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八)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续上期)伦理道德
在我国伦理道德中,孝是道德的根本。“百善孝为本”“有孝有德”,因此,从修身到治国,孝道是伦理道德的核心。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为人伦的道德定位;孝是血缘亲情的实践,长辈抚养晚辈,晚辈赡养长辈,责任分明,如形影相随,陪伴人的一生。在国人的语境中,对圣人的歌颂也多讲孝道第一。相传帝尧“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家族和睦是万邦协和的基础。虞舜“顺事父及后母与弟,曰以笃谨”。虞舜以孝心闻名,深受世人敬仰。周公在总结国家兴亡的经验教训时,告诫四方诸侯和殷国的旧臣:“尔室不睦,尔唯和哉!”你连家庭都不和睦,哪能期望国家和谐安定!

《诗经•大雅》咏唱: “永言孝思,孝思维则”、“孝子不匮,永锡尔类”,都在歌颂孝道。孝心的倡导,家庭的和睦,方能带来社稷的繁荣和发展。因此,伦理道德的教育,都从家庭教育起步,是人生的第一课。我国传统的家教,都以家训为施教的形式。周公是家庭教育的开创者, 《尚书》中留下他的以德诲人的篇甚,几乎都与家训有关。家训源远流长,代代相传,著名的《颜氏家训》,被誉为古今家训的典范。颜之推在《颜氏家训》中讲的立身治家之道,全系孝道的理念。家学渊源,幼承庭训,已成为我国伦理道德传承最稳定的教育方式。

伦理道德,是对伦理角色的道德定位。《礼记》云:“君仁臣忠,父慈子孝,兄良弟悌,夫义妇听,长惠幼顺。”道德义务,人人都要承担。伦理定位,是为了唤起每一个人的道德自主意识。但是,由于皇权专制的长期统治,“君君臣臣”的义务并不对等,同时也不存在促使君上履行义务的有效机制,专制使伦理陷入了低谷。暴君临朝,则更使逐利者趋炎附势,避害者噤若寒蝉,犬儒盛行,物欲泛滥,世风日下,伦理道德最终在皇权专制下低迷失落。尽管孔子反复强调“圣人与我同位”,宣扬人格平等。孟子甚至提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的超凡主张,推崇普通百姓的人格权利,否定上尊下卑的奴化意识,终因缺乏制度保证,仁者大勇,也只能徒叹无奈,也只好采取“危邦不入,乱邦不居”的回避策略。长期以来,儒家宣扬的伦理道德,始终处于道德自主和政治附庸的夹缝之中。人格意识的觉醒,未能带来王道理想的实现。历史的现实恰恰是霸道跋扈,礼崩乐坏,王道始终只是一个美丽的梦想。在皇权专制下,炎黄子孙始终未能完成从臣民到公民的人格转化,始终未能完成政治人格的确立。

“五四”以来,中国曾一度对伦理道德持彻底批判的态度,认为伦理道德是为君主专制服务的“阶级尊卑制度”,压抑人性,礼教吃人。对上述认识,我们也曾不断反思,对已成民族心理的伦理道德,应如何持科学分析的态度。正如胡适所说:“研究问题,输入学理,整理国故,再创文明。”我们应探讨伦理道德的原创精神,分辨后世流传的变异,以现代的民主科学的理念,珍惜伦理道德中的人文意蕴,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为现代家庭的亲和与人际关系的友爱,奉献精神资源。

责任编辑﹕泽霖

评论
2014-11-21 10: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