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地方和中央GDP巨大差异 增长放缓中共吓死

“维基解密”披露,中共现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右)2007年曾向美国驻华大使雷德(左)表示,中国 GDP是“人为的,不可信”。(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在外界对中国经济数据可靠性的怀疑中,国家统计局局长周二说,中共将统一它计算各省经济产出的方式,以帮助消除跟全国数字的差距。国外经济学家不信任中共官方GDP,纷纷建立自己的指标来评估中国经济。还有专家呼吁中共废除GDP增长目标。

路透社:地方和全国GDP差异巨大 相当土耳其GDP规模

路透社1月7日报导说,在2011年中国31个省份GDP的总和跟全国水平的差异显示出巨大的不一致,大致相当于土耳其GDP的规模。

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表示,“我们今年将促进统计改革和创新,以积极和稳妥地推进统一各地区的GDP核算。”他说,随着当局进行最新的经济普查,国家统计局将起草计划,今年推出各地方GDP统一的统计标准。

马建堂还说,统计局将修订2013年以及过去年份的全国和地方GDP数据,以让它们保持一致,并严格计算今年每个季度的全国和地方GDP以及增长速度。

中国各省份的经济产出总和长期以来超过统计局编纂的国家水平,引发外界怀疑,某些迷恋增长的地方官员编造了账本。

中共领导人最近给地方官员设立新的标准 ,强调他们的政绩表现不能仅仅根据地区增长速度,而且应该包括资源和环境成本,债务水平和工作安全。

华尔街日报:中国经济增长是真的?经济学家寻找替代指标评估

《华尔街日报》此前报导说,也许对于中国惊人增长纪录的最普遍的疑问是:它是真的吗?

即使中共总理李克强,都对于中国的GDP结果表示怀疑。在2007年跟美国驻华大使的私下讨论当中,李克强称GDP是一个“人造的因此是不可靠的”统计。

根据维基解密透露的驻华大使备忘录,当时是辽宁省委书记的李克强,说他通过查看电力,铁路货运和贷款三项指标来获得对于经济活动的更好估计。

经济学家试图寻找替代指标。最彻底的一个指标是由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创立的,它发布一个所谓的“中国活动代理”(CAP)指数。这个数据系列开始于2009年,所以它有一个跟踪记录。它每个月都发布,不像GDP数据只是每个季度发布。

位于伦敦的凯投宏观使用李克强最喜欢的指标—电力产出,作为工业活动的代理。它增加了四个其他指标—货运运输(经济活动的重要指标),在建建筑面积(房地产),旅游客运(服务行业)和货运量(国际贸易)。

在过去两年,CAP指数显示,增长可能比官方GDP低1到2个百分点。

华尔街日报:地方债务惊人飙升反映出中共迷恋GDP增长

《华尔街日报》1月7日报导说,地方债务惊人的飙升反映出中共迷恋GDP增长,这鼓励各级官员无度的借贷和支出。

“GDP崇拜”是为什么地方债务膨胀到2.9万亿美元的一个主要原因,它相当于GDP的33%。在2011年底地方债只有1.7万亿美元。

如果不加以遏制,这样的债务积累可能将威胁中国的金融稳定,这是为什么共产党上个月宣布一个新的激励方案,更加根据增长质量来奖励官员,包括关注环境,而不是仅仅注重增长数量。

北京应该废除GDP增长目标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有人提出另外一个建议,就是整个废除GDP目标。它将发出一个强大的信号,即北京对于转变增长驱动力是严肃的。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设定硬性增长目标的主要经济体。在过去两年,这个数字被设定为7.5%。其他国家包括美国,相关机构仅仅预测增长。

增长目标是斯大林计划经济的遗物,根据这个目标,政府计划工业生产稀缺资源的分配。它的继续存在证明,中国离完全拥抱市场经济还有多远。市场经济是根据市场的信号来运作。

官员们的事业成功明确的跟增长速度相联系,随着地方政府借钱投资从酒店到高速公路和地铁系统,债务堆积如山。

增长目标 “已经成为一个时代错误”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追求增长的思维的副作用是:环境破坏,并且它转化为公众健康危机和政府的政治挑战。

结果,一些经济学家视废除增长目标为一个好主意。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高级官员Eswar Prasad说,增长目标 “已经成为一个时代错误”。

他说,抛弃增长目标,将可以“宣示政府的首要目标已经脱离不顾一切代价追求增长,而走向更强调平衡和可持续的增长模式。”

去年增长放缓 中共当局吓得要死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在公开场合,中共高级领导人表示,在三十年的高速增长之后,他们可以接受放缓,他们的重点现在转向实施改革。

但是他们最近的行动清楚表明,他们仍然相信达到增长目标是至关重要的。

当增长去年放缓之后,一些经济学家以为北京应该会袖手旁观。但是相反,中共当局显然吓得要死,并开始再次泵入信贷。这损害了他们自己向地方发出的信息—增长不是一切。

“他们非常在意增长—超过我们几个月前所认为的。”苏格兰皇家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高路易说。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4-01-08 2: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