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手再生 真神迹

作者: 大陆大法弟子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去年8月份,我在大渔船上进行拖网作业时,我一不小心,手被滚车绞了进去,整个人被带着转了三圈。当时光顾往外抻手了,也没想起法轮大法。旁边的工人赶紧拉闸,滚车停止了转动,我这才把手抽出来,整个右手和胳膊分离了,只连着一层皮,还有一条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长,垂在外面,这时我才突然想起:师父救我。船主吓坏了,问我咋办,我说,没事,我有师父呢。工人们用围巾把我的右手缠上,我就用左手托着右手,坐在船上,请师父加持,当时也没觉的多痛。

船在海里四十海里处,到岸边最近的一家医院就用了三个多小时,医生一看伤势,说只能对付上,手能不能保住没保证。船主问有没有最好的医院。医生推荐去潍坊解放军89医院,医生把我的右手用冰镇上,防止天热腐烂。这样,我们又用了五个小时赶到那里。当时船主身上就带了5000元,就和院方沟通,能不能先做手术?一位姓高的主治医生说:钱不够没事,先救人,先签了字就行。手术进行了9 个半小时,由于耽搁的时间太长,右手上又是泥又是血,存在感染的可能,医生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主治医生说:能不能挺过去就看你的造化了,我们已经尽全力了,就看天意了。手术中,右手背上的肌腱全部切断,医生说将来恢复后,手只能往里握不能往外张,还得需要二次手术接肌腱,手部神经也很难恢复了。

住院期间,我的手始终不会动,在难受的时候就打坐发正念。当时心里就一念:师父说了算!有一次大白天,我突然看到四周和屋顶上,全是奇形怪状的烂鬼,它们气势汹汹的向我扑来。我知道它们是来害我的,就请师父和正神加持清除它们,一直清理了5 、6天才清理干净,整个医院的空间场都清亮起来了。我身体的痛苦也减小了,也能自己吃饭了。还有一次突然失忆,家人都不认识了,就记得自己是炼功人,就请师父加持恢复记忆,然后一点点的想起了自己在哪里,在干什么。想想自己很长时间以来放松了修炼,可是师父总也没放弃弟子,始终拽着我往前走。

三个月时我决定出院,妻子要求医院把我右手内固定的钢钉取出来,省得将来二次手术时自己再掏一万多元的手术费。可是院方坚决不同意,说没有这个条例,必须等一年后才能取。没办法我们要求出院前拍个片子。片子出来后,我一看不对劲,穿在骨头上的钢钉怎么没了?我马上给医生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取的钢钉,我怎么不知道?主治医生让我把片子带过去,他一看片子大吃一惊,也没给你取呀,谁给你取的?我这时突然领悟到:是师父取走了。当时妻子对我说:这件事先别告诉船主,把二次手术的钱好要出来。我说:钢钉已经没了,师父已经帮我取走了,还和人家要钱干什么?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回家后我坚持炼功学法,我的手一天比一天恢复,试着干力所能及的活也行了,今年八月份秋收时我试着掰苞米、干活、开车,觉的和好手差不多。虽然我没做肌腱接复手术,但右手切断的肌腱已自动接复,我的右手既能握又能伸。另外右手的皮肤也恢复了知觉,说明我的右手神经也恢复了。这又一次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真实与超常。真的谢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因为解决赔偿问题,我去医院做法医鉴定,骨科专家说:“恢复的相当不错,像你这种伤,在一年内恢复到这种程度,简直不可思议。”

家里人在商量赔偿问题的时候,家人们都说这件事至少要二十万,他们说:按照常理我这是一辈子的事,一个大男人一年的工钱至少能挣五万,有个三四年就能挣二十来万,还别说受伤的痛苦,这下去打不了工了。后来他们又找律师咨询,律师的答复是:这个情况至少要赔偿十五万元。我不主张通过法律途径,想通过大队协调解决就可以了,大队书记就把船主叫去,问他们打算赔偿多少钱,船主妻子说不上来,让书记问我们打算要多少。大队书记又把我叫去商量,问我打算要多少钱,我不想要那么多,就说:十二万吧。大队书记说:行,没问题,要的不多。大队书记又去和他们商量,结果船主妻子说他们家很困难,没那么多钱,让我少要点。我想:我是一个修炼人,我的手一定能好,不能看重钱,于是我就和他们要七万。大队书记一听就说:才要这么点?这事包在我身上,晚上他们就得把钱给你捧过去。谁成想船主妻子晚上拿着医院证明哭着和我说,她姐得了癌症,她也得了心肌梗。我一听当时心就软了,也没和家人商量,就说那就给六万吧。因为船主买了保险,保险公司就赔偿了五万,这样船主相当于才赔了一万元钱,并且住院的一万元是我自己花的,我也没要这笔钱,这样下来,这件事就相当于船主没花钱。我到大队上把这个情况一说,大队书记和在场的大队成员都被震撼了,大队书记说:“像这种赔偿几万块钱就解决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这可是你一辈子的事呀!炼大法的风格太高了,这么大的事,就这么简单解决了。”大队书记又对船主的妻子说:“多亏李洪志大师教出这样的弟子,你们才少花这么多钱,你们得感谢李洪志大师啊!”

我每天都和见到的有缘人,用亲身的经历见证着大法的神奇,有时好几个人围着听,有人自动维持秩序,让大家安静听讲,听完后,大家不由自主地赞叹:法轮大法这么好啊!有人还向我要大法书。是啊,这么好的大法却遭到邪党的邪恶打压,甚至邪恶的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奉劝世人,一定要认清迫害善良的邪恶中共,赶紧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珍惜这救世的佛法,记住:“法轮大法好”,就一定能拥有美好的未来。

--转自正见网 http://big5.zhengjian.org/node/125828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年8月份,我在大渔船上进行拖网作业时,我一不小心,手被滚车绞了进去,整个人被带着转了三圈。当时光顾往外抻手了,也没想起大法。旁边的工人赶紧拉闸,滚车停止了转动,我这才把手抽出来,整个右手和胳膊分离了,只连着一层皮,还有一条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长,垂在外面,这时我才突然想起:师父救我。船主吓坏了,问我咋办,我说,没事,我有师父呢。工人们用围巾把我的右手缠上,我就用左手托着右手,坐在船上,请师父加持,当时也没觉的多痛。
  • 我是一名中国大陆高校的教师,大学学的专业就是党文化的内容,毕业留校讲授的也是与其相关的课程,邪党学说塞满了整个大脑,唯物唯心是我评判事物的标准,思想中没有神灵、轮回、另外空间等概念,认为佛法是虚幻、迷信,是愚昧无知的产物。所谓的“唯物论”如毒瘤占据着我的大脑,无神论如泥潭使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这些东西使我在修炼的路上磕磕碰碰、步履艰难的前行。
  • B> 我一夜之间来了“特异功能”一九九五年我学起了太极拳。因不讲心法,只练动作和功法套路,炼功不见长功,心里很苦。一九九七年冬天我迷上了太极拳中的站大马步桩,每天晚上在北大俄文楼前站一、二个小时,直到累得全身大汗淋淋,腿累的站不住了才回去休息。二个多月每天坚持,有时学校保安十二点查夜,用手点筒照着我眼睛,示意我不要练了,但我还坚持练,后来学校保安也不打扰我了,随我练到多晚。我非常着迷,以为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 B> 得法入道一九九四我在校上学时,继续暗自追寻“真法”、“真道”,我常年在图书馆里博览群书,却一直未果。我找啊找,感觉很苦,却并不知道确切地在找什么。我经常一个人沉思默想,静静打坐,冥冥之中像在等待着什么。
  • 一九九九年,中共却无理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打压,我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抓捕,那些受到中共谎言欺骗的警察打我,我看着被谎言蒙蔽的警察,为他们在无知地犯罪而痛心,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是信神的人,我深知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对他们说: “你们打我,我不恨你们,我为你们痛心,你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因为你们不知道真相,你们被谎言欺骗,以为是在对待敌人。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是在无知地害你们自己,毁掉自己的前程。”慢慢地,明白了真相的警察不再作恶了。真相可以唤醒人的良知,可以救人!
  • 再显神迹乳房再生…邻居大姐激动的说:“我真的相信了!人都那样了,快不行了,就是上医院用最好的药也不见得能好。炼法轮功真能炼好,而且好的这么快!这回我服了!法轮功就是好!”在场的所有人都服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再看电视造谣的那一套都非常气愤,都说共产党就会撒谎,专迫害好人。一个同修问我:你咨询过医生吗?世界上有过这样的先例吗?我回答说:绝无仅有,只此一例。
  • 用亲身经历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到哈尔滨北方股骨头坏死研究所,我要取回我的病历和当时拍的CT片。我见到了曾给我看过病的研究所所长,见我走进来他们很震惊:你不是那个双侧股骨头坏死二期,在地上爬的那个患者吗?我说是啊。他惊讶的说:“你能走了?”我说:“你看我这不是走着来的吗”!张医生说:你走一个我看看?他忘了我是走着进去的。我就在屋里再给他走,我说我在家啥都能干了,我盖房子,打工什么都能干。他问我我就乐,他说搞的什么名堂快说说。张医生马上查找我的病历,一看只拿了一副药,就说:“你这绝不是用药的结果,快说说你是怎么好的?”我认真的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 (shown)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双侧股骨头坏死病,瘫痪在地上爬,成了活死人。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缘修炼法轮功,三天里股骨头坏死奇迹般的恢复正常,成为当地的爆炸性新闻。我爸当时一字一板的说出了谁都想不到的一句话:“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接下来发生的神迹一个接一个,让我周围的人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
  •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双侧股骨头坏死病,从一瘸一拐的走,到拄双拐、到瘫痪、到痛苦的在地上爬,我成了活死人,对生存已无望。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缘修炼法轮功,三天股骨头坏死奇迹般的恢复正常,成为当地的爆炸性新闻。我爸当时一字一板的说出了谁都想不到的一句话:“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 一九九六年三月,丈夫大面积心梗脱险出院后,家婆便教我炼法轮功,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还没等学法,刚学抱轮,我便感觉法轮在两臂间旋转,好玄妙哇!…在矛盾中我经历了常人的忍,再到修炼人的忍,再升华到完全为他人着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