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人驱蝇谈治民

(徐明 / 大纪元)

    人气: 54
【字号】    
   标签: tags:

清代江苏戏曲家沈起凤先生曾在他写的《谐铎》一书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沈起凤有个叔叔名叫沈鸣皋,字楚鹤,任直录保定府太守。他管理下属,治理民众都很严厉,总是坚决贯彻上级的旨意,因此在当时的官场上便有了“能吏”之名。当时沈起凤的姐夫邵南俶在京作御史官,他给沈鸣皋推荐了一个宾客。

这人姓熊,字子静,相貌丑陋,不太识字。沈鸣皋不明白侄女婿何以推荐这样的人来做他的门客,但仍然招待了他。熊子静来后,每日除了饮食睡觉外,只是一个人兀然独坐,也不与人搭话交往。

转眼已过半年,一天熊子静向沈鸣皋辞行,沈鸣皋就准了。熊子静临行时说:“我在这蒙您招待,临走时想为您表演个雕虫小技。”沈鸣皋很高兴,连连答应下来,并召集家中的宾客一同来观看。

众人都集中在家中大堂上,熊子静独坐中间。当时正是大暑季节,天气酷热,堂中嘤嘤嗡嗡全是苍蝇。有的飞来飞去的,有的顺着人的颈脖爬上爬下,耳边尽是轰鸣之声,眼前所见,如撒沙抛豆一般。众宾客左右挥面,扑打不迭,心烦意乱。

熊子静见状,命童子手持蒲扇,从左右两边,向大堂中间驱赶苍蝇。众人正不解,熊子静却从袖中取出两根筷子,朝空中乱飞的苍蝇夹去,夹了就放入袖中。如此这般,筷子从来没扑空过,过了一会儿,待到屋中苍蝇全入他的袖中时,他才将双筷收起。众人方缓过神来,敬佩不已,便簇拥着他,谈笑着去赴饯行宴席。

宴席上,主、客尽兴畅饮,等喝完了酒,熊子静打开袖口,略一抖动,苍蝇又都飞了出来,顷刻之间,厅中又嗡嗡嘤嘤之声响成一片。此时只见熊子静对苍蝇说道:“你不来打扰我,我也不捉你。快去吧! 快去吧!”须臾之间,但见苍蝇纷纷四散离去。转眼之间,厅中绝无一只苍蝇,万分寂静,众人皆惊不已。

沈鸣皋马上明白他是一位异人,便赶忙命人取来银子送给他。熊子静拒绝了沈鸣皋馈赠的银子,并说道:“希望刺史大人治理民众,也能像我治理苍蝇一样,如此则一郡的官员、民众都要享福了。”说完,便拂袖而去。

为官者,当以民为重,以爱民、富民、安民、保民、不扰民为上。如果为了自己在上级眼中的政绩如何,不管下面实际情况怎样,一味完成上级的安排,则很有可能会伤害民众,反而不好。我想故事中的异人熊子静,大概也就是想通过驱蝇的表演告诉沈鸣皋:官不扰民,地方自然太平安乐,不要一味追求所谓的政绩,与“能吏”之名,而去侵害老百姓的利益,扰民造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知错就改,悔过自新,是古时君子应具有的美德。一个人能够清醒的认识和正视自己的过失和错误,并努力改正,提升思想境界,不断完善道德人品,一样受到人们的尊重和敬仰。古语云:“人孰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以下为几则古人悔过自新的故事。
  • 梁武帝在还没有显贵时,曾认识了一位很贫困的人。梁武帝即位后,一天在苑里游玩,发现以前认识的那个人正在岸上拉船。梁武帝便上前同他打招呼,得知此人现在还像原来那样穷困,于是说:“你明天去见我,我让你当个县令。”
  • 忠孝仁义,这是人应具有的品德,以此待人,自己也得善报......
  • 汤斌(公元1627年~1687年),字孔伯,别号荆岘,晚又号潜庵,河南睢县人,清顺治九年进士,曾任陕西潼关道、江西岭北道、江苏巡抚、礼部尚书、工部尚书等职。他一生清正廉明,所到之处体恤民艰,弊绝风清,政绩斐然。
  • 古时代,地藏菩萨下到人间,发现当时的人们几乎都不信佛了,因此他下决心要找到一个信佛的人来度化他。
  • 江西某生,擅长看风水,他在湖南道州游玩的时候,发现一块地,风水非常好。正当他在仰观这块地的时候,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人,衣着华丽,另一人手持罗盘,四处看看说:“这块地不好。”某生暗自笑他胡说,于是就走过去同他们交谈,互相询问籍贯、姓氏。
  • (shown)物理、天文、经济学、生医电子、中医、命理、环境生态……十余位深具修炼基础的各学科领域专家,从科学和文化的角度,分享其智慧之光洞见的独到见解,以前瞻的正见开创新纪元的思维,同时复兴正统神传文化。
  • 陈瑸(公元1665年-1718年)字文焕,号眉川,广东雷州南田村东湖人。他于清康熙三十三年(公元1694年)考取进士,历任福建古田知县、台湾知县,刑部主事、兵部郎中、四川提学道、台湾厦门道、偏沅巡抚、福建巡抚等职,并曾兼摄闽浙总督。尤在台湾任职最长,对台湾的开发卓有贡献。
  • 中国古人基本上都是相信因果报应的,不仅认为善恶到头皆有报,而且认为祖辈行善或做恶产生的德与业力也能往下传给儿孙。下面我就讲一个祖辈造下的业力殃及后代,而后代努力行善终于苦尽甘来的故事。
  • B>五、贪财引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