增长就是成功。他说,继续削减工作人员最终将导致《华邮》垮台,在最好的情况下也会让《华邮》变得无关紧要。他告诉记者和编辑说:“营利还不够。重要的是增长。”

贝索斯表示:“过去几年中发生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他补充说:“所有企业都必须保持永远年轻。如果你的客户群和你一起变老,你就会重蹈Woolworth’s百货店的覆辙。第一条戒律是:千万别让人生厌。”

(译者注:武尔沃斯 (Woolworth’s) 百货店在1979年曾是世界最大的百货连锁店,目前已经不存在。)

贝索斯提到本周《华邮》上两篇很吸引他的文章。其中之一是华盛顿DC 9:30夜总会看门人的讣告。此人一反看门人的刻板印象,相当有名。另外一篇文章题目为《叙利亚九问》,起先发表在网上,后来刊印在报纸上。

几名与会者称,贝索斯相当轻松。他没有准备任何发言。对提问,他的答案绵长、思考缜密以及需要仔细琢磨,同时夹杂着大笑,甚至笑弯了腰。许多与会者说他们对他的回答感到宽慰和安心。

下午的会议规模更大,跟上午一样,贝索斯显得谦虚、自信以及有目的性。全体《华邮》职员都参加了会议,会场座无虚席。他说:“我买《华邮》的消息刚发布,我收到了成千上万的电子邮件,包含了支持和鼓励。这并不是常态。如果我买下了一个零食公司,我也许就不会收到这些邮件。唯一的原因是人们仍然在意《华邮》”。

贝索斯表示《华邮》面临两个商业问题:“综合报导”问题和“拆包”问题。综合报导是指《华邮》在一个项目上可以花费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但是《赫芬顿邮报》只需要“17分钟”就可以整理成一篇综合报导。拆包是指过去人们在买到报纸后,把各个版面拆散,然后分开阅读。现在网络无疑把《华邮》完全拆包。人们读完一个故事之后,就去看别的网站了。

贝索斯说:“我们不能让一个读者只读一篇文章” 。他认为《华邮》不能指望这样的一次性偶然阅读者增加点击量:“你不能针对那些愿意接受劣质产品的人。那样你只会平庸。”他反复说,《华邮》的成功取决于其是否能够吸引读者每天固定地必读该报、阅读不同的话题并愿意付钱订阅。他说:“人们愿意购买成套产品,而不是一个故事。”

今年7月,《华盛顿邮报》引入了网络订阅计划,但是许多类型的读者,比如学生、政府职员和军人无需付款就可以阅读。

贝索斯表示他相信像《华邮》一样的老媒体能够掌握新技术。他说:“在某些领域革新是由老公司领头的。”他举了亚马逊的例子。亚马逊开始出售印刷书,后来转向电子书销售。

他推测,平板电脑将提供一种将报纸重新“打包”的机会:“我确信平板电脑的普及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付费用户”。但他说,他对网络版报纸能够营利不很乐观。他表示:“大家对这一块都很陌生,还没有人能破译其密码。自由度太多,有很多按钮可以按,有很多我们可以试验的东西。我很自信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读者喜爱并被吸引住的东西。这些东西我们可以收费。”

贝索斯收购《华邮》出乎媒体业的意料之外。《华邮》执行官唐纳德‧格拉海姆(Donald Graham)请投资银行艾伦公司的南希普雷茨曼(Nancy B. Peretsman)代为联系贝索斯,看他是否愿意购买。

贝索斯在经过三道“关卡”之后同意购买。关卡之一是,《华邮》是否还是一个重要的机构。他的答案是毫无疑义。其二,他考虑了他是否对《华邮》的将来保持乐观。他说,他“骨子里的乐观天性”和《华邮》拥有才华横溢员工一起让他得出结论:《华邮》能够成功。第三关是他本人是否能引领《华邮》的改革。从他建立亚马逊的经历来看,他认为他可以。

贝索斯敦促《华邮》的记者考虑“我们怎样做才能与众不同。《华邮》的下一个黄金时代会怎样,我们要勇于想象。”他说他将给《华邮》注资,某些领域需要扩张,另一些则需要削减。

罗伯特‧凯瑟(Robert Kaiser)是《华邮》老员工。他加入《华邮》的时候,贝索斯祇有6个月大。在下午的会议中,凯瑟问贝索斯,《华邮》曾有更多的员工和国内外分社。他眼中的下一个黄金时代是什么样的?

贝索斯回答:“黄金时期《华邮》会有多少国际分社?我不知道。我们不能回到过去。我们不能只想小事情。我们要勇于想象,放眼未来。无论过去多么辉煌,特别是像《华邮》这样的机构,过去曾笼罩神圣的光环,但是夸耀过去对任何企业都是死亡魔咒。对我而言,我看得出人们已经向往黄金时代……它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还得搞明白。”

贝索斯表示,《华邮》的印刷版对读者和该报商业模式来说仍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说:“印刷版可以针对当地读者进行优化”。贝索斯称,如果印刷版和平板电脑版《华邮》摆在他的面前,他仍然会选择印刷版,因为印刷版是“经历多年的精品”,而电子版仍在适应人们搜索信息的新方式。

贝索斯称,数字时代报纸的内容应当是“人类判断和现实的混合体”,正像《华邮》目前拥有从漫画到国际新闻的一系列特色报导。

贝索斯说:“只因为做新闻缺乏回报,别人可以抄,难道我们就应该停止调查性新闻报导吗?应该停下来吗?不是。我们需要搞清楚如何重新打包,找到人们愿意付钱阅读的东西。人们需要这些信息,他们只是说:‘我不知道我是否愿意付钱。’他们需要这些信息。”

全体员工大会上的许多问题跟编辑和商业事务有关。虽然社论版主编弗雷德‧西亚特(Fred Hiatt)表示愿意让贤,贝索斯表示将不会任免社论版的员工。他说:“我不附属于任何一个党派。我也有我关心的问题,某些问题是公共事务。但是,我不觉得我对任何问题都要有一个意见。在这些问题上,我很愿意让《华邮》的员工们畅所欲言。我看没必要改变我们要做的事情。”他还告诉记者们在报导亚马逊和他个人时“怎么报都行”。他表示大体上他觉得《华邮》对亚马逊的报导是公正的。

当被问到为何他买下《华邮》但却对许多新闻故事不做评论的时候,贝索斯说:“最伟大的思想家也会有矛盾的时候。”他说,他之所以经常拒绝评论是因为他不想让他的竞争对手了解他的方案。他说:“有时候我们也不像舆论中所说的那样沉默或者偷偷摸摸”,但是“我们是属于比较安静的那一类。”

在被问及他将给华盛顿DC带来什么时,贝索斯说:“我不可能比唐纳德‧格拉海姆做得更好。我得以我的身份来做,所以会有很多不同。其中之一是我将在西雅图坐镇。”

有人问他是否只是把《华邮》看作是一个简单的生意问题。贝索斯回忆起了当年躺在起居室地上,在祖父身边观看水门事件听证会的情景。他说:“我的确感觉到报纸,特别是《华邮》是自由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说他自己是个“美国卓越主义者”,认为美国是个好国家。他补充说:“我们的民选官员并不完美。我们的监管者也同样。”

贝索斯说:“有人会说在有‘维基泄密’的情况下,《华邮》和《纽约时报》不再像过去那样重要了。我不能认同这一点。通过维基泄密,一个人不能了解的事情太多了。《华邮》这样的机构所拥有的可信度很重要。如果我对《华邮》的动机只是出于生意上的好奇,那我就是给《华邮》帮倒忙。”

(责任编辑:毕儒宗)

评论
2013-09-08 12: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