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天马行

草原马上雄风(大纪元资料室)

2014/01/31

【大纪元2014年01月31日讯】天行 文/宋紫凤 观神韵晚会之《草原上的牧人》

浮埃扬尘充汗漫,惊飙流电下长空。草原神骥皆龙众,筋骨不与凡马同。
白驹眼前纷过隙,轩乎耳际四蹄风。观舞神韵思大漠,房星堕地跃天骢。
饮马阴山冰河竭,回首大野已飞琼。青蹄跃起连青钱,追电蹑景向曈昽。
去秋白草鸣寒跫,今春草色澹丰茸。纵使黄沙亦有情,英魂马骨响悲风。
云垂暮野相款段,霜天立马气峥嵘。马上生涯游且牧,归去来兮影如鸿。
草色离离任蹀躞,年年岁岁变枯荣。荣枯生死有时尽,落日长碛总无穷。
一入红尘九千劫,漠南漠北我为雄。开国并与中原立,神驹振鬣嘶长空。
八月苦寒寒彻骨,天将与降大任东。时逢一千二百纪,一代天骄挽雕弓。
云从龙来风为马,誓令九宇车书同。万里胡天任长鞭,一马当先万马从。
秣马塞外历三帝,驰骤中原七帝功。尊礼道德承大统,天马行空化真龙。
大哉乾元开盛世,从此康庄大路通。诸夏文明更西渐,欧陆一时回首东。
断鳌立极昆仑顶,天子大帐开天穹。三教广布儒释道,宝幢扶摇卿云中。
千秋功业世代荣,贺兰山头映日红,马首低昂平野阔,七百年如大江东。
转头惊见天雨血,万骑酸嘶暗云彤。大漠惊沙割人面,塞北风腥辨虎踪。
萧萧长鸣问天公,红朝赤祸几时终。西风孑立神茕茕,天公不语安何从。
轰然神韵开青冥,绝地超影下螭骢。远涉千里流沙北,腾骧万仞紫宵东。
犹带翰海气未干,发机势若扶桑弓。眼前有景道不得,但闻大乐荡心胸。
天马来兮归有德,伐无道兮佐圣功。金风迈迈辽天阔,法光开图照大穹。

2014年1月19日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