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媒:中国为何无法诞生自己的乔布斯?

近日,纽约市国王学院的新闻系助理教授格莱德尔(Paul D. Glader)在《福布斯》杂志上撰文表示,中共的专制统治阻碍了中国“乔布斯”的产生。资料图:2008年1月15日,乔布斯介绍新款的Mac Book Air (David Paul Morris/Getty Images)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0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马颖慧编译报导)近日,纽约市国王学院的新闻系助理教授格莱德尔(Paul D. Glader)在《福布斯》杂志上撰文表示,香港追求民主的“雨伞运动”遭到中共的打压说明中共无心听从民意,但是中共专制扼杀的却是中国人民的创造力,虽然中国人非常聪明,中共也从海外挖了很多有创意的人才,但中共的专制统治阻碍了中国“乔布斯”的产生。

据《福布斯》杂志报导,作为柏林创意领导学校(Belin School of Creative Leadership)的一位高级工商管理硕士,格莱德尔于去年5月份曾经访问过中国,并在上海参加了一期工商管理硕士班。在那里他了解到中共欲促成中国从制造业向利润丰厚的创意产业、广告业和文化业转型,随后他回到美国立刻出售了自己名下所有以中国为主的共同基金,因为他对投资中国的创新企业没有信心。

他介绍说,这些共同基金主要是为类似于腾讯、阿里巴巴和微博等公司筹资,这些公司都是中共为了阻挡外国高科技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建立的高科技公司。作为投资者,他对于中国缺乏透明度的市场所能够实现的创新表示怀疑,更何况在中共统治之下,投资者的利益在中国无法得到保护,特别是在中共的审查机构欲“惩罚”某些人或企业时。

他强调说,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共自己的压制政策扼杀了中国民众巨大的创造潜力。

他表示,香港在最近几个月要求香港维持西方司法系统和言论自由的抗议,是他在中国看到的少有的几个亮点,他认为香港“雨伞运动”所受到的打压也证明了中共并没有鼓励创新和技术领域在中国蓬勃发展的行动,因此他去年撤资的决定是对的。

他在文章中提到,虽然中国梦想在高科技和创新领域超过美国的硅谷、韩国、日本和欧洲的高科技中心,但是在没有言论和新闻自由的情况下,这就好似毛泽东于1957年发起的大跃进一样,是一个注定会失败的工业进步梦想。因为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速已经从2010年的10.4%下降为2013年的7.7%,而且中共内部的贪腐已经在国内产生了动荡。

他介绍说,他在柏林创意领导学校的同学都是来自于全球媒体和广告业的高级管理人员,他们发现中共为了阻止脸书和其他美国高科技公司进入中国市场,非常希望类似于阿里巴巴和中国的其他高科技公司能够战胜硅谷的和其它地区的高科技公司;中国能够创办出自己的奢侈品品牌;能够拥有全球一流的博物馆,因此中共现在将中国的文化创意领域视为主要发展领域。

在过去五年中,中共在大陆新建了4,000多间博物馆、画廊和艺术中心等机构,并欲将上海建立为中国主要发展广告业、时装业、建筑业和多媒体公司等创新设计产业的“设计之都”。2013年上海的地方政府以拨款、贷款和奖金等方式给该地的创意企业下发了4,800万美元,其中一多半给了设计部门。

但是他和他的同学们在走访上海的广告机构、文化咨询公司和设计办公室后,却发现虽然这些公司中每家都有中共从墨西哥、德国和美国挖来的外籍工作者,这些人在那些机构就任高管等职,但是这些人对于自己在中国所经历的一切,普遍存在着一种非常沮丧的情绪。

智威汤逊广告公司在上海的负责人德克特罗夫(Tom Doctorov)对他说:“中国的任何一个品牌都无法与外国的优质品牌竞争。大多数中国本土品牌都陷入了一种商品化的恶性漩涡。中国国内的所有领先品牌都是西方品牌。海外的品牌(在中国)就意味着品质优良。”德克特罗夫对于中国人非常聪明但却没有创造力感到非常奇怪。

格莱德尔也认为中国人非常勤奋而且有悠久的发明历史,这个民族曾经发明了造纸术、打印术和火药,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民族。 他认为中国人的创造潜力受到中共“奥威尔式”( Orwellian)的统治手段和中国国内猖獗的、急功近利的盗版文化所阻滞,因此才出现了那种认为中国产品只能够模仿西方技术,无法产生中国自己的“乔布斯”的想法。

奥威尔式统治指的是一国政府以宣传、误报、否认事实、操纵过去等方式来控制社会,这种政府会编造出具有迷惑性的语言欺骗民众,用冷处理、蒸发等方式抹杀大多数人心中对于该政府不利的记忆;侵犯公众的隐私权;控制人民的正常生活;为了该政权的利益甚至重新编撰符合该政府统治需要的历史。

对此,格莱德尔认为,只有扩大中国民众的自主权,民众自由选举领袖的权利,提倡中国人个人的权利和鼓励更个性化的政策才能够增强中国人的创新性,并改善中国的经济前景。然而中共对于香港“雨伞运动”的打击令他非常失望,因为这表明中共不愿意倾听民声。他说:“他们(中共)宁肯阻碍那些为了基本的选举权而抗争的人们、搪塞他们、在抗议人数增多无法控制时就雇佣打手去打击和骚扰他们。”

他还表示,中共在香港的打压违背了中共于1984年在香港做出的“一国两制”承诺。

他认为中共最明智之举就是遵循其1984年的政策,保持香港的司法独立和自由。因此他认为香港的特别行政区长官梁振英必须辞职,而且港民必须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特首。他认为只有这样,中国民众才能够喷发出蓬勃的创造力,而且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也会向正确的方向增长。他举例说香港抗议的年轻人在他们的坚定的话语,他们的喜悦中都显示出了巨大的创造力,拒绝受到压制的民众的创造力。

责任编辑:方涵

评论
2014-10-27 5: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