纬度线和子午线

作者:葛瑞姆.汉卡克

拉诺拉拉库的石像头部。(图:商周出版 提供)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我们登上拉诺拉拉库火山口的外围高地,沿着这座死火山的喷火口向下走去。整片区域内尽是部分或完整的摩艾像、摩艾头,大大小小共约二百七十六座,姿态或立或躺。火山口内部的摩艾像则为站立状,到处散乱著,眼睛直瞪着底部长满芦苇的火山口湖。

这些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雕像就像是桌上摆的一顿大餐,在还没开动前一切活动便停止。我们这才了解到为何考古学家对此地的解释会是:岛上曾在某个时期出现社会动乱,所有工人皆放下工具,在一夜之间一去不返。不过还有一个可能——采石场内外的数百座雕像,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被摆放的,这么壮观的场面可能是一座巨大纪念物的合成体。仿佛是从地面长出来的小头像瞪着我们看,奇形怪状,长满根瘤,像是枝干上枯萎的蔬果,又像还在长大的活生生岩石,布满鲜明的皱纹。这些脸孔也有它们庄严的一面,凝视着这座位于浩瀚太平洋中央小岛中心点的火山口湖。

在离地仅一百八十公尺,向东可以眺望大海的拉诺拉拉库火山口边缘,我们见到了一个奇特景象——一个岩石凿成的洞穴,边上靠着一排岩石切割而成的座椅。整排座椅也和摩艾像一样面向火山口湖。有好几个狭缝、凹陷处,以及深度超过一公尺,宽超过二公尺的壁龛,这整片景观,和日本与那国岛由岩石切割出的海底遗迹呈现惊人的相似度。

美国研究学者柴德斯(David Hatcher Childress)曾提过一篇有关复活节岛传说的报告:七名魔法师并排坐在拉诺拉拉库火山口的石椅上,施行法术(mana)让雕像行走。“所有摩艾必须朝同一方向走。当它们走出火山口之后,再变换成顺时钟方向环绕全岛。至今仍可见到当时它们的行走路线。”

其实它们行走的路径不只一条。现在还有一些摩艾像面朝下倒卧在这些路旁,就像在玩“大风吹”的游戏,它们都在同一时间内优雅地坐下。其他一些据说是先史遗留下来的“道路”(Ara Mahiva),也曾一度包围整座海岛的沿岸,被岛民认为是“圣灵的杰作”。不过最令人感到兴趣的,是下面这篇在一八八六年由岛民维可(Ure Vaeiko)译自“朗果朗果”板文的传说:

岛屿最初为先民创建之时,早已铺满了平滑的石头路。石头紧靠在一起,切工之细,完全没有任何棱角。道路的建造者名叫海克(Heke, 令人想起古埃及意为魔术的“hekau”)。他就坐在这处荣耀之地──四通八达的道路中央。这些道路是依照黑斑蜘蛛的网加以规划,没有人看得出它们的起点和终点。

后来因为出现“以另一种文字写成的未知内容”,维可不得不就此打住。接着他又跳至对黑斑蜘蛛的说明。这只蜘蛛原本住在“希瓦”(复活节岛祖先躲避大洪水前的原始居住地),在爬往天堂途中因受不了寒冷而放弃。

根据这段译文,再加上从上古资料得到的线索,我们有了以下的结论:

1.岛上曾有一条如蜘蛛网般错综交织的道路。

2.整个网路是以中央的一处圣地为中心。

3.这一切显然与“天空”有所关联。

我们怀疑这些想像可能要追溯至一种失传已久的天地座标——如同我们今日在地图上使用的经纬线一样,是天文学家在天空中用来标记对应天体升降用。

在古代,类似蜘蛛网型态的网路被广泛的使用。例如,据说中国制图学家张衡早在公元一一六年,便“以座标画于天地之间,并以其为基础计算。”@

摘编自《天之镜》全译本 商周出版 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长久以来被称为“仰望天堂之眼”的复活节岛,本身拥有一套天文知识教学系统——当中包含了教师和门徒。
  • (shown)所有证据都指向同一个神话来源——一个曾在先史出现的极度先进,甚至科学的文明。
  • (shown)第一位取得燕鸥蛋并返回者会被授予“东加图摩”的封号,意即“神圣的鸟人”。
  • (shown)这些色泽斑驳,超乎想像的石像,既庄严又具震撼力,石像的两个眼窝茫然淡漠地直瞪着无边无际的大海。
  • (shown)也许这些人运用的先进科技和我们今日大不相同。也许他们学会了如何集中心智力量,以控制实体的世界及超越技术的局限,所以他们才可以轻易地完成搬动巨石的艰巨任务。
  • (shown)目前为止所发现最古老的证据中,隐约可见埃及在历史背后所发挥的影响力......
  • (shown)我们研究复活节岛先知者的目的时,发现这可能和公元一千年的吴哥和公元前三千年吉沙秘密流传的灵知派(gnosis)有关联......
  • (shown)板文由复活节岛上的小团体所需要或发明,实在不可思议。但目前为止尚未在该岛以外的地方找出这些板文的由来。
  • (shown)有些学者揣测这七尊“摩艾”,代表复活节岛最初的七位贤者。
  • (shown)复活节岛的神秘历史,在该岛于十八世纪首次接触西方文明以前,同样也受到神王王朝的统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