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精灵的报恩(1)

作者:廖文毅(台湾/ 国小教师)
    人气: 85
【字号】    
   标签: tags:

炎炎夏日,金色的阳光穿透老橡树枝叶间的缝隙,洒在古朴的窗櫺上,摇曳著曼妙的舞姿,还不时掉在老奶奶陈旧的摇椅背上,继续顽皮地跳舞。

老奶奶坐在摇椅上,倚著窗边半斜躺,眯着眼,不时推著鼻梁上沉重的老花眼镜,两鬓旁垂下的金色链条,搭著日光余晖,一起摇啊摇,摇出老奶奶几十年来惯用的节奏,那充满岁月痕迹的韵律感。

老奶奶弯著腰,驼著背,就著窗边的余光,从早晨到夜晚,甚至月上柳梢,一直勾动长满厚茧的双手,一挑、一捺、一勾,一指一指地织出带给人们温暖的毛线衣,也织出老奶奶呵护人们的温暖心绪。

人们总会问:“老奶奶,现在是夏天,天气又这么热,您为什么在织毛线衣呢?”

老奶奶总会慈祥和蔼地回答:“夏天天气热,手指灵活,加上阳光充足,日照又长,最适合织毛线衣了;要是等到冬天,天寒地冻,手指僵硬,加上日照不足,织毛线衣就更加费力了!”

人们又会问:“老奶奶,您为什么都只织灰色的毛线衣,而不织些色彩鲜艳的毛线衣呢?”

这时,老奶奶就会不厌其烦地,诉说起“灰色毛线衣”的由来……

“上帝创造万物,一切齐备,却没注意到一年有四季。等一到冬天,天气严寒,眼看生物就要接连冻死,上帝于心不忍,便赐给每一种动物一个能满足他们‘温暖’的愿望,让他们能够安然地度过寒冬。

其他动物都选了最切身合用的毛皮,色调虽然单调,却足以御寒,度过漫漫长冬。唯独爱慕虚荣的人类,选择了华丽好看的衣裳,平日不打紧,一到了冬天,却不能避寒,冷得受不了的时候,竟然失去理智,去猎取其他动物身上的毛皮,当成自己御寒的新衣裳,令动物们苦不堪言!仁慈的上帝为了避免动物们被贪婪的人类杀光,便送给人类一件足以避寒救命的衣物,就是‘灰色的毛线衣’,从此人类也因为感恩而忏悔,不再滥杀动物、取皮求暖了。

所以灰色的毛线衣,是上帝对人类的恩赐。而之所以选择灰色,就是要提醒人类,华丽好看的外表只是虚伪,拥有一颗朴实仁慈的心,才能得到万能上帝的真正庇佑。可惜这件事,随着时光飘逝,秋去冬来,已经被后代的人类遗忘在片片雪花中了!”

老奶奶的谆谆教诲令人印象深刻,但随着时代的变迁,也同样渐渐被时光洪流淹没,成为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而老奶奶的灰色毛线衣,更被色调缤纷的现代毛线衣锋芒给完全掩盖住了。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处幽静的山谷,林木苍翠,景色宜人,这里住着一群与世无争的灰熊。其中有一只灰熊长得特别壮硕,而且力大无穷,名叫阿力,只是个性孤僻,除了温柔的小母熊小兰以外,没有其他灰熊愿意当它的朋友。
  • 中国大陆女童被性侵案件频发。一个忧心的母亲受电影《美丽人生》启发,改写了一篇篇经典童话故事,智慧的提醒、教育女儿成长过程中的自我保护意识,同时又不让女儿对世界失去信任。母亲还记录成文,文章在网络热传,令读者感动。
  • 黑的天空层云密布,不时闪出惊人电光,在如鹿角分叉的闪电末端,总是附带了一小截闪光,稍纵即逝,那就是小闪电云米可,由于他年纪还小,每次闪出的电力老是不足,于是常常被其他大闪电云同伴嘲笑他是“跟屁虫”,米可赌气地降落山头。
  •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布格拉尔镇里的一家小小的孤儿院。每到圣诞节,大家总是非常忙碌地布置圣诞树、烤饼干,开开心心地围在火炉旁唱着歌,享受着圣诞节才有的佳肴……然而就在愉悦的气氛中,就是会有这么一个人那么不合群,没错!他就是大街小巷都知晓的坏孩子──彼得。他可是从来就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什么“生蛋老公公 ”,这也难怪,因为自从彼得来到这所孤儿院前,父母就已经下落不明了,转眼间,彼得今年已经十岁了。
  • 有一天,传来将军港猫王病倒的恶耗!小白已是猫王的得意手下,回来告诉妈妈这个不幸的消息,必须找到年迈又经常迷路的猫神医才行,但猫族已经找了好几天,还是没有进展,真是急死人了。
  • 老鼠小奇姑娘寻着“喵……喵……”声音,蹑手蹑脚靠过去,发现一只还没开眼的小小猫,急着找妈妈,正无助地喵喵叫。
  • 老鼠小奇姑娘被大黑猫用锋利的爪子压倒在地上后,十分惊恐。“你……你是将军港的猫,我听说将军港的猫不吃老鼠,这是规矩,对不对?所以你……你不能吃我!”小奇姑娘结结巴巴地辩驳。
  • 纯朴乡间的农舍角落,躺着一口大大的红砖灶,正卖力地张著黧黑大嘴,吐出浓浓的白烟,空气中仿佛被掺入香料,不断从蒸笼里飘来淡淡的馒头香。
  • 渔人码头在夕阳的余晖下美得发亮,满载而归的渔船陆续回港,码头边挤满了前来购买渔获的游客。
  • 李小鸭有个习惯,就是做事一板一眼,总会订下许多规则,例如早上5点起床、6点吃第一餐,而且只能吃七分饱、中午小睡30分钟,一分不差,甚至与同伴玩游戏,也要玩30分钟休息5分钟,规矩之多不胜枚举。还好大家都了解它的个性,久了也就不以为意,于是它便有个外号叫“规矩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