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近百学者联署关注明报撤总编事件

换总编风波忧香港新闻自由受损 陈方安生强调传媒监察政府角色

近百学者发联署声明,关注明报换总编辑,支持编采人员捍卫新闻自由。(蔡雯文/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道)来自11间香港本地及海外大学的90名学者就《明报》更换总编辑一事,星期二发起联署声明,质疑明报能否坚守过往的编采方针及作风。

由浸会大学传理学助理教授杜耀明、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荣休教授关信基、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等几位学者发起的联署声明,指出历史悠久的《明报》在知识份子界有特殊地位,近年在侦查报道上屡创佳绩。过往总编辑皆由内部晋升,这次管理层从海外邀请一位对香港未必熟悉人士出任总编辑,一反《明报》多年传统,令人怀疑《明报》能否维持过往的编采方针。

声明又指出,不少知识份子常有机会在《明报》发表评论,他们感受到《明报》仝人编采自主,尊重新闻自由、学术自由及言论自由,捍卫港人核心价值,希望《明报》管理层能承诺,将来不会因人事变动,动摇该报一直坚守的方针。声明又呼吁各新闻工作者紧守岗位,以专业精神报道事实,针砭时弊。又呼吁公众关注香港新闻自由的状况。

吁公众关注新闻自由

主持这一次记者会的中大学者蔡子强坦言,学界的关注来得太迟,强调对这次事件不能不发声,不仅是《明报》的问题,而是关乎香港新闻自由和市民知情权的问题。

杜耀明认为,《明报》多年来经历过几次事件,本身的编采方针已经开始转变,如去年在特首选举期间的报道,让很多人认为它是“梁粉”,在很多敏感的问题上也不敢去报道,例如讲到台湾问题很少报道民进党的新闻。

他强调这次是藉由《明报》事件,向市民清楚指出是关乎大家的利益,“现在《明报》的选择有可能是在侵损我们基本的核心价值。大家应该更小心。我过去曾经说过,现在新闻自由不是一个学术问题,是一个维权问题,是一个涉及到人权受到侵扰的问题。而这涉及到整个香港所有的人,大家要去思考用什么方法用什么行动去维护这种权利。”

吁捍卫新闻自由

杜耀明说捍卫新闻自由的运动正如20年前明报记者“席扬事件”,不是开个记者会就能解决问题,“需要一个持续的社会行动……甚至不同阶层的人,才稍稍趁九七回归之前整体大的形势才稍为动一下,令席阳可以在九七年新年之前放出来。”他说不寄望一个声明就能解决问题,“但我们会希望这个真真正正大家真的要警醒,这是一个我们跟内地可能是程度上的不同,因为我们的人权受到侵害,我们必须要不仅是讲出来,要想想有什么具体的可以做,令到我们的权利得到一个保障。”

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苏钥机表示,今次《明报》换总编辑的理据令人质疑,由于《明报》影响层面大,事件不仅是《明报》本身而是看到整个大环境的变化,“现在香港的报纸甚至传媒很多不同的机构,其实都不仅是一份私人赚钱的机构,它的公共角色,它的经济和政治之间的考虑和混合其实很清楚……”因此令很多人感到忧虑,“……自我审查从一个坏的角度而言也不是最坏,因为你是受到压力而自我审查,现在讲的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会否有些老板直接干预呢?会直接界入一些新闻的运作呢?一些方针政策呢?这一点是大家都很关心和担心的。”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坦言目前香港很多新闻机构受到各种各样的政治控制,令它不敢去揭露真相:“第一个层面是每个人的知情权也受到侵害,第二,社会有很多问题其实得不到揭露,亦得不到一个提早改善的机会。而这本身是违反大多数人的利益。可能当权者会开心,但正如我刚才说,到有一日大家才发觉那事情很糟糕时才爆发的话,可能爆发出来的力度更加大。”

另外,前政务司司长、香港2020召集人陈方安生也发声明关注明报更换总编辑事件,认为明报更换总编辑是为了发展新媒体平台及让一位即将担任更高职位的同事熟习香港业务的说法太牵强,难以令人信服。她认为传媒的角色是监察政府施政,而新闻自由是香港的主要核心价值之一,报纸的投资人士应尊重编辑高层及前线记者的独立编采方针。她又支持明报全体编采人员及前线记者,谨守岗位,维护新闻自由。◇
 
(责任编辑: 何嘉林)

评论
2014-01-15 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