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孟天宇:一个大学生的党文化思维与转变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1月25日讯】时值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十周年之际,近日网上掀起重温《九评》热潮。十年时间,《九评》的流传,使得世界上众多民众尤其是中国民众,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再也不会被中共的谎言迷惑,而放弃了一直对其抱持的幻想。

记得十几年前,也就是《九评》面世前几年的事。那时网络还不像现今这般普及,一般都是一些大学生、年轻人或专业人士居多。我当时已经出国,为与身处国内的家人联络方便而上网聊天。

那是一九九九年后一两年的事。一天,我上网没见到家人在线,却正好遇到一位在天津上学的大学生,因听说我在国外生活,就主动找我聊天。聊开之后,他给我讲了个他同学的小故事,一个令我感触至深的故事。

原来,这位小伙子上中学时,曾经住校。据他说,他们学校管得很严,一周每位学生只有一次回家机会。尤其是高中准备高考的学生,学校管得更严,有时一周一次回家都不一定能保证。虽然校内也有日用品小店,但远远不能满足那个年代年轻人的需求。小伙子说,他们班的班长,是他很好的朋友,或者说那人的人缘很好,几乎可以说是班上所有同学的朋友。这位班长同学,经常利用自己一周一次的回家机会,帮助其他同学采买物品,有时拿不下,甚至自己的东西不带,也要帮同学带。不仅是这个事,他为大家做过的好事,无计其数。学校里,无论男生女生、老师学生都喜欢他,因为他还是全校成绩第一的高材生。

就是这样的一个大好人,在高考前夕被校长叫去办公室谈话,说是上面规定,修炼法轮功的学生,不许参加高考。校长问他,能不能放弃法轮功,不要再练了?

“他怎么说?”我问,对方沉默了一阵,我听到沉重的呼吸声,似乎对方在压抑着情绪,然后小伙子用有点变了调的声音说,“他说不放弃。”

平静了一阵他接着道,“后来他就真的没能参加高考……而我们这些曾经被他帮助过,成绩比他差远了的同学,很多都考上了大学……大一暑假时,我回家,没见到他,同学聚会他也没来。听同学说,那一年他很惨,没有学历找工作很难,再加上他是法轮功,谁也不敢要他,家里也骂他,赶他走……你说,原来那么出色的一个人,现在沦落到这地步,你说值得吗?他为什么就不能听政府的,让不练就别练呗……”

“等等,”我知道他下面还要说什么,赶忙打断他,“我说你是不是怪错对象了?你不知道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的吗?他学习好,人又好,肯定和学了法轮功有关系,你为什么要让他放弃教他做好人的法轮功,而不去怪不让他练法轮功的上面政府呢?”

“啊?”小伙子发出一声惊讶,我继续道,“一个事物的好坏,什么是标准?政府说的就全是对的吗?”

“……政府说的会错吗?从小不就是政府在教我们吗?谁好谁坏,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我在心中叹息,有点不知从何说起。那时候没有出《九评》,我自己也没有认识到那么深刻。

“这样吧,你想想,你的朋友是好人吗?”

“当然是啊!”

“他学了法轮功变坏了吗?”

“没有啊,更好了呀!”

“那么,既然你朋友和法轮功都是好的,反对好的事物的政府是不是有问题呢?这个政府是不是做错了呢?”

“政府会做错吗?”

“你看,又说回来了。政府当然有可能做错啊!古今中外,哪有一贯正确的政府啊!我跟你说,中国的政府不是人民选出来的,这事要发生在国外民主国家,这种迫害人民的政府马上就给推下台了,不到任期就得重选!这个世界上,政府不是掌握真理的。”

在《九评》还未问世的当时,我也只能认识到这点道理。其实,这位大学生的说法是典型的“党文化”观念。

中共邪党垄断道德,从篡政伊始,就对统治下的人民洗脑,灌输给人民党说的是绝对的正确,党支持就是好的,党说坏的就一定是坏。人是有思想的生物,即使从小被洗脑,也会有人主动思考,于是中共在洗脑的同时控制意识形态领域的异见,也就是谁开始思考,谁开始质疑党规定的对错观,就对谁打击、镇压,进而从精神和肉体上将其消灭。

《九评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中写道:“为什么人民不觉悟——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五十多年,作恶多端,邪恶无比,但是为什么全民对它的邪教本质却缺乏认识呢?难道中国人笨吗?不是。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为智慧的民族之一,而且有着五千年的悠久文化传统。但中国人却至今还生活在共产党的统治之下而不敢言其不满,关键的原因在于共产党邪灵禁锢了人民的思想。”

《九评》问世十年后的今天,相信中国大陆已经很少有以上故事中出现的大学生了。《九评》的流传,使被邪恶禁锢、麻痹的人们开始清醒,开始认清这个邪党的本质,开始反抗、开始自救。上亿人宣布退出中共党团队,就是人们觉醒自救的表征。

“说实在的,你说的话和我朋友说的很像……”平静下来的年轻人悠悠道来,“他被禁止报考大学之后,我找他聊过,他也说是政府不对。我劝他为了前途先别练了,他却说,别说不让考大学,就是要他的命他也不能放弃……”

这次聊天后,我们通过几封邮件,他告诉我,那位法轮功同学现在在一家个体经营的小店工作,生活暂时没有问题。我和他描述了法轮大法在国外洪传的情况,还有全世界各国、各地区政府对大法的褒奖等等。他感叹说,这是他从未想过的情况,我把他的世界观都颠覆了。他还说,大学毕业后,也打算出国,因为他想看看外边允许修炼法轮功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4-11-25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