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振英未官已贪 曾从澳收购公司捞700万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10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妮澳洲悉尼编译报导)澳洲媒体踢爆,正面临香港民众大面积抗议要求其下台的“中共内定特首”——梁振英,居然在其前就职公司出售给澳洲上市公司UGL之时,背着公司其他总裁和托管方,私下与澳洲公司达成协议,从这一收购协议中以个人名义捞取了700万澳元的外快。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这份秘密协议是梁振英于2011年12月2日签下,当时他还未当香港特首。澳洲收购公司同意支付梁振英400万英镑(折合约700多万澳元),换取梁振英对公司在亚洲发展的支持。

这笔钱分别在2012和2013年分两次支付,在梁振英当选为香港特首之后付清。

事情发展概要

澳洲公司UGL收购了一家200年历史的英国房产服务公司DTZ控股,当时梁振英是董事之一。公司的前景完全依靠梁振英在香港和中国大陆的人际网络和客户关系。事情发展时间点分别为:
* 2011年11月24日,梁振英宣布从DTZ辞职;
* 2011年11月27日,梁振英正式确认为香港特首候选人,28日对外宣布;
* 2011年12月2日,他签字接受UGL提供的这一利润丰厚的交易;
* 2011年12月4日,梁振英辞职生效,同日UGL并购DTZ,无担保债权人一无所获;
* 2012年3月25日,梁振英获选香港特首;
* 2012年12月,梁收到UGL第一期付款。

这样的时间安排,不禁让人对梁振英本人及澳洲公司UGL的做法都提出了质疑。目前该公司正在把DTZ再卖给美国私有资产公司TPG的过程之中。

除了这笔费用,UGL还承诺破产公司DTZ另欠梁振英150万英镑奖金,而其他股东和无担保债权人什么都没得到,数千万投资资金和债务就此蒸发。梁振英个人所得超过了收购价格的5%。

梁振英辩解

梁振英办公室发表声明称,这笔交易是对交易时间点之前的酬劳,与之后无关,那时他未当选为政治领袖。“他从DTZ辞职和UGL协议的达成,两件事都在梁振英当选特首之前发生。我们目前系统没有要求梁先生公开这些内容。”

其声明还说,10月3日他从香港执行理事会退出,那时DTZ和UGL还没达成收购交易。梁振英作为DTZ及其亚太运营的董事之一,他和其他董事成员决定委任托管公司接管公司,把公司以76英镑的价格出售给UGL。

DTZ托管方不知情

DTZ卖给UGL交易的监管方——安永会计事务所(Ernst & Young)之时任主席罗斯(Tim Melville Ross)说,他们当时并不知晓梁振英和UGL的私下交易。“托管方没有UGL和其它任何一方特定协议的细节。” “如果梁和UGL有过任何讨论,都与DTZ和UGL的官方协商完全分开。”

那些协议是由UGL总裁卢皮恩(Richard Leupen)以附函的形式单独发给梁振英。信中说:“很高兴在这个时候认识你,期待我们的关系在未来能继续。你在香港和中国的成就很显著。”

附件时间表显示,梁振英同意确保公司的亚洲管理团队人员不变,而且他将“提供推广UGL的帮助,以及推广DTZ集团UGL合理需要的帮助”。

梁振英还同意不与UGL竞争,只是“不时作推荐人和顾问”,还附了一份手写的便条,称他的帮助是在“不会产生利益冲突的前提下提供”。

这些条款看起来与 梁振英所称协议只与过往有关的说法冲突;也与DTZ公司2011年度报告冲突,其中说如果梁振英辞职,他将不应接受任何法律条款之外的任何费用。

UGL回复

UGL对媒体提出的质疑一一作了详细的回复。公司说他们很看重梁振英在其所购公司在中国运作中的重要作用。重要的是,支付这笔费用不是为了公司发展,而只是让梁振英不要起破坏作用。

“达成协议仅是确保梁振英不会成为一个竞争对手,或成立另外一个公司与DTZ竞争,或从DTZ挖走任何员工,确保DTZ在被UGL收购之后仍保有其价值所在。UGL评估DTZ的收购时,认为其在中国大陆/香港的业务至关重要。向这些承诺支付费用是正常的商业手段,因为你在要求个人承担责任和放弃未来的机会。”

UGL说文件没有包括如果梁振英当选政治领袖情况下的条款,因为当时管理层没想到他会当选。“在协商过程中,媒体猜测其他候选人会当选,因此梁振英是否当选在当时不是UGL考量的重点。”

UGL承认,支付给梁振英的数百万费用没有在任何公开文件中公布,称是由于没有责任公布。公司说主要债权人——苏格兰皇家银行知晓这一款项,他们把这笔钱从DTZ的购买价格中扣除。“这是卖家的事情,是保护资产价值的必要方式。如果无法保证价值,交易就不能继续。”

澳洲企业守法专家评论

澳洲企业诚信权威专家、矿业巨头力拓(Rio Tinto)的前全球守法总监提芬(Neville Tiffen)在阅读了费尔福克斯(Fairfax)提供此事官方文件后说,支付费用缺乏透明度,是严重的诚信问题:“不论你向公众官员或公司总裁提供金融利益,程序必须都是透明的。没有透明度,这些人的行为必然受到质疑。”

尴尬时间点回答质疑

梁振英目前正面临香港大范围抗议,已进入第十二天了。这种时候让他回答这样的问题着实是个尴尬的时机。抗议者谴责梁振英为北京效力,出卖了承诺的香港民主和自治,没有捍卫香港的稳定和繁荣。但抗议者和香港民众还不知道梁振英在未上台之前已是一个贪官了。**

责任编辑:何蔚

评论
2014-10-09 10: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