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泠涛:国难65周年祭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0月01日讯】中国近代史开端不久,一个幽灵开始在欧洲徘徊,这个幽灵知道自己在欧洲的终极寿命只有100多年,于是,在上世纪初叶选择了附体于中共

1921年,以革命名义暴动的中共,用等同于冷兵器的镰刀锤子做图腾,以赤红的血色为崇拜对象,以杀戮为乐趣,招募痞子,中国社会中的市侩、瘪三、流氓、懒汉、醉鬼纷纷加入中共。打土豪开始“以革命的名义抢劫”,积累原始资金。在吸苏共的奶水长大后,附体已深入骨髓,难以剔除。

1937年,日本人入侵中国,中共从失败逃亡到威逼国民党承认其邪恶组织,直至借助抗战大量消耗当时民国政府的有生力量。日本向民国政府投降之后,中共卖国夺权以死亡百姓为代价而将中国之唯一合法政府民国政府驱赶,此为“以民主的名义窃国”。

1949年,中共窃国,10月1日是为中国国殇之日,国难之日。正如美国导演斯通所言:

前三十年以革命的名义、以人民的名义,践踏法治,泯灭人性,剥夺公民权利,禁锢思想自由;后三十年以改革的名义、以发展的名义,把持资源,摧毁环境,巧取豪夺成风,贪污腐败无度。以罄竹难书言之,绝非偏激。
其实,后三十五年是以改革的名义分赃。

前三十年中共在中国的大地上堆砌累累白骨

中共篡政的前三十年对中国所犯下的种种罪行是从初级阶段杀人到衍生阶段的肆虐,或者说是最后写照其九大邪恶基因,造成整个生态系统的大崩溃的铺垫和过渡。

一个邪恶政权用“为人民服务”为幌子,从均贫富开始,无论是什么运动,其实都是附体后的变态行径:左手将中共定义的地主资本家或撕成碎片,或剥光行头;右脚却对着锦绣山河,踹踢踏刨——大炼钢铁砍树无数,古树名木惨遭屠戮,黄河长江上游水源涵养林被中共以毁林为代价支援内地三线建设毁弃,绿色屏障消失后,演绎著后三十年大自然的报复。

过去的65年中共在稳固政权的杀人历史正如大纪元“十一临近 中共建政65年屠杀无辜中国人历史回顾”的报导中归结的那样:中国有一半以上的人曾受到过中共的迫害,约6,000万到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

中共作为一个流氓政权,每一次杀人都是在被中共称为的特殊历史时期:也可以说是附体邪灵的孕育期(镇反与土改),附体邪灵成长期(“三反”、“五反”和“肃反”)附体邪灵传代过渡期(文革),附体邪灵大限将至期(六四)以及最后为加速灭亡的疯狂期(镇压法轮功修炼团体)。

其间每一次被称之为政治运动的大迫害,大杀戮都是惊心动魄的。那些闻所未闻的故事却都被谎言里三层外三层包裹起来,绑着盛世和谐的红丝带一次又一次发送给被蒙在鼓里的中国人端详。

还活着的老一辈都会记得大饥荒这一被中共《历史纪实》承认的“本世纪内世界最大的饥荒”实际饿死人的数字高达4,000万或更多,而中共另一部史料集《历史政治运动事实》中对文革的统计: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000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000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000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1,200余个家庭整个被毁。”但这一数字却不能与中共在上世纪80年代的“修志”后各地方志提供的数据相吻合,而中共的地方志在数据统计上对灾难的统计只有缩水的,没有夸张的成分。

当人们看到了这个邪恶政权的本质,觉醒中起来向中共流氓说不的时候,中共感觉到大限已至,不再顾及一切,在京都屠城——“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国际红十字会的估计:在坦克碾轧,机枪扫射中,“六四之夜,至少有3,700人死亡。”

1989年6月4日早晨,原北京光华路中学高中语文老师陈秀清的弟媳妇,骑自行车带着3-4岁的孩子上幼儿园。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孩子竟然被戒严部队向街道两边乱枪射击中击中:一颗子弹穿过小孩的头部,小孩当场死亡。这就是中共在这次屠城中杀死的最小的孩子!一个永远不会威胁到政权的孩子,一个会有美好未来的孩子,一个曾经笑着叫爸爸妈妈的孩子!而这样的死亡又何止一例?

“六.四”的血痕没能抹去,中共又在为来日担忧。

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镇压,并在随后宣布约有一亿的修炼者有罪,并因此而将中共窃国以来的罪恶升级到最高。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20日以来,截至2014年9月29日,通过民间途径能够传出消息的已证实姓名的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就有3,795位,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中国3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在迫害法轮功中,中共犯下的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数字更是惊人:前美国智库研究员、《失去新中国》作者、独立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分析认为:从2000年到2008年间,有至少65,000名法轮功学员可能被中共活摘器官。

这就是中国,一个被中共随意杀人侵犯人权的国家,他们还在庆祝65个杀人的春秋!

后三十五年大自然的报复

在前三十年中中共在集中力量整人、害人的同时,对生态环境摧残式侵害,对生态资源的毁灭式掠夺,所造成整个系统的恶性循环与崩溃已经难以修复。这是中共篡政以后的另一种杀人方式:破坏环境以疾病的方式杀人。

当我们知道水的定义已经被这个邪恶政权改写的时候,我们对自己的祖国遭受到的摧残只能感到万分痛心。

那些震惊人的数字总会把人带进一个曾经被科幻的末日之中:化工污染,河河有色,中国河流长度的67.8%被污染,地表径流被污染,有78%的地下水遭到污染;比萨斯病还可怕的重霾,雾都北京成为杀人之都,其它地方也难逃空气污染后的恶劣境况;259个癌症村的恐怖现实让人看到了死神在华夏大地上张牙舞爪,国土的16.1%的土壤污染物超标使人们知晓了神奇的土地的另一层含义。

如果仅仅是自然环境被破坏,人们可以喝桶装水,用空气净化器。但是,当毒食品系列生成的时代降临,生命受到无处不在的险况威胁,活着还有什么幸福而言?祖国还有什么可歌可颂之处?中国分还有什么可以骄傲的?

传统文化毁坏殆尽 道德标准一滑到底

生态环境与人为环境的恶劣导致了社会精神层面的空虚,普世价值的丢失,造成人们失去正信而加入堕落行列,最终人人推波助澜,完成了道德大滑坡的所有进程。

中共在篡政65年间,历次的政治运动都伴随着对中华几千年传统文化的毁灭和篡改。1958年的大跃进,从另一个角度说,是对中华民族的“诚”的彻底颠覆。以谎话替代真话,超出任何逻辑的吹牛,无限度的夸张让人们彻底抛弃了诚信,丢掉了立人之本。

中共的斗争哲学更是将一切事物都当作敌人,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兽性快感中,将幽灵附体的特征尽情宣泄出来,造成人人为近敌。人可以无所顾忌与老天爷对着干。而无神论的广播,使人们在只有一生的痛苦中为所欲为,用可贵的生命换取短暂的肉体快感,在金钱的罪恶中书写卑微的人生,而人性也随之泯灭。

当中国社会已经面临着在否定传统文化中失衡的境况下,一场文革更是从中华文明源头的“竭泽而渔”开始,把一个杀人如麻、淫乱无度的魔头毛泽东捧为“神”。悠久的传统被穿上囚服,禁锢在封资修的棍棒之下,孔子作为老二,与恶徒排在同一行列,而伟光正被飞翔招摇在中国的上空,国家因此而被捆绑在中共的血旗中间。

中共篡政35年时,国已不国。篡政的中共意识到山雨欲来,时任党魁邓小平见势不妙,急急忙忙引进国外糟粕,企图填补他们被毁的中华传统文明的空白,而随之而来的是道德更加败坏,沉渣泛起和浊流,怪象横生破天荒!利益的再分配使中共红二代成为近水楼台的攫取者。以权谋私找出了一万个理由,贪赃枉法构建了最严密的平台。

就在中国已经走向万劫不覆的深渊的同时,1992年法轮大法传出,法轮功的学员以其真、善、忍的修炼让中国人看到了民族复兴的希望。中国开始进入一个道德全面升华的时期。短短几年时间,法轮功学员在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同时拯救著危难的民族,点亮了人们的心灯。

然而,1999年江泽民处于妒忌心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又将中国拉回到崩溃边缘。中国再一次沦陷到腐败治国的中共无神论的泥淖中,生活在中国这个本来富饶而美丽的家园里的人民,再一次被邪恶的中共万般蹂躏。

中共的末日不是中国的末日

在中共窃国65年的今天,人们已经看到了整个中国大地上末日景象。但这不是中国的末日,而是中共的末日。

我们看到,末日杀戮进行时:坐公交车因为要补交一块钱就可以杀死公交车司机,新生婴儿被残忍的从楼上扔下摔死,丈夫杀妻,妻子将丈夫的命根毁掉,贪官烧死情妇,爆炸砍人纵火,兽行每天都在上演。访民携菜刀讨公道,拆迁户泼汽油自焚,藏人为宗教信仰而自戕,愤怒者在媒体门前自杀,国家成了一个竞技场斗殴场,决斗场屠宰场!

罪不在人民,罪不在公众。每一朝每一代,社会的乱象都是统治者腐败一手造成的,就连中共党文化炮制的历史也不得不承认,生活腐败,权力的腐败,形成的社会腐败,亡的就是当朝,而国家在当朝亡后将因此而走向正道,成为一个崭新的国家。中共比之与任何历史上的王朝都腐败和邪恶,因为中共残害的是全中国善良的民众,中共在镇压法轮功中,迫害的更是全部中国人民,是要让全中国人民因此而遭致生命的不幸!

2.7亿年前的贵州藏字石早已经宣告了“中国共产党亡”。天灭中共的呼号也早已响彻中国大地。

乱象盛时朝代亡,国将复苏迎隆昌。邪恶终将为民唾,解体中共复安康!

中共解体,中国才有希望!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4-10-01 5: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