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称奇:脑血管堵塞1/4还活得这么好!

作者: 大陆大法弟子

大法法光照十方。(图:大纪元资料)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我妹夫四十出头就得脑出血,卧床不起九年了。几年间,吃喝拉撒都得我妹妹照顾,身边不能离人,而且还经常昏死过去,后来昏死的频率越来高,有时一天昏死过去两次。昏死时如果跟前没人就完。医生说,说不定哪一次昏死过去抢救不过来人就死了。

四年前我回家时,给我妹妹讲法轮功真相,他在旁边也听到了,他说你们说什么也别把我落下,算我一个,就这样我给他也讲了真相,他很认同大法,也很相信,他当时就三退了。我给他一个护身符戴上,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他有好处。当时他特别高兴,从那以后他身体渐渐的往好的方向发展,没过两个月,他的昏死过去的症状消失了,也不找医生抢救了,渐渐的能拄着棍下地活动几步,现在能出家门口晒太阳了。

年前上大医院检查,医生说,1/4脑血管都堵塞了,这个人还能活得这么好,真不可思议,真神了。我妹夫说:法轮大法真好!感谢法轮大法!

以上是我家人认同大法、相信大法后在大法中受益的神奇经历,写出来希望能让更多人都能相信大法,认同大法得救。

--转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B> 我一夜之间来了“特异功能”一九九五年我学起了太极拳。因不讲心法,只练动作和功法套路,炼功不见长功,心里很苦。一九九七年冬天我迷上了太极拳中的站大马步桩,每天晚上在北大俄文楼前站一、二个小时,直到累得全身大汗淋淋,腿累的站不住了才回去休息。二个多月每天坚持,有时学校保安十二点查夜,用手点筒照着我眼睛,示意我不要练了,但我还坚持练,后来学校保安也不打扰我了,随我练到多晚。我非常着迷,以为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 B> 得法入道一九九四我在校上学时,继续暗自追寻“真法”、“真道”,我常年在图书馆里博览群书,却一直未果。我找啊找,感觉很苦,却并不知道确切地在找什么。我经常一个人沉思默想,静静打坐,冥冥之中像在等待着什么。
  • 、山东某建筑公司职工G的妹妹2009年得了脑瘤,地区医院告诉他们只能活半年了,让家人准备后事,家人不死心,带她去北京看,北京的专家给出的结论一样,回家后只能靠插食管进食。G修炼法轮大法的同事知道后,告诉他:只要你真心,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妹妹一定会得福报的。于是G全家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福报降临到他们家,几天后她就康复出院回家了。
  • 就这一念,掉到地上的两颗牙,没用消毒水,没用打针,吃药,没用看牙医,竟又重新长在了七十多岁的同修阿姨的嘴里。你说神奇不神奇。当然,这件事本身,还有同修阿姨要修的因素。但这两颗牙,足以见证大法修炼超常,神奇。让无神论者和满脑子只信科学的人瞠目结舌。
  • 我叫翟桂芳,今年五十七岁。一九九六年九月经山东老乡介绍,幸得法轮大法。那时已双目失明多年,只能由女儿领我到炼功点学法、炼功。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这给我学法造成很大的困难。但我还是坚持学法,我的心性也在法中不断提高。…万万想不到的是,修大法我又重见光明了!刚复明时还看不太清楚,现在我已能自己过马路了,能自己去买菜了。见人我就说我的眼睛现在好了,能看见了!凡是了解我的人都觉得神奇。这就有力的证实了大法。
  • 一九九九年,中共却无理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打压,我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抓捕,那些受到中共谎言欺骗的警察打我,我看着被谎言蒙蔽的警察,为他们在无知地犯罪而痛心,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是信神的人,我深知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对他们说: “你们打我,我不恨你们,我为你们痛心,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为你们不知道真相,你们被谎言欺骗,以为是在对待敌人。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是在无知地害你们自己,毁掉自己的前程。”慢慢地,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不再作恶了。真相可以唤醒人的良知,可以救人!
  • 我今年八十一岁,老伴八十岁,一九九七年正月十四日上午,老伴去村里一家听法轮功师父讲法,中午回来和我说叫我也去,这样下午我就去听了一下午,也就这么一下午,我俩的人生从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俩从此过上了幸福无比的生活。从此我俩也就开始修炼法轮功。直到现在,只要碰上人,老伴就会不厌其烦的跟别人讲大法好,别相信共产邪党的谎言。她也经常说:是大法师父救了我们。
  • 再显神迹乳房再生…邻居大姐激动的说:“我真的相信了!人都那样了,快不行了,就是上医院用最好的药也不见得能好。炼法轮功真能炼好,而且好的这么快!这回我服了!法轮功就是好!”在场的所有人都服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再看电视造谣的那一套都非常气愤,都说共产党就会撒谎,专迫害好人。一个同修问我:你咨询过医生吗?世界上有过这样的先例吗?我回答说:绝无仅有,只此一例。
  • (shown)青年时代,我曾到国外工作,一次我在旅店房间睡觉。突然被一阵从右侧来的冷风惊醒: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人坐在椅子上,他的脸被黑蓑篷遮住;他背后的墙上有个大洞,冷风由那里窜出来。我立刻起身向门口望去,门上的锁仍然锁着,我不知他如何进来的。那人看到我醒来,站了起来,指着墙上的大洞,里面出现一座巨大的城市,里面有无数财宝,美女和人群。他说我可以拥有里面的一切包括权力,如果我拜他为师。我阖上眼睛,把手放在脸上,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叫 “不”。等我睁开眼睛再看他时,他已经不在那里了,洞也不在了,阴风也消失了,一切恢复了平静。
  • 用亲身经历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到哈尔滨北方股骨头坏死研究所,我要取回我的病历和当时拍的CT片。我见到了曾给我看过病的研究所所长,见我走进来他们很震惊:你不是那个双侧股骨头坏死二期,在地上爬的那个患者吗?我说是啊。他惊讶的说:“你能走了?”我说:“你看我这不是走着来的吗”!张医生说:你走一个我看看?他忘了我是走着进去的。我就在屋里再给他走,我说我在家啥都能干了,我盖房子,打工什么都能干。他问我我就乐,他说搞的什么名堂快说说。张医生马上查找我的病历,一看只拿了一副药,就说:“你这绝不是用药的结果,快说说你是怎么好的?”我认真的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