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史今日】苏共终结“古拉格”中共“古拉格”何时休?

只要被苏联共产党定性为“敌人”,就难逃“古拉格”劳改集中营的抓捕和迫害。图为在苏联“古拉格”遭受迫害的苏联人。(美国之音)

人气: 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4年01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综合报道)“古拉格”是苏联劳改集中营的代号,纳粹法西斯式灭绝营,也是苏共迫害人民的劳改苦役、监狱和政治迫害的象征。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主持苏共中央全面批判斯大林的罪行,在苏联实施去斯大林化政策,为大清洗和“古拉格”的受害者平反,并于1960年1月25日发布命令,正式结束了罪恶的“古拉格”系统。

在海内外的强大压力下,中共在2013年11月对外宣称停止使用劳教制度,但对各地法轮功学员、异见人士和上访维权人士的迫害并未停止。法国《解放报》发出一篇题为“中国并没有终结古拉格”的文章。德国《柏林报》发表题为“中国的‘古拉格’是否剧终?”的文章,并认为对于惨遭折磨和虐待的中国受害者而言,一切尚未结束。

“古拉格”:绞碾着人民血肉的法西斯国家机器

[[15]]

2010年,台湾法轮功学员在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摄影:宋碧龙 / 大纪元)
2010年,台湾法轮功学员在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摄影:宋碧龙 / 大纪元)

“古拉格”一词来源于苏联劳改集中营幸存者、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的著作“古拉格群岛”。所谓“古拉格”即“劳动改造管理局”,“古拉格”不仅表示集中营,还表示苏联劳动苦役营和镇压体系本身。

“古拉格”是苏联共产党绞碾人民血肉的法西斯国家机器。其形式和种类无所不包:劳动营、惩罚营、刑事犯和政治犯监禁营、妇女营、少儿营、临时难民营。它有一套被称为“绞肉机”的程序:逮捕、审讯、用无取暖设施的运牛车押解、强制劳动、毁灭家庭、常年流放、过早及非正常死亡。

“古拉格”的罪恶在于:共产党不讲法律,随心所欲地把异己定为“目标敌人”并对其妖魔化,以国家的名义惨无人道地镇压迫害异己,并将人民变成无偿的“国家奴隶”,对人类的正常社会生活给以无情的摧毁。

自1918年“十月革命”暴乱后,在列宁和斯大林共产党红色恐怖下,强制劳动营地“古拉格”遍布苏联全国各地。俄罗斯官方媒体的一篇报道指出,在1934年至1953年间,总共有超过1500万人被收入苏联的劳改营服苦役,超过150万人死于劳改营。研究表明,从1929年到1953年,还有600-700万人被流放到苏联边远地区,另有四五百万人被送入在看管期限三年以下的劳动教养基地。

古拉格:虐囚与酷刑

[[13]]

俄国人丹齐克‧巴尔丹夫根据亲身经历和采访所创作的《来自古拉格的图画》:苏联囚犯遭钉嘴。(网络图片)
俄国人丹齐克‧巴尔丹夫根据亲身经历和采访所创作的《来自古拉格的图画》:苏联囚犯遭钉嘴。(网络图片)

2004年普利策奖得主、《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经济学家》杂志驻华沙记者安妮‧阿普尔鲍姆在《古拉格:一部历史》一书中,对苏联古拉格集中营进行了完全纪实性的描述,揭示了斯大林共产党实行的是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仰自由,灭绝人性的恐怖统治和残暴迫害。

俄国人丹齐克‧巴尔丹夫根据自己在各地劳改营的亲眼目睹和了解的第一手资料,创作了《来自古拉格的图画》,再现了古拉格的惨剧:荒谬绝伦的司法判决、极端残忍的刑讯、以极端的兽性折磨与羞辱人性的囚犯管理制度。苏共以酷刑、屠杀、虐待、奸污和劳役奴工摧残迫害囚犯。

“古拉格”凸显苏联共产党统治的荒谬和可耻,由“古拉格”所逮捕、羁押、惩罚和管理的囚犯,包括沙皇政权的“反动分子”、持不同政见者、宗教神职人士、苏共党内被清洗的干部、外国“敌特分子”,甚至还有偷窃一条面包或三瓶葡萄酒或数次上班迟到或没有完成工作指标等等的老百姓。

[[9]]

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中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施酷刑。(明慧网)
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中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施酷刑。(明慧网)

只要被苏联共产党定性为“敌人”,就难逃“古拉格”集中营的抓捕和迫害。大陆知名媒体人胡紫薇这样描述这座红色灭绝营的庞大和恐怖:

“从白海中的岛屿到黑海之滨,从北极圈到中亚平原,从摩尔曼斯克到沃尔库塔和哈萨克,在前苏联的广袤国土中所有不适合人类居住的苦寒之地, 一座座灭绝营拔地而起,几十年间,至少有2870万苏联公民和外国人被投入其中,这个数字覆盖了全部苏联人口的十分之一。仅在斯大林时代的20余年间,档案可考的死亡囚犯人数达到2749163人。相当于整个蒙古国的人口。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包括大量被直接处死的死刑犯。”

斯大林主义祸国殃民成为苏联官方定论

1952年斯大林死后,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指控斯大林为暴君,并主持苏共中央全面批判斯大林的罪行,在苏联实施去斯大林化政策,为大清洗和“古拉格”的受害者平反,到五十年代末,几乎全部“劳教队”都被解散。1960年1月25日,苏联政府发布命令,正式结束了罪恶的“古拉格”系统。

1959年,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指控斯大林为暴君,并主持苏共中央全面批判斯大林的罪行,为大清洗和“古拉格”的受害者平反。(AFP)
1959年,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指控斯大林为暴君,并主持苏共中央全面批判斯大林的罪行,为大清洗和“古拉格”的受害者平反。(AFP)

俄罗斯解密档案文献证明:向苏共20大代表大会作“秘密报告”不是赫鲁晓夫的个人决定,而是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集体决定,而且在赫鲁晓夫作秘密报告之前就已经形成了翔实而完整的书面报告。

对苏联共产党的政治迫害进行全面检讨是在1980年代戈尔巴乔夫主政时期开始的,到了1990年代叶利钦任总统时期,斯大林主义祸国殃民已成苏联官方的定论。

中国的“古拉格群岛”

1949年中共窃国后,即开始不断发动各种政治运动,强制全国人民进行思想改造,并开始大规模整肃和迫害异己。 50年代,毛泽东中共发动“反右运动”,将至少55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并建立“劳动教养制度”迫害知识分子并株连他们的亲友。60年代,中共又推行“劳动改造制度”,用作关押和迫害异议人士。

中共劳改和劳教制度是苏共“古拉格”的翻版,其对人民的迫害摧残无论是规模还是程度都比斯大林共产党有过之而无不及,滔天罪行罄竹难书,尤以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迫害和活摘器官,灭绝人性,惨绝人寰,最令人发指。

自1999年7月开始,江泽民邪恶集团在14年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大规模残酷镇压中,实行“肉体消灭”、“名誉搞臭”、“经济上拖垮”的血腥政策,以政法委为迫害的权力中心,非法组建凌驾于法律和中共其他职能机构之上的“6‧10”办公室,对法轮功学员犯下滔天大罪,甚至发生活摘贩卖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罪恶,完全超越 了人类的想像和心理承受的底线,被认为是“这个星球从来没有的邪恶”。

迫于巨大的民怨和民愤以及海内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中共于2013年11月宣称“停止使用劳教制度”,“极端黑暗、极端残暴、极不人道”的中国“古拉格”——中共劳教制度和黑监狱暴行再度震惊世界,并引发国际社会和主流媒体的关注、曝光和谴责。劳教制度不经法律程序就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完全是一个违法的制度,被联合国列为应该立即取缔的邪恶专制制度。

2006年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首度被曝光

[[8]]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 (大纪元资料图片)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 (大纪元资料图片)

2006年,在一连串媒体人、沈阳市苏家屯主刀医师妻子、沈阳军区老军医的指证下,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被掀开来。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国会山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加拿大政府和媒体公布他们对中共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结果,认为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证是真实的。国际社会震惊于此一“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2006 年,《大纪元》刊登了“沈阳军区老军医指证苏家屯集中营内幕”,这位了解中共活摘器官内幕的老军医指出,“苏家屯地区的医院仅仅是全国36个类 似集中营的一部分,但是目前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还是在监狱、劳改营、看守所较多,只有需要的时候才大规模调动,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地区主要是黑龙 江、吉林和辽宁,仅在吉林九台地区的中国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就有超过1.4万人被集中关押。……在我接触的资料中中国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在吉林,只有代号是672-S,关押人数超过12万。”

高智晟三次上书中南海 呼吁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中共迫害法轮功,使用酷刑至少四十多种,令人发指的迫害时时刻刻都在中华大地上发生着。(图片来源:明慧网)
中共迫害法轮功,使用酷刑至少四十多种,令人发指的迫害时时刻刻都在中华大地上发生着。(图片来源:明慧网)
北京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三次公开上书中共最高当局,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呼吁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大纪元)
北京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三次公开上书中共最高当局,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呼吁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大纪元)

北京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代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时,了解到这场迫害的反人 性、反道德。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律师,他在2004年12月31日首场公开上书中共最高当局《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2005年10月18日,高智晟写了第二封《致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信中列举了多例他所调查的法轮功信仰者受当局野蛮迫害的情况,呼吁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公开信的发表引起海内外以及国内高层震动。

2005年11月底,高智晟和北大新闻系教授焦国标前往各地进行真相调查。同年12月12日,高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 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共当局,他表示用“颤抖着的心和颤抖着的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

然而为人类正义发声的高智晟律师却遭到江泽民中共的野蛮迫害,被秘密警察戴黑头套残酷殴打、扒光衣服折磨、被电击、竹签捅生殖器等各种酷刑,令他多次生不如死(点击阅读:(《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 )。高智晟律师至今依然被关押于新疆沙雅监狱。

马三家人间地狱黑幕差点让大陆著名评论员崩溃

大陆一位著名的时事评论员曹保印,从《走出“马三家”》这篇报导中获悉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一些黑幕后,震惊不已,在颤抖和极度悲愤中录完了这期节目脱口秀“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成人间地狱”。(视频截图)
大陆一位著名的时事评论员曹保印,从《走出“马三家”》这篇报导中获悉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一些黑幕后,震惊不已,在颤抖和极度悲愤中录完了这期节目脱口秀“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成人间地狱”。(视频截图)

2013年4月,大陆一位著名时事评论员曹保印,从陆媒《财经‧视觉》杂志上一篇《走出“马三家”》的报导中获悉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部分黑幕后,震惊不已。他称自己在颤抖和极度悲愤中录完了这期节目——《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成人间地狱》,录完后他放声大哭,把原定的节目名称从“人间天堂”改成“人间地狱”,他形容马三家里发生的一切使得人间比地狱还要恐怖。

曹保印介绍,在这期节目中, 62岁的王桂兰在2011年9月走出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铁门,她从里面带出一本《劳教日记》,这是跟她一起被劳教关押同一房间的劳教人员刘华所写,她将这本日记藏在阴道中逃过层层检查带出来。

曹保印说:“以往看得电影电视很多,那些被关在国民党监狱中的地下党员,有的还在监狱中看报纸、看书、写作。可是,为何到了女子劳教所,需要通过阴道带出一本日记,这日记究竟写了什么哪?”

日记中写了很多劳教人员面临的惩戒,包括小号、包夹、卡齐、电击、死人床、老虎凳、大挂、十字挂、斜挂、平挂、悬空挂等酷刑,他说:“每一个词背后都是血淋淋的、毫无人性、毫无法制、毫无道德、毫无文明的赤裸裸的野蛮。”

曹保印质问:“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间地狱?居然发生在号称依法治国的中国”。

揭马三家黑幕记录片公映 杜斌:这是反人类罪行

揭露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黑幕的记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于2013年在香港台湾上映,导演杜斌表示,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反人类罪,他并宣告:“我是爷们,不容酷刑迫害女人。”(大纪元)
揭露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黑幕的记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于2013年在香港台湾上映,导演杜斌表示,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反人类罪,他并宣告:“我是爷们,不容酷刑迫害女人。”(大纪元)

2013年5月,揭露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黑幕的记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在港台两地首映。导演杜斌讲述拍摄此片的构思,是源于2004年透过由法轮功学员开发的破网软件“无界”浏览境外资讯,他形容这是“一只能够看到外面世界的眼睛”,让他首次发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各种酷刑,其中以牙刷刷女人的私处令他最为震惊,除了中共对上访维权人士的迫害,他认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为惨烈。

杜斌表示,在制作此片时已经意料到对中国社会的影响,甚至对中共政权的冲击,“我做这部片子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是一部重要的作品,这作品记录了中国劳教制度犯下的滔天罪行,也是反人类的罪行,永远都不能被人类所接受。”

《小鬼头上的女人》令中共心惊胆战,便将导演杜斌秘密抓捕和“失踪”了37天,逼迫他认罪。杜斌以对马三家劳教所十几位女受害人的亲自采访所了解的事实驳斥中共国保,并坚持自己无罪,并宣告“我是爷们,不容酷刑迫害女人”。在被保释后,他宣告自己将继续坚持“凭良心做事,做一些人性理解的事情真相”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天怒人怨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不顾政治局其它常委的反对,悍然下令动用一切国家机器镇压法轮功信仰和修炼群体。江泽民流氓犯罪集团以谎言和暴力血腥迫害法轮功,让中国的法制严重倒退,为了使镇压政策能够执行,江泽民动用全中国资源的四分之一的财力,最高峰时甚至达到了四分之三惊人的程度。

中 共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对亿万法轮功群体长达十四年的残酷迫害中,一直实施着极端邪恶的精神迫害——“凶残洗脑转化”,而为达到百分之百的洗脑转化率,它们以 人类起始以来的所有罪恶和从未有过的罪恶手段残害法轮功群体以摧毁和灭绝“真善忍”。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起,中国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进拘留所、劳教所、 监狱、秘密集中营;同时大批学员被非法绑架到全国各地各类洗脑班进行强制暴力洗脑。亿万修炼“真善忍”高德大法的善良群体成了中共邪党残酷屠杀和灭绝的对象。

为了维持这场迫害,江泽民曾发出密令对法轮功学员制定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三大方针。名誉上搞臭:包括毁书、封锁真相消息、媒体造谣 抹黑等等;经济上搞垮:包括罚款、开除、抄家、骚扰法轮功学员经商等;肉体上消灭:包括毒打、酷刑、虐待、“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活摘 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等。

与国际社会所了解的以繁重劳动来改造思想的普通劳教制度所不同的是,在中国各地的劳教所里还存在着隐藏在国际社会视线之外的黑幕。那里关押着成千上万的无辜民 众,他们中有一些是异见人士,更多的案例则是不同的精神信仰者。这些人被中共政权剥夺了最基本的人权和法律救助,被逼迫着从事极其繁重的体力劳动,被酷刑 折磨和虐杀,甚至被活摘器官贩卖。在许多的案例中,中国公民不经任何法律程序被关入劳教所,还被强制做奴工,他们加工的产品被卖到西方国家。

当前,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及贩卖尸体等罪行,已经引起了全世界各国民众的关注和强烈谴责。

“废劳教”成空文 黑监狱“变脸” 洗脑班激增

2013年底,中共虽宣布废止了臭名昭著的劳教制度,但各地洗脑班、黑监狱仍延续劳教的迫害手段,非法拘禁公民。图为,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网络图片)
2013年底,中共虽宣布废止了臭名昭著的劳教制度,但各地洗脑班、黑监狱仍延续劳教的迫害手段,非法拘禁公民。图为,黑龙江青龙山洗脑班。(网络图片)

在海内外的强大压力下,中共在2013年11月对外宣称停止使用劳教制度,但对各地法轮功学员和异见上访维权人士的迫害并未停止。法国《解放报》发出一篇题为“中国并没有终结古拉格”的文章。文章认为,劳动教养被废止后,还会出现“收容教育”单位,还会有变相的“收容教育所”。中共可以巧立名目,设立其他类型的“法制教育基地”,继续关押吸毒者、卖淫再犯者、上访者或良心犯。文章引述人权观察高级研究员林伟的看法说,在废止劳教之前,中国曾经有16万人不经审判被关押在遍布中国的250至300个劳教中心。

德国《柏林报》也发表题为“中国的‘古拉格’是否剧终?”的文章,并认为对于惨遭折磨和虐待的中国受害者而言,一切尚未结束。

《柏林报》的文章指出,刑罚在中国也属于国家机密。目前中国有超过1400家监狱,关押人数可能多至400万人。这些监狱也包括300家劳动改造一营,里面有大约5万 人。文章还指出,因为有关犯罪和刑罚方面的信息属于国家机密,这些数字仅是推测。把人送进劳教所无需通过法庭,可以直接按照警方的指示实行最多长达4年的 监禁。小偷、妓女、吸毒者、法轮功成员和异见人士常被送往改造营受“净化”,囚犯们必须夜以继日地进行强迫无偿劳动。

近期,大纪元和海外正义媒体都报道,目前仍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和维权上访者被转移到了各地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而“洗脑班”是中共另一个私设的法外黑狱,劳教所的所有罪恶它几乎全部都有,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2013年已披露出来被监 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9人。

洗脑班不受任何机构监督,也同样是“黑监狱”,它与劳教所互相取经如何更有效地迫害法轮功学员,血腥程度不相上下,甚至因为洗脑班的“专业性”,其转化手段更 加密集且多样化。除了加入精神病学等系统的精神摧残,还有各种血腥的肉体折磨,如:电击、暴打、罚站、吊铐、暴晒、冷冻、不让睡觉、绑死人床、开水烫,扎 针头,倒吊头按入马桶灌水窒息,铁钳拔指甲、性摧残……而这些都还只是冰山一角,明慧网上不断曝光各地的洗脑班罪恶。

北京市维权律师兰志学向大纪元介绍说,中共为维护其统治,可以采取任何变通办法,表面上废除劳教,新的巧立名目的做法又出来了,如“洗脑班”、“训诫中 心”、黑监狱等等。“训诫中心”这些地方的设立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是以训诫或法制教育的名义非法剥夺人身自由。这就是私设公堂,任意破坏国家法律。并且 最近各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抓捕迫害,被判刑或关押。

海内外的许多法律专家认为,中共废除劳教在某些地区反而转向更隐蔽的方式维稳。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张鸣认为,劳教制度蔑视人权和无视法制,并且可能“借尸还魂”,转成另外一种形式继续存在。

解体中共 中华民族才能根绝“古拉格”悲剧

中共极权专制统治让中国人民遭受了56年“古拉格”迫害,中共是中华民族一切苦难和灾难的总根源。只有解体中共,中国人民才能永远根绝“古拉格”式迫害悲剧。没有共产党,中华民族才能有新生希望。

大纪元2013年11月5日发表特稿<《不解决迫害法轮功问题的一切改革都是空谈》

大纪元特稿指出: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持续14年的迫害,彻底颠倒了五千年中华民族的是非标准,毁掉了中国刚想建立的法制和一切维系社会公平正义的机制,把“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荒唐的全面转为“以镇压法轮功为中心”。

这场迫害完全是建立在谎言和暴力之上,是以撕毁法律为代价而得以实施的。在对法轮功任何做法都不过分的政策之下,中共的法律系统被全面摧毁,公检法权力全面堕落和黑社会化。公权的放纵、对民众的侵害蔓延到全社会,到了难以复加的程度,官民对立空前激烈。

对法轮功的迫害问题成为最高当局无法避开的关卡。涉及数亿人的法轮功问题不解决,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不清除,改革根本推动不了,现任当权者的任何改革都是白搭,都是自欺欺人,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是白做。

中共犯下累累罪行,已无可救药。这个邪恶政权注定将被历史淘汰,迫害元凶也将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在这历史洪流中的每个人,看清大势,顺应天意民心,方为明智之举。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4-01-25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