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脐

作者:葛瑞姆.汉卡克

耶路撒冷的神庙山及大石圆顶神殿。根据传说,圆顶下方的“基石”标记为中心,或者是地球的“肚脐”。(图:商周出版 提供)

    人气: 87
【字号】    
   标签: tags:

复活节岛除了被称为“仰望天堂之眼”,还被称为“世界之脐”。据说是神王霍图‧玛图阿自己冠上的名称。但奇怪的是,秘鲁安地斯山的印加帝国巨石首都“库兹科”,亦有“脐带”之意。不只如此,相同的名称或理念也为古代的许多仪式或圣地(荣耀的中央之处)所采用。不论是在哪一个文明,我们由取得的足够证据中可以判断,这个字代表测地学和几何学上的中心点,也透露出一种风水艺术,即“大地预言”(earth divination)的中心理念。

“世界之脐”一词也经常被证明与自天空坠落的陨石有关。许多文明中都有属于自己的“脐石”、“太阳石”或“基石”,有时还会伴随出现插入地表的柱子或隆起的尖碑。另外它们还会被描述为万物的原始创造源头,一切都自此而生:“天神将世界创造成胚胎。随着胚胎自肚脐处向外发育,天神也沿着肚脐创造出世界。世界由此处向四方扩展。”

复活节岛提皮特库拉祭坛的脐石。(图:商周出版 提供)
复活节岛提皮特库拉祭坛的脐石。(图:商周出版 提供)

复活节岛上也有关于陨石(Ure Ti’oti’o Moana)的传说。据说共有三个陨石深埋于岛上。此外,在安纳根纳二公里处的提皮特库拉祭坛海岸处,至今仍可见到一块直径七十五公分的神秘“圆石”。据说这块圆石就是岛上的脐石,古代的魔法师用它来“凝聚法力并借此让雕像行走”。这块圆石有各种译名,像是“金色脐石”和“光之脐石”。它也被译为“太阳脐石”,这一点和古埃及“本本石”的概念极为相近——这块由天而降的太阳石矗立在太阳城中心位置的“凤凰神殿”中心梁柱上,而太阳城一向被古埃及视为宇宙创始之初的中心点和“初土”。

相关的概念也出现在与圣城耶路撒冷有关的古代以色列:

圣地是地表的中心点,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的中心点,神殿便坐落在圣城的中心。神殿中央摆放的正是约柜……此城建造在位于地球中央的“基石”(Foundation Stone, 古名Eben Shetiyah)之上。

犹太传说还提到,这块“基石”就是以色列人的祖先约伯(Jacob)梦到有名的“天梯”(与天地连结有关)时所睡的枕石。在梦醒之后:

他将石头直立成柱,将上天赐予他的油倒在其上。天神将涂了油的石柱沉入地心而成为地球的中心。作为神殿中心的这块圣石,其上刻有说不出口的名字,当中的知识能让人超越自然与生死。

一直以来,人们合理地推测,“基石”可能就是陨石。在《旧约圣经》的《历代志》(Book of Chronicles)和《撒母尔记》(Books of Samuel)便提到“来自天上的火球击中圣城耶路撒冷”。由此可知,它应是属于陨石的一种。

或许希腊德尔菲(Delphi)神殿有名的“翁法洛斯石”(Omphalos)是最为人熟知的陨石例子,当地在古代是最尊贵的风水中心。“翁法洛斯石”也和“本本石”及“基石”一样,被认为是世界的中心,也同样都自空中陨落。希腊神话中曾特别提及,“翁法洛斯石”被欲食其子(后来的天神宙斯)的时间之神克罗纳斯(Cronus)误吞。宙斯长大成人后便向克罗纳斯报复,先命他吐出圣石,再将他自天界驱赶至宇宙深处。吐出的圣石正好掉落在世界中心——德尔菲神殿。

德尔菲神殿的“脐石”――翁法洛斯石,为希腊时代的复制品。原件已失踪,据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图:商周出版 提供)
德尔菲神殿的“脐石”――翁法洛斯石,为希腊时代的复制品。原件已失踪,据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图:商周出版 提供)

德尔菲神殿坐落在帕纳瑟斯山(Mount Parnassus)的斜坡上,当地是一处美丽河谷,可远眺柯林斯(Corinth)湾。供奉在殿中的“翁法洛斯石”,外观呈阳具状,略带圆锥形。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并非原石的真貌,而是希腊时期的复制品。石头表面呈网状,考古学家将之形容为“毛茸茸的图样”或是某种网线。如同复活节岛上的蜘蛛网状道路一样,石头上的浮雕也无从找出起点和终点。

希腊传说中的“翁法洛斯石”与鸟类有密切关联,这一点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古希腊的占卜师便是靠观察鸟类飞行来预言。传说“翁法洛斯石”刻有两只金鹰,以纪念天神宙斯曾在地球两端放出两只金鹰,让它们朝向地球中心会合——即德尔菲神殿的位置。

根据这个传说,两只鸟同时自两边面向而飞,所形成的路径应是一个沿着地表的半圆弧形,也就是纬度线。经过史学家史特契尼(Livio Catullo Stecchini)证实:“照古代的图解方法,这两只鸟(有时也被描绘成鸽子或老鹰)应该就是子午线和纬度线的象征。”史特契尼还特别指出,“翁法洛斯石”上的网状雕刻,也是为了表达“子午线和纬度线的概念”。

德尔菲神殿和吴哥的巴戎寺都代表着世界中心。法国考古学家葛罗斯耶(Bernard Groslier)就曾将巴戎寺形容为“吴哥石群宇宙的翁法洛斯石”。在欧西里斯神(方位与平衡之神,亦为杜埃冥府第五界“索卡国度”的统治者)化身为索卡神统治下的埃及吉沙/太阳圣域,也具有相同意义。

阿波罗神殿――希腊的太阳神――在帕纳瑟斯山斜坡的德尔菲神殿。如同耶路撒冷的神庙山,据信德尔菲的神龛是标示精确的中心,或者是世界的肚脐。(图:商周出版 提供)
阿波罗神殿――希腊的太阳神――在帕纳瑟斯山斜坡的德尔菲神殿。如同耶路撒冷的神庙山,据信德尔菲的神龛是标示精确的中心,或者是世界的肚脐。(图:商周出版 提供)

在《冥府之书》中,索卡国度的特征乃是有两只鸟栖息于翁法洛斯石上。其存在实证,曾由美国考古学家莱斯勒(G.A.Reisner)在上埃及的卡纳克神殿中挖掘出来,落实了希腊神话中所提到“穿梭于卡纳克神殿和德尔菲神殿间的鸽子”的存在。和史特契尼密切合作过的主流学者汤普金斯(Peter Tompkins),及重要研究著作《在世界中心》(At the Centre of the World)作者米榭(John Michel),两人皆提出有利证据,证明这些所谓的古代世界中心曾一度存在于地球上,彼此间有着经常性联系:
索卡王国的脐石。(图:商周出版 提供)
索卡王国的脐石。(图:商周出版 提供)

由于古埃及拥有先进的测地学和地理科学,让它成为当时世界的测地中心。其他国家在设置圣殿和国都时,都会以埃及作为“零度子午线”。这些国都包括宁罗(Nimrod)、撒地斯(Sardis)、苏萨(Susa)、波斯波里斯(Persepolis),甚至还包括了中国的古都安阳……由于这些国都均兼具政治和世界地理中心的特性,因此都会摆放一块象征性的翁法洛斯石或脐石,代表自赤道至北极的北半球,再辅以子午线和纬度线后,便可得知其他中心点的方位和距离。@

摘编自《天之镜》全译本 商周出版 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学者曾提过一篇有关复活节岛传说的报告:七名魔法师并排坐在拉诺拉拉库火山口的石椅上,施行法术(mana)让雕像行走。
  • (shown)长久以来被称为“仰望天堂之眼”的复活节岛,本身拥有一套天文知识教学系统——当中包含了教师和门徒。
  • (shown)所有证据都指向同一个神话来源——一个曾在先史出现的极度先进,甚至科学的文明。
  • (shown)第一位取得燕鸥蛋并返回者会被授予“东加图摩”的封号,意即“神圣的鸟人”。
  • (shown)这些色泽斑驳,超乎想像的石像,既庄严又具震撼力,石像的两个眼窝茫然淡漠地直瞪着无边无际的大海。
  • (shown)也许这些人运用的先进科技和我们今日大不相同。也许他们学会了如何集中心智力量,以控制实体的世界及超越技术的局限,所以他们才可以轻易地完成搬动巨石的艰巨任务。
  • (shown)目前为止所发现最古老的证据中,隐约可见埃及在历史背后所发挥的影响力......
  • (shown)我们研究复活节岛先知者的目的时,发现这可能和公元一千年的吴哥和公元前三千年吉沙秘密流传的灵知派(gnosis)有关联......
  • (shown)板文由复活节岛上的小团体所需要或发明,实在不可思议。但目前为止尚未在该岛以外的地方找出这些板文的由来。
  • (shown)有些学者揣测这七尊“摩艾”,代表复活节岛最初的七位贤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