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从习近平文革读禁书说当下奇事

在当今中国,中共仍在制造着新的禁书名单,其中名列名单前列的是一本名为《九评共产党》的奇书。(大纪元)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11月10日讯】在习近平出访俄罗斯以及在日前举行的文艺座谈会上,都曾谈到自己年轻时读过的一些名著。除了俄罗斯作家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普希金的《叶普盖尼奥涅金》、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外,他还读过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法国作家雨果的《悲惨世界》、德国歌德的《浮士德》等。

从时间上推断,习近平阅读上述经典名著的时间大多处于文革时期,而这些小说绝大多数被中共定为“禁书”,如当时托尔斯泰大部分译作被禁止出版,只有晚年“反帝”的内容可以公开传播。因此,在中共以及很多受中共毒害的中国人来看,那个时候谁看这些禁书,谁就是“思想有问题”。有不少人因偷阅禁书,轻者不能被中共接纳为成员,重者遭到批判,还有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的。

不过,当时还是有很多有思想、对了解西方世界充满渴望的人偷偷的借阅这些名著,也才有了习近平口中的“地下借阅”、“秘密传播”。而当那段黑暗的岁月走过,这些名著再次公开印刷,并成为了新文艺座谈会的文艺典范。

当年的习近平,他有过文革停课“闹革命”和在陕西农村插队当知青的经历。那是两段“无政府主义”状态的短暂时期,相对宽松,禁书得以流传。那群年轻人之所以不怕“千辛万苦”去借阅,不甘心虚度时光,主要是对知识和真理的渴求。

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了之前看过的德国人撰写的《民主德国的秘密读者》一书,书中描述了德国统一前的东德人是如何获取禁书和阅读禁书的,与这60年来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不无相似之处。

根据书中所述,当年的东德出版社每出一种新书,事先都必须通过发行许可审查,以便将“异端”提前处理掉。这使得渴望了解西方世界的东德人将目光转向了毗邻的西德,也由此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反抗暗流,那就是大批秘密读者的产生。这些读者中除了市民、工人、教徒、危险的大学生和知识份子之外,还有官员和一般公务人员,覆盖面很广。他们阅读的书籍从政治、历史,到科学、生活类,各式各样,而他们也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打破审查制度,从图书走私、行窃到地下印刷、复制与传播,五花八门,极具创意。

据说,在两德统一前,东德人阅读、携带、收藏禁书从未停止过。没有人知道这样的秘密阅读在多大程度上推动了东德人的大逃亡,也没有数据显示其在东德的覆亡上发挥了多大的影响,但当东德共产党政权垮台时,没有多少东德人表示留恋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历史依旧在重复。习近平所处的时代所谓的“禁书”如今大多可以正常出版,但在当今中国,中共仍在制造着新的禁书名单,其中名列名单前列的是一本名为《九评共产党》的奇书。

说其是奇书,是因为其对当代中国社会产生的冲击力没有其它书可以相提并论,正是他的问世,推动了全球“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并动摇着中共的政权,而原因恰恰在于其深刻揭露了中共邪恶的本质,揭穿了中共炮制的一个个谎言,让中共原形毕露;其亦让中国人清醒的意识到了中国的希望就在于解体中共。

更为神奇的是,在中共的打压下,这奇书却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传遍了各个阶层,读者包括中共高官、警察、知识份子和普通民众,很多人读罢,方从梦中清醒,从此选择了抛弃中共。而这样的奇事每天都在发生着。

是什么力量在推动《九评》的广传?没有人否认,那正是对真相、自由、民主的渴望,而这样的渴望伴随着《九评》的广传终将成为现实。

责任编辑:尚一

评论
2014-11-10 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