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行家】技法篇─飘荡

作者:李招治

李招治,《飘荡》,(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初次认识大邓伯花,是在宜兰的冬山河童玩节园区里,初邂逅,就被那成串、茂密倚著棚架流泄淡紫色诗情的景象,给深深吸引,并留下深刻印象。

随后,这美丽诗样的成串淡紫色花朵,即时时出现在出游的植物园,或公园藤蔓棚架区,甚至于出现在朋友的花园里, 因为如此, 创作的意念也随着更加增强。

大邓伯花怒放时的姿态、造型、色彩,加上背景的棚架,非常利于画面的呈现,但架构、取舍、提炼、简化,仍是经营画面不可缺少的巧思,如何让大邓伯花的花叶、藤蔓,有疏有密、有聚有散、变化中有统一、统一中有变化,仍是经营创作意念、美化画面不可或缺的。

如果加上光影、微风,画面将美得醉人,背景棚架制式而呆板,若以几何图案式或抽象化处理,将更添整体的艺术性。

李招治,《飘荡》,(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李招治,《飘荡》,(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图I.大邓伯花随着藤蔓恣意绽放,随风飘荡,美极了!但藤蔓、花朵的置放,可以依创作者自主性的挪移,以配合心中意象及美的形式、架构。过程有些艰钜,颇能考验创作者的美学素养,但也能享受创作完成的快意!

李招治,《飘荡》,(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李招治,《飘荡》,(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图J.先铺陈背景。

李招治,《飘荡》,(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李招治,《飘荡》,(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图K.完成作品。

(原载:水彩艺术资讯 第十六期)
责任编辑:周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绘画创作,不只停留在“写实”和“纪录”的层次,创作有如怀孕、生产的过程。一件作品,从受到大自然的感动,到意念的酝酿、琢磨到沉淀,创作者就像孕育胎儿一样,小心翼翼,诞生前还要经过相当程度的焦虑不安,斟酌、挣扎构图、色彩计划及意念的呈现。
  • “发现美”与“发现不美”同等重要,如何在纷乱庞杂的大自然中找到美,靠的是“慧眼”与“观看方式”;如何发现不美,靠的是对自己美感系统的深入理解与创作经验。
  • 如果不曾耕作,又怎能理解扒光碗中饭粒是对农民尊严的礼敬;这并非惜物或习惯的养成问题,而是一份“感同身受”的美感觉知。“土地”绝不仅仅只是供人行、居甚或予取予求的空泛对象,倘若认知正确,着眼角度自然不凡。
  • 倘若你没顶着烈日,在蒸烤过的土地上劳作过。或者你也不曾眼睁睁地看着风灾土石无情地蹂躏一家子的未来。也或许你突然觉察到:家乡的种种美好已似父母之身若残蠋般一点一滴流逝得心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