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韩正拍“苍蝇”影响到自己

分析认为,王岐山上海打虎图姿态非常鲜明:从地产界和上海自贸区的苍蝇开始,瞄准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右)和韩正(中)。(新纪元合成图)

人气: 1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4年10月05日讯】(新纪元周刊397期,记者王华报导)此次中共中央巡视组抵江泽民老巢上海,自然引起外界高度关注。而与江家关系匪浅的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似乎陷入了绝境。因为他既不敢得罪中纪委,也不敢抛出上海的任何一名局级干部。不过即使如此,王岐山上海打虎图姿态非常鲜明:从地产界和上海自贸区的苍蝇开始,瞄准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和韩正……

上海11名“苍蝇”被拍落

继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副主任戴海波被免职后,2014年9月24日,上海纪检监察室网站在2分钟内公布了11名官员落马名单,其中7人已移送司法审查,正接受调查的4人分别是中共前南汇区宣桥镇党委书记唐贵明、闵行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前主任吴仲权、南汇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前副局长朱锦华、南汇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前局长张文骏。这是王岐山打虎以来,继山西、吉林后再度密集出手,地点又在江泽民老巢,自然引起外界高度关注。

中央巡视组为期2个月的上海巡视9月29日结束了,难道王岐山、李克强亲临上海打虎就只为打下这几只“苍蝇”吗?何况习近平还藉上海小学课本古诗一事,亲自出面教训上海帮,上海就真的固若金汤吗?不过仔细分析上海局势,不难看出,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马上就要开演了。

针对上海被击落的这11只苍蝇,大陆媒体分析说,这些人多是因为涉及土地流转和利益输送而被调查,而2006年周正毅、陈良宇案也是因为土地贪腐而引起,“上海老虎藏在土地里”,这已是公认的事实,拿下苍蝇,也是为打老虎做铺垫。

巡视组锁定了江绵康

据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介绍,上海帮当年安排周正毅以自己的名义拿下“东八块”土地到香港圈钱时,有一块地实际被江泽民长子江绵恒以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的名义取得,还有一块土地则被江泽民次子江绵康以上海市政府建设委员会名义占有。而这些案件的背后都是韩正操盘。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披露,江绵康负责全上海市土地、拆迁、规划、建筑总协调等工作,实际上掌控了上海市政府最肥机构的实权。(大纪元)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披露,江绵康负责全上海市土地、拆迁、规划、建筑总协调等工作,实际上掌控了上海市政府最肥机构的实权。(大纪元)

2003年郑恩宠因为状告上海帮周正毅、黄菊、陈良宇、韩正、江泽民家族的土地贪腐问题,被江泽民亲自决定判刑3年。出狱至今,郑恩宠依旧长期被软禁在家。据说下软禁命令的就是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等人。

江泽民的大儿子江绵恒的贪腐深重已渐被曝光,而江家二儿子江绵康由于隐藏很深,人们对其贪腐知之不多。《新纪元》在前期周刊中率先披露了江绵康在上海土地贪腐问题上问题严重。除涉周正毅案外,江绵康还涉入2006年上海社保基金挪用案。

2011年8月30日,维基解密公布了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2006年12月14日发往美国华府的一份密电,里面提到市人大研究员透露,江绵康通过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儿子陈伟力涉入了此案。当年江泽民之所以放弃保其“上海帮香火继承人陈良宇”,就是因为胡锦涛查到了江绵康身上,于是江泽民断臂求生,舍卒保帅。

表面上江绵康不是任何大公司的董事长、CEO之类的台面人物,不过他拥有上海市城乡建设交通委员会正局级巡视员,上海市建设交通发展研究院院长、上海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城市发展》杂志社社长等众多头衔,令人眼花缭乱。

江绵康作为上海城建委的正局级巡视员,负责全市土地、拆迁、规划、建筑总协调工作。郑恩宠律师认为,上海这么大的城市,每年搞几千个工程,又挖这么多的地铁,它的市政建设、交通各方面都涉及庞大的工程,江绵康利用这些工程搞贪腐,“那是相当了不得的事情”。

江绵康自己还有依附于城乡建设和交通委员会成立的公司、企业、社团、出版相关刊物,实际上掌控了上海市政府最肥机构的实权。

另外,江绵康还被指涉西门子贿赂丑闻,其促成了中国进口德国单轨列车的大生意。2002年到2007年间,西门子通过行贿得到了总额逾10亿美元的项目。江绵康通过相关商业运作,将受贿得来的钱直接存在国外。

有内部消息称江绵康已经被中纪委重点锁定。

有内部消息称江绵康已经被中纪委重点锁定。(新纪元合成图)
有内部消息称江绵康已经被中纪委重点锁定。(新纪元合成图)

韩正阻挠中纪委反腐

这次中央巡视组到上海,在截至前5天才公布了20多名“苍蝇”级别的官员落马,郑恩宠认为这是韩正和上海帮制造阻力的结果。上海民众都在传,眼看巡视组即将收尾,上海一个老虎也没有向中纪委交出来,对此王岐山火了,亲自到上海向韩正施压,逼交几只“老虎”。

这次中央巡视组到上海,在截至前5天才公布了20多名“苍蝇”级别的官员落马,外界认为这是韩正和上海帮制造阻力的结果。(AFP)
这次中央巡视组到上海,在截至前5天才公布了20多名“苍蝇”级别的官员落马,外界认为这是韩正和上海帮制造阻力的结果。(AFP)

然而韩正既不敢得罪中纪委,也不敢抛出上海的任何一个局级干部,一旦交出一只“老虎”,就是一大串“老虎”落马,因为都是贪腐窝案,交出哪一个,贿赂关系网都会像蜘蛛网一样,都会引火烧到韩正自己身上,因此令韩正陷入绝境。百姓都在传,中纪委查到江绵康,韩正吓得都要崩溃了。

前一期《新纪元》报导了郑恩宠摆脱监控人员,亲自到中央巡视组驻地举报韩正的详细经过,更多材料他已经通过人大代表和民主派人士送给了巡视组。郑恩宠表示,“韩正不倒,天理难容!”他举报贪官有功,但为何仍被软禁在家?是谁在背后下的软禁令?背后主谋显然是韩正。

同时,上海知名维权人士冯正虎也到巡视组驻地反映上海政法系统7大问题,要求巡视组彻查原上海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吴志明。据说吴志明是江泽民妻子的侄子,从一个铁路扳道工,鸡犬升天成了上海滩暴力机器的掌控人。

吴志明自1998年起历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武警上海市总队第一政委、上海市委政法委书记,曾经制造大量冤案。如被周永康亲自监斩的“刀客杨佳”,曾因不慎购买了偷来的自行车而被上海公安打伤,多次上访未果后,他在“七一”闯入上海区公安局、杀死6、7个警察。

此案就和吴志明相关。2013年1月,江泽民又把他强行安置在上海市政协主席的位置上。

自从中央巡视组进驻上海以来,至少有2位访民因要到巡视组告状而遭报复威胁被打成重伤,甚至脚筋被割;有的访民被24小时限制出家门。作为地方首脑的韩正与中央巡视组以明枪暗箭的方式激烈较量。

除了民间举报外,上海官员内部也在相互揭发。中纪委进驻之初,上海一些局级干部联名写信给中央巡视组要求追究4法官嫖娼案背后涉及的建工四公司的黑幕。

建工集团第四分公司每年账本公开的公关费就一个亿,那用在多少人的身上?买通了多少人、扳倒了多少人,写联名信的几十个局级以上干部要求中央给出答案。

与此同时,韩正的另一贪腐线索也已进入公众视野。此前,胡耀邦三子胡德华在香港起诉上海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香港商人罗康瑞。

据称罗康瑞在上海的第一个地产项目是城市酒店,罗康瑞之所以成为上海地产大佬,其后台大老板就是上海市委书记韩正。

起底王宗南 牵出江泽民

在中纪委击落11只苍蝇的前两天,中共喉舌媒体《廉政瞭望》9月22日发表〈起底光明原董事长王宗南:政商界人脉深厚〉一文,直接将矛头对准这个被称为“商业教父”、“红顶企业家”背后的政商关系网。

文章称,出生上海的王宗南在跨入商界前,曾担任黄浦区组织部副部长,之后历任黄浦区商委主任、区长助理、副区长。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当年在出任上海市委副书记之前,曾在上海黄浦区担任过5年区长,当时王宗南担任陈的助理和副区长。

1995年,仕途不顺的40岁的王宗南,离开政府机关转战国企,担任上海友谊(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同时兼任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成为既有政客的手腕,又有商人“金身”的“红顶商人”。

王宗南上任一年就让联华超市扭亏为盈,主要原因是他动员各种政治关系,“连市领导都出面做银行工作”,这其中就包括陈良宇。在得到银行大笔贷款后,王宗南搞了扩张战略,很快开始盈利。1999年联华超市取代上海第一百货,跃居中国零售业销售排行榜第一名。

王宗南不光是陈良宇的旧部,王本人也与江家父子均关系密切。大陆“证券时报网”当时报导称,光明集团在2006年进行整合前的前身是上海益民食品厂一厂,江泽民曾任益民食品一厂第一副厂长。而2006年光明食品集团的重组,就是在江泽民的亲自过问下完成。

文章还说,多年来联华超市内部一直有人在举报王宗南,举报材料中的关键点就是在企业改制过程中,有一家名为“上海立鼎投资有限公司”的企业数次神秘现身,短短数年就套现6000多万。而立鼎公司就是王宗南的密友所持。当然,王宗南贪腐金额绝不会只这几千万。

2014年7月28日,王宗南被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立案侦查,第二天,江泽民的得力干将、中共前常委周永康被中纪委立案审查,第三天,中央巡视组进入上海,7月30日《京华时报》还特别强调王宗南是陈良宇旧部这一政治背景,并称“上海反贪风暴或由此揭幕”。北京这一系列举动传递的信息是,王宗南的被查与江派势力被整肃难脱干系。

8月11日,因涉嫌在任职期挪用公款、受贿,上海检察院逮捕了王宗南。外面评论说,“这显示出习近平的反贪运动,正在把重点转向他的前任── 江泽民── 的权力根据地。”

曾掌控上海友谊集团、联华超市、百联集团、光明食品集团的王宗南被以“涉嫌腐败和贪污”的罪名逮捕。(大纪元合成图)
曾掌控上海友谊集团、联华超市、百联集团、光明食品集团的王宗南被以“涉嫌腐败和贪污”的罪名逮捕。(大纪元合成图)

郑恩宠对外媒透露,据他所知,王宗南弃政从商后涉及的4大国有股份集团公司中,行政级别在局级以上的官员有200人左右,资产达到500亿元人民币,差不多占上海市日常用品消费70%的份额。国企成为官员权力分配的战场,“不排除未来习近平反腐这把火会烧向江家”。

大动前奏?武警上海总队司令换人

更让人明显感到上海将要出大事的,还是最近上海武警高官的变换。陈良宇出事前,曾调上海武警对抗中纪委的调查,最后被北京定性为“叛乱”。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导称,2007年上海社保基金案发后,中纪委曾派出数百人组成专案组进驻上海陕西路的马勒别墅。陈良宇获悉后,以身兼上海警备区第一政委的身份,调动3000武警以“保护”的名义包围了马勒别墅,禁止中纪委调查组人员进出,并宣称上海的事由上海人解决。

北京中央获悉事件后,先后由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和国家副主席曾庆红致电陈良宇,他才放人,而且中纪委专案组几乎是被武警以枪口押着送到机场,此事才罢。这一事件被外界评论为“彰显了陈良宇的疯狂”。听闻此事,北京高层大哗,因为陈良宇此举已经类似“叛乱”,胡锦涛亦是又惊又怒,由此下定决心彻底拿下陈良宇。

为了避免类似事件重演,习近平、王岐山这次是先发制人,首先撤换了掌控上海军事力量的上海武警总队司令员。

据陆媒“澎湃新闻网”报导,9月24日,也就是中纪委出手打落11只“苍蝇”的同一天,中共武警上海总队大会上,武警部队政治部主任姚立功宣读了国务院、中央军委的任职命令:中共武警上海总队司令员魏佑江少将提任武警部队副参谋长,武警重庆总队司令员朱宏少将调任武警上海总队司令员。

而此前一天,据“华龙网”消息称,中共国务院、中央军委命令:武警8670部队部队长何良奎提任武警重庆总队司令员,武警重庆总队原司令员朱宏调任武警上海总队司令员。

引人注意的是,也是在9月24日同一天,据《潇湘晨报》消息,武警湖南总队也换将:武警西藏总队副司令员刘国荣提任湖南总队司令员,武警湖南总队原司令员赵永平达到服现役最高年龄退休。

据公开资料,魏佑江原任武警部队后勤部副部长,2010年12月23日调任武警上海总队司令。时任上海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吴志明,曾特意出席任命会议并发表了讲话,撑场意味甚浓。

按中共编制,武警上海市总队司令属副军级,而武警部队副参谋长属副大军区级,论级别,魏佑江是升职了,但在上海接连“出事”,江系老巢破绽连爆的紧要当口,手握当地枪杆子实权的武警司令被调离,显然不是孤立偶发的举动。是否是蒋洁敏那样,好像是从中石油高升到国资委当主任了,但蒋洁敏一走,官方就开始离任审计,而且追溯到过去10年的旧事,这种高升,不如说是调虎离山,是种变相的审查。

而接替魏佑江的朱宏,原来就在武警上海总队当参谋长,当时的官衔是大校,2013年3月,他赴重庆接任退休的常建民,担任重庆总队司令员,不久被提升为少将。胡锦涛、习近平能让朱宏去接管王立军留下的烂摊子,说明他是深得北京方面的信任,这次再让他重回上海,很可能当时就是为了曲线晋升,以便为习近平阵营抢占上海这个重要滩头。

王岐山抢滩上海路线图 直捣江巢

回顾中纪委对上海的派兵遣将,不难看出,习近平阵营要拿下上海滩的决心。

2013年11月19日,中纪委常委侯凯“空降”上海,接替杨晓渡出任上海市委常委兼纪委书记。此前18届中纪委一次全会共选举产生8名“不驻会常委”,其中侯凯是唯一空降地方的“不驻会常委”。他在转任上海之前曾出任第九巡视组组长,巡视江泽民力推的、耗资2000多亿人民币的长江三峡大坝工程。

据大陆官媒报导,在中纪委巡视组巡视上海之前,王岐山已经下令让上海市各区县纪委书记大换血,机构内部重置。这类似于法庭异地审理、官员轮流置换,目的就是斩断现有的各种关系网,让各区县纪委书记异地办案。调整后,上海市纪检监察室增加到8个。增设第七、第八纪检监察室,以及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

半年多后,当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立案审查的第二天,王岐山的巡视组即高调进驻江泽民老巢上海,言外之意,周永康倒下后,接下来就轮到上海帮了。

此前的6月30日,江泽民“军中最爱”、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马,同时习近平亲信旧部应勇升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在韩正召集的会议中,应勇曾多次缺席,双方对抗较劲的姿态很明显,有人预测,应勇很可能就是被安排来接替韩正的。

8月3日,长期任职于中央纪委的“反腐专家”徐泽洲,从黑龙江省组织部部长转任上海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这也为即将到来的上海官员大换血准备了条件。

目前上海已有20多个官员落马,如7月28日,上海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宗南被立案侦查;8月19日,原上海海关副关长卞祖耀等4名上海海关官员被郑州检察院带走调查。

据称卞祖耀供出了“向某位领导赠送了多套房屋”;9月12日,上海金枫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董鲁平被批捕;9月15日被免职的上海自贸区副主任戴海波是江绵康的马仔。

9月中旬,上海帮就小学课本中的“古诗词”事件公开挑衅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随后相继到上海,习近平在飞机上也没忘了就此事狠狠教训上海帮,把事件提升到“去中国化”、欲废弃传统文化的高度。而此时的江泽民,在巡视组进驻上海后,因害怕被抓,一度借口病重躲进医院,出院后又被习阵营监视居住。

过去20多年里,上海官员在中共官场是非常特殊的。其他省市官员大多是异地做官,哪怕非常特立独行的广东省,现在也有外来人当书记、本地人当省长,唯独上海,这20多年里,上海官员基本都是上海长大的,除去习近平借上海过渡到政治局之外,无论是吴邦国、黄菊、陈渔、还是俞正声、韩正,他们都算上海人,这无疑是江泽民为自己谋取特权、营造老巢的结果。

关于未来上海局势的变化,据接近中纪委的知情人士向《新纪元》透露,“上海问题之复杂,不是外界所能想像的。”目前他不方便多说,不过从上面的局势不难看出,北京力克上海的姿态非常鲜明,而且打老虎的路线图已经很明了:从地产界和上海自贸区的苍蝇开始,瞄准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和韩正,利用王宗南等被抓官员的口供,逐渐向蜘蛛网的核心挺进。不难看出,那时的“江核心”、“三代表”,也就真成了百姓说的“贪腐中心”和“三呆婊”了。◇

本文转自397期【新纪元周刊】“专题新闻”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4-10-05 2: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