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中国金融崩溃第一枪 中诚30亿血本无归

更新: 2014-01-14 17:44:01 PM   標籤:tags: 2014中国金融崩溃第一枪 , 中诚30亿血本无归

【大纪元2014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双报导)随着2014年1月31日兑付期将近,中诚信托旗下规模30亿的矿产信托,因融资方振富能源实际控制人因民间借贷,早已身陷囹圄、名下矿产停产且债台高筑,中诚信托面临无法从融资方获得资金的噩梦。

市场担忧,中诚信托面临30亿“刚性兑付”恐血本无归;也有分析认为鉴于该案的复杂性和庞大金额,或将成为信托业无法兑付的第一单大案,打响2014年中国金融危机“第一枪”,并引发大陆信托业危机的“蝴蝶效应”。

离兑付大限仅半月 银行和信托博弈仍胶着

据《21世纪经济报导》1月11日报导,1月31日,就是中诚30亿矿产信托“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的兑付大限,融资方振富能源实际控制人身陷囹圄、名下矿厂停产、核心资产短期难于变现,让这单信托项目的顺利退出蒙上了巨大的不确定性阴影。

报导称,尽管“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并未正式到期,最终兑付情况仍难定论,但2013年12月20日第三次行至信托收益分配基准日,该矿产信托专户内货币财产余额却仅为8,634.26万元,相比总规模30.3亿的巨额信贷,显得九牛一毛。中诚信托最终决定,按照合同规定,仅按照实际收益水平分配受益人。

报导称,事实上,该产品暴露的风险由来已久,其中牵涉了中诚信托、振富集团以及实行代销的工商银行山西分行。之前长达近两年时间的多方沟通与博弈如今却仍在胶着继续。此前被认为最大的项目瑕疵,如今也被验证确实成为处置中极大的难题。

报导引述多位知情人士透露,诚至金开项目当初实为工行山西分行“推荐”项目,中诚扮演的角色实为“通道”,甚至刚开始时鉴于项目本身存在的瑕疵并不愿意承接,可最终仍在银行内部人士力推下成行。而如今项目风险暴露,中诚方面自然不愿“独吞苦果”,银信双方就此陷入博弈。

市场颇为关注,该信托计划能否在到期日保全“刚性兑付”不破,如果将本息按预期兑付投资者,那么面对高额的资金缺口,在最终兑付的分担上,又有谁来兜底损失,更是如今最大的未解悬念。

中诚矿产信托危机事件回放 涉民间借贷

2011年2月,中诚信托成立了“诚至金开1号信托计划”,为山西省从事矿业的振富能源集团融资30.3亿元,时限3年,到期日为2014年1月31日。该信托由工商银行山西分行代销。

据《21世纪经济报导》报导引述知情人士透露,中诚信托在开始时并不愿意承接这一项目,主要是因为振富集团并购的核心资产之一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涉及持续多年的采矿权纠纷。这一被认为具有明显瑕疵的项目,在中诚信托内部首次上会时,并未获得通过,而在各方周旋下,还是最终募集成立。

但30.3亿的融资规模和融资方振富能源本身10.1亿的净资产形成的高杠杆,令这一信托计划蒙上了一层阴影。同时,由于振富集团涉嫌民间借贷,最终在2012年6月爆发危机,这一信托计划也就此陷入危机。

2012年5月,振富集团实际控制人王平彦被刑拘;至2013年王平彦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审查起诉。振富集团出事之后,中诚信托参与清查并最终发现,振富集团民间借贷资金高达29亿,加上中诚信托的30.3亿,振富集团欠债接近60亿。

目前,中诚信托只在2011年及2012年末向投资人进行了两次收益分配,共5.8460亿元,同时诚至金开1号账户内仅剩8634.26万元,相比总规模30.3亿的巨大规模,显得九牛一毛。

回顾事件,业内人士发现,此次信托计划的主要风险是民间借贷,明面上的风险是振富集团资产只有11亿却要融资30.3亿,而隐藏的则是民间借贷,由于民间借贷的往来都在帐外进行,很难查实。

“刚性兑付”成谜 中诚案或成未来信托危机处理转折点

目前,大陆券商相关研究人员对中诚信托案持有两种相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这一产品不会造成投资人的损失,中诚信托将会兑付;另一种意见则认为,这次事件或许会打破信托刚性兑付的潜规则。

支持刚性兑付的人士认为,中诚信托出于两个原因会进行刚性兑付:从资产上,中诚信托有兑付的能力;作为正规信托公司,为了保住公司牌照,也必须实现兑付。

2010年,中共监管层多次下文,要求信托公司确保兑付,并要求按照预期收益率来兑付。令投资者放心,也正是这一“刚性兑付”让信托在之后的几年内迅速发展。而对于这一事件来说,意味着,如果中诚信托想要继续维持信托经营就必须兑付。但中诚信托一旦承担兑付,将造成中诚信托的巨大损失。

认为这一事件将打破以上规则的人士认为,目前监管部门正在整顿影子银行,而这次的事件或许是一个契机,监管部门可能鼓励按市场规则处理这一信托,用以警示影子银行风险。

如果这一逻辑成立,那工行和中诚信托只会按法律原则承担极为有限责任,而不会实现全额本金+收益的刚性兑付。信托投资者将成最大受害者。

矿产信托危机 或刺破大陆信托泡沫

2013年,矿产信托危机已经显露,此前吉林信托就因为联盛能源的高额负债,面临兑付危机。联盛能源同样是山西省的矿业巨头。业内人士认为,不论未来情况如何,这一事件都会对信托行业,尤其是矿产信托产生较大的冲击。因为大陆信托市场上,类似性质的信托项目多如牛毛。

据悉,目前大陆信托存量在10万亿以上,其中2.4万亿为集合信托,其余7.6万亿为非集合信托(包含单一信托)。其中矿产类信托和平台类信托共占总规模的约23%左右,照估算,矿产类信托至少有150亿元。

另外也有报导称,10万亿的信托项目中,可能有一半涉及非法融资、民间集资,其主要的融资去向就是矿业和房地产。

据“老虎财经”财经评论员夏珖玘分析,矿产信托由于最终标的是矿产,较容易面临现金流断裂的风险,一旦矿产停工无法生产,那就代表没有资金进入,形成资金链断裂。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五矿信托、中融信托、中信信托、华润信托等陆续到期兑付。若出现类似事件,将会严重损坏投资者对信托的预期。

此外,夏珖玘认为,在二级市场上,信托概念股,尤其是参股信托的上市公司,一度被热炒,随着矿业信托兑付期到来,信托公司的损失将会延生到上市公司,从而影响其利润,最终可能会影响到信托整体估值。同时,银行股可能也会受到影响。这一事件,使得信托行业进入了泡沫刺破前期。

如今中国煤炭行业跌至谷底,产能严重过剩,而从2010年信贷泛滥时期开始,与煤炭挂钩的信托项目都可能会在2014年成为投资重灾区,从而导致金融崩溃。此外,1年期的房地产信托,也可能会随着2014年地产泡沫的破裂而同样会有大批信托血本无归。

(责任编辑:肖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