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见缝插针 台湾年底大选被染红

台湾人民在政治选择题上仅有“非蓝即绿”二分法 却不知中共在台培养红色代言人、政治魁儡 企图全面性统战台湾

中央警察大学公共安全系副教授董立文。(戴德蔓 /大纪元)

人气: 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4年10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台湾年底将举史上规模最大的九合一地方选举。而国民党、民进党两党恶斗多年,导致历次选举难逃“蓝绿对决”这种既定的操作模式,也让台湾人民在政治选择题上仅有“非蓝即绿”的简易二分法,却不知乐见于此的中共,在背后收割台湾人民分裂后所造成的社会对立,并见鏠插针在台培养红色代言人、政治傀儡,企图全面性的干预、统战台湾。

台湾人民都清楚中共企图并吞台湾,却不知统战手法已到如此明目张胆。中央警察大学公共安全系副教授董立文指出,据内政部统计资料,从2008年马英九政府上任以来到2014年3月止,全台已增加约130个政党,总政党数达252个,但增加的政党数中,至少有七成是支持中国统一,而且年底九合一地方选举“统派政党”也推派40位候选人参加。(统派是指台湾与海外支持促进中国统一(无论是急统或是缓统)的人士或团体。)

此外,日前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接见台湾24个统派团体,其中包括新党主席郁慕明等21位代表人物,日前也已登记参加年底九合一选举,形同习近平公开在为台湾统派团体站台。

董立文解释,中共把干预台湾选举当成长期工作,并总结2004年总统大选蓝绿得票相差不到3万票的结论,决定在台培植统派政党,并将初期目标设定在掌控台湾3%~5%的选票,意图在政坛占有一席之地后,再慢慢壮大。

不分党派 中共全面性统战

此外,中国逾60万的台商能否回台投票,也是中共干预选举的重要因素。董立文进一步解释,任何党派能在中国组织活动,甚至于动员台商、提供机票优惠,但必须经过中共首肯,甚至还由中共主动策划,如此一来不仅能影响年底九合一选举,甚至还能左右2016(民国105)总统大选的战局。

除了扶植政治傀儡、掌控台商选票外,董立文表示,近来中共官员来台都不对外公开行程,甚至不必经过马政府安排,就私下积极接触中南部、中下阶层、中小企业及年青人的“三中一青”,这些行为也都跟选举息息相关,但却很少台湾人民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董立文强调,中共虽设有统战部,但严格说,其实中共所有部门都是广义的统战组织;中共有专责统战政治协商会议的八大民族党派,以及中共支持成立的八大社团、国务院所核可的22个全台性社团,包括宗教、少数民族、青少年,几乎涵盖社会各层面、各职业类别,例如全国妇女联合会、全国总商会等,一直不断在跟台湾的社团、政党接洽。

两岸协议监督联盟召集人赖中强。(陈柏州 /大纪元)
两岸协议监督联盟召集人赖中强。(陈柏州 /大纪元)

“中共介入台湾选举不分党派,且在全面性发展影响力。”两岸协议监督联盟召集人赖中强分析,中共介入选举的常用手法,包括收买对台经济影响力巨大的企业,并利用傀儡企业的“交易”和“不交易”,来影响、逼迫其他企业的政治动向。

另一种手法则是政治献金,赖中强解释,虽然法律规定外国人跟中资不能捐政治献金,但很多红顶商人会把实质的政治献金,用“低买高卖”等方式操作在某项买卖的价差里面,再透过台湾的人头企业去捐这笔钱。

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大纪元)
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大纪元)

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则澄清,中共常对外宣传“中国崛起”这项说法,其实并不正确,因为中国是有五千年文明的传统古国,而中共只是个与现今国际世界潮流格格不入的集权政党,所以中共不等于中国。

但这样的宣传,却混淆了很多对中国民族主义抱有期待的台湾人民,明居正解释,许多华人的根源都来自中国,所以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无可非议,但被中共的宣传误导后,却错把对中国的孺慕之情投射到邪恶的中共政权身上。

而且中共特别重视政治权力,它愿意牺牲经济利益来换取政治利益,因此近年中共的经济崛起后,可以运用的资源相对增加,所以会毫不犹豫的使用银弹攻势收买台湾人,“决不能低估这种危险性。”

反共或亲共 各政党须表态

台湾政坛在蓝绿的意识形态操作下,历次选举不断上演统独问题,蓝绿都深信统独是台湾人民投下选票、甚至是决定选举胜败的关键因素,但台湾人民最关心的,其实是政党对“反共或亲共”的态度,共产党才是世人最厌恶、最反感、最想与其切割的实质原因,而只有少数的既得利益、权贵资本主义者,才会想利用亲共的过程谋取利益、获得权利。

走过“一国两制”后,香港民众用血泪告诉世界“比起利益,他们宁愿更多人权”;反观台湾,在面对中共统战的威胁、经济的诱惑一步步靠近时,台湾人民是否也该警惕、深思,蓝绿的背后是否有红色因素渗透?台湾的未来究竟要走向何方?而各政党是否也应该站出来,对“反共或亲共”这项关键问题表明立场?◇

责任编辑:旻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