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严格越鼓励:精英式教育不再是“双面刃”(上)

文:崇德慧、文绮

温哥华Bravo Music创办人王俐颖校长,畅谈亲身经历“精英式教育”的成功和教训。 (大纪元图片)

    人气: 11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11月11日讯】随着华裔生凭音乐技能“大器早成”或入读常青藤名校的人数攀升,音乐教学“精英式教育”也越来越成为一些人群梦寐以求的理想教育方式,不少望子女成龙凤的家长们都希望孩子从小就以音乐天才姿态出现,一开始就让孩子接受各类严格教育。但现实却客观地告诉人们“精英式教育”是一把“双面刃”——被善用可以造就英才,否则也可能埋没天才。温哥华安可音乐教室(Bravo Music)创办人王俐颖校长(Li Yin Leanne Wang Ho)就亲身经历“精英式教育”的成功和教训,在本文中为家长们提出思考……
  
王校长拥有西安大略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小提琴演奏和音乐文学硕士学位,具有16年音乐教学经验,曾在多个交响乐团演奏,包括温哥华、伦敦、温莎、底特律、坎卢浦斯、多伦多、加国国家交响乐团,现在是为慈善机构Artsway演出的小提琴家。
 

精英式培养是把“双面刃”

“一些家长希望孩子从小就以音乐天才面目出现,一开始就让孩子接受严格的‘精英式教育’:请名师以高标准严格要求,同时要求幼儿每天长时间练乐器。严格也有有效的地方:孩子技术高;名师讲得很到位,能够帮助孩子打好基础。不过对于年龄很小的孩子不一定适合,这跟孩子本身的个性有关。个性主动的孩子通常较易接受。而有些性格较被动的孩子,不论老师讲什么都觉得是在批判他(她)。但不适合并不一定代表孩子没有天分,也许因为孩子的理解能力要等年龄大一点才能发挥出来。其实天分是可以培养的,在西方社会,很多人都是大器晚成。”
  
“有些名师很会鼓励学生、很会跟学生做朋友,但这也要看学生的缘分,因为通常这类教师学费高、且课时和学生名单都是排得满满的;也有些名师,教学作风比较严厉甚至专制,这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接受的,尤其在加拿大社会里,会给孩子造成很大的反差感和冲击,因为平时学校里的老师,工作作风通常都很民主、平等。”
  
“面对过于严苛的要求,如果孩子没有办法承受压力,就会反弹。”王校长以乐圣贝多芬为例,贝多芬与海顿 、莫札特并称为维也纳古典乐派三大作曲家,他的父亲、一位宫廷歌手,希望他像莫扎特一样在5、6岁时就以音乐神童姿态为世瞩目,于是逼他从幼年开始就每天长时间练琴,甚至于在他达不到“要求”时暴打他。贝多芬幼年所接受的家教几乎成为揠苗助长的范例。“他后来性格这么暴躁,很可能跟他爸爸这种教育方式有直接关系!”

曾亲历重压下的反弹与“负作用”

“严苛式教育可以强迫孩子接受到某一程度(可能做到七八分),但无法完全做到。如果一定要求孩子要在比赛中得奖,或者一年考一级,那么老师和孩子都会有压力,老师就需要用严厉的方法,可能一开始就会建立强迫关系,孩子就会比较害怕。老师凶一点可能开始效果好,但孩子长大后会觉得这不是自己要做的。所以最好还是照每个人的天赋做适合的事情,最好与老师培养可尊敬的朋友关系。”
  
“我小时候也经历过这种(严格的精英式教育)的教育方法—学过钢琴和小提琴。3岁开始跟妈妈学钢琴,我妈妈是钢琴老师,她希望我也成为钢琴老师。为了不破坏母女感情——不想一直批评我,后来就把我送到别人那里去学,她觉得母女关系是最重要的。别人送孩子到我妈妈这里,我妈妈送我到别人那里学。其实,她(对学生)讲的话和别的老师(对我)讲的是一样的。”
  
“妈妈跟钢琴老师说我(对钢琴)有兴趣,请老师做出专业化培养,并对老师提出要求,譬如‘明年要参加某某钢琴赛’,这样老师也有压力了。从小到大,我的钢琴老师几乎都是华人,有和蔼的、有非常严厉的名师,有的让我就觉得自己很笨。那时,我还问妈妈我是不是很笨,妈妈说‘你很聪明啊。’”
  
“虽然妈妈一直希望我成为钢琴老师,但我自己则更想成为小提琴老师。我不怪钢琴老师,是当时作为青少年的我自己有点排斥和逆反心理。我现在也教钢琴,我很感谢妈妈,如果不是她当时那样坚持让我把钢琴至少学到某个程度,我可能早就不学了,最主要的是她要求我的方式没有让我反感,所以我才愿意继续下去。因为她提出的是合理要求,所以我接受,只是我更喜欢其他东西。”

鼓励式教育: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7、8岁才开始学小提琴。只是每星期去上课,没有(人对我提出任何)特殊要求(只是作为一种培养)。我一直喜欢小提琴。我的小提琴老师除了在(原居地)台湾的启蒙老师,其余都是西人。”
  
“我第一个小提琴老师很像慈爱的爸爸。他其实也是个爸爸,他的女儿大我一岁。对两个女孩,他都是用爱的教育。譬如他会对我说:‘啊,你这个钢琴都学过了,教你好容易啊!’他一直告诉我我很聪明。可是因为一直以来上钢琴课时我都觉得自己笨,所以我就一直很困惑(弄不清自己)到底是聪明还是笨。他女儿也是走音乐(路线),所以他怎样替女儿准备曲子也会同样帮我准备,一点不偏心。而且每逢我做了一点点正确的事情,他就好像发生了大事情:‘哇,好棒!’从一开始学小提琴我就觉得很开心。”
  
“他也是对我有严格要求的,不过永远是包容、和蔼的。譬如,让我参加全国性比赛——没有得名次也没关系,并且一直给我很好的建议。老师很负责任,从不请假不迟到。”
  
“师生关系良好,孩子就能自发地主动去学习,并且会给孩子留下快乐的童年回忆。很幸运来到温哥华后遇到了小提琴老师Margitta Krebs,并成为‘忘年交’,直到现在每星期都跟她一起遛狗、吃饭。我们每年都一起开音乐会,还在同一个四重奏表演。她非常尊重我,平等的对待我,让我有尊严。作为较年青的教师,她除了教我之外,在我教学生后她把自己没有办法收的学生全部介绍给我,她从不保留,不把我当竞争对手。我们从师生到朋友的过度很自然,她没有‘我是你老师你要尊敬我’的态度,反而让我更尊敬她。她用她做人的态度感染了我,让我觉得我有一天做老师也要这样。”◇

音乐教育问答:

  欢迎读者来信van_edu@epochtimes.com咨询教育顾问意见!

Q家长问:为孩子找钢琴或小提琴老师,怎样考量师资水平?
A王校长答:

  第一, 要找学历好、负责任的老师。如果老师常常请假,课有一堂没一堂的,就很难持续下去。
  第二, 老师要有教学热情。有的老师教久了会产生职业倦怠,上课不做示范;或觉得学生练得不够,让学生某个地方练30次,练完再听,不行再练30次,却没教学生解决问题的方法。可是常年这样的话,人家觉得为什么要付学费给你?在家里自己也是可以练的。
  第三, 鼓励很重要。其实每个人都有天分,或多或少,但每个人都有,完全没有天分的话那连一首曲子都学不起来。如果很严格的要求一个普通天分的孩子,孩子也许在一定程度上能做到,但可以看出是人家设计出来的,失去自然感觉和创造的快乐。如果允许孩子灵活运用的话,可以让孩子试试看与别人不同的地方,即使不成功也会让人觉得这个孩子很不错。

Q家长问:怎样判断孩子是否具备音乐天分?
A王校长答:

很容易看出孩子是否具备天分,老师一般都能看出来。从孩子对音乐的享受去判断。我在温哥华青少年交响乐团做过好几次甄选裁判,有天分的孩子会觉得音乐很容易,任何技巧像呼吸一样简单。苦练的能看出来表达很机械化,很固定,不是发自内心的。◇

责任编辑:邓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其实很多家长内心都接受正向教育理念,却因为不懂得在行动上怎样付诸实施而止于纸上谈兵……
  • 在温哥华的华人中,旅游热、房产热,但都热不过教育,看看满眼的培训班广告和忙碌著接送孩子的父母就略知一二了。古有孟母三迁的故事,今有华人移民为教育的趋势,目地都一样——为了孩子。华人素有重视教育的传统,移居海外的华人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是源于孩子的教育,向往国外良好、人性化的教育系统,成就孩子的未来。秦俊杰先生和太太也在其中,他们的女儿2009年考入哈佛大学,去年又得到哈佛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如此骄人的成绩真是让人羡慕不已,让我们停下忙碌的脚步,看看这个成功女孩的成长历程,或许是个借鉴。
  • 有人说成功是可以复制的,这样的说法虽然不全面,但对于学习方法的掌握,确实能够提高进入名校的概率,教给学生“为人之道,做事之智”,远比简单传授他们知识更重要。
  • 哈佛——世界名校中的名校,是很多人向往的殿堂。之所以有如此高的地位和荣誉,是因为哈佛的精神和特点,以求是崇真为校训,以择师育人的高标准、高质量为特色,将教育的智慧发挥的极为完美。
  • 如果您是来自中国的移民,正在为如何让中小学龄的儿女在加拿大快速融入、并且快乐成长而伤脑筋,您不妨尝试接纳本地教育专才的建议,及时调整教育理念与方法。您可以对儿女说:“孩子,现在我们来到了加拿大,以往的一切都归零,摆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全新的环境,全新的起点。从现在起,我希望自己做一个每一件事情都与你一起面对的朋友……”
  • (大纪元记者苏明明多伦多编译报导)魁北克省萨格奈(Saguenay)地区的一所小学规定,1年级到6年级,所有功课禁止留作业,试点项目为期一年。
  • (大纪元记者苏明明多伦多编译报导)又到开学日了。小学的孩子们纷纷登上黄色校车,而进入大学的学生则挥手告别父母,有些学生还会伤心流泪,因为他们是第一次离开家,去比较远的地方上大学。
  • 赞美是帮助孩子快乐、健康地度过青春期转变的一个法宝,对于家长和孩子来说都非常重要。作为家长,不仅要赞美孩子,更要学会赞美自己。因为不认可自己的人,也很难得到别人包括孩子的认可。其实,赞美自己的过程,也是审视自己对于教育孩子的方式、心态是否恰当的一个自省、自励的过程。
  • 赞美是帮助孩子快乐、健康地度过青春期转变的一个法宝,对于家长和孩子来说都非常重要。作为家长,不仅要赞美孩子,更要学会赞美自己。因为不认可自己的人,也很难得到别人包括孩子的认可。其实,赞美自己的过程,也是审视自己对于教育孩子的方式、心态是否恰当的一个自省、自励的过程。
  • 大纪元走访了温哥华东亚语言学院East-Asian Language Academy,大温地区唯一一所中文、日语、韩语及各语种能力考试专业辅导学院,对于中、日、韩等语种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在亚裔语言环境貌似“水土缺失”的北美培养出一拨又一拨JLPT日本语能力考试、TOPIK韩国语考试,以及中文AP、SATⅡ、HSK汉语水平考试(汉语托福)等学习状元——该院华裔生连续5年来在AP中文、日文考试中100%全获最高5分。“东亚”学生的成功事例,对那些正为子女语言学习伤脑筋的家长也许会有所启发,或能帮助他们了解北美文化环境与教育要求,摆好第一语言与第二语言学习的关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