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组图:旺角占领区清场拘80人 警首次施催泪水剂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1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道)香港雨伞运动11月25日(星期二)踏入第59日,继金钟中信大厦外,法庭执达主任昨日执行旺角亚皆老街禁制令,由于集会人士不满警方执法,有人拒绝离开,与警方发生多次冲撞,遭警方拘捕,当中包括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其后警方将集会人士推离占领区,双方在砵兰街一带多次激烈推撞,警方以非法集结拘捕示威者,又首次施放催泪水剂;截至晚上,已有80名示威者被警方拘捕。

旺角亚皆老街25日一早已经有大批警察在周围布防,执达主任早上9时许抵达,现场有不少集会人士及市民围观,执达主任随后宣读禁制令内容表示半小时后执法。有学联代表及立法会议员要求警方解释执达主任有否主动要求介入。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蔡雯文/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蔡雯文/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与示威人士发生多次冲突,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与示威人士发生多次冲突,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大纪元视频 香港旺角雨伞运动爆发激烈警民冲突)

(大纪元视频 香港警察旺角驱赶雨伞运动示威者)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与示威人士发生多次冲突,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与示威人士发生多次冲突,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学联立法会议员质疑警方执法

学联常委梁丽帼要求警方解释执达主任和禁制令申请人何时要求警方协助执法,“这个关系到我们到底是违反禁制令,还是警方纯粹是执行公安条例,警方绝对要解释清楚给现场人士知道他们可能要负担的刑责。”

梁国雄议员也要求警方和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出来说明,“警方到底哪个时候接到禁制令申请人要求你们来执法?我觉得警方需要交待。”现场民众高喊“解释!解释!”

而稍早前当执达令和潮联小巴公司律师代表陈曼琪宣读禁制令及法庭判决时,一名戴黄色安全帽的占领人士站在旺角亚皆老街最大障碍物上,声称来不及收拾私人物品。

现场有市民举标语抗议及高举我要真普选横幅,并高喊“我要真普选、梁振英下台!”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十点在山东街一带示威人士一度和警方发生冲突。警方拘捕多名示威者。(文瀚林/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十点在山东街一带示威人士一度和警方发生冲突。警方拘捕多名示威者。(文瀚林/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十点在山东街一带示威人士一度和警方发生冲突。警方拘捕多名示威者。(文瀚林/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十点在山东街一带示威人士一度和警方发生冲突。警方拘捕多名示威者。(文瀚林/大纪元)

大纪元和新唐人网站联合进行了现场直播,以下为现场视频回放。北京时间11月26日早上8点(美东25日晚上7点),香港警方将进行第二波清场。

25日现场视频: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与示威人士发生多次冲突,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蔡雯文/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与示威人士发生多次冲突,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蔡雯文/大纪元)

禁制令下 警拘数十人

执达主任约十时半开始进行清除障碍物,将靠近弥敦道的一条障碍物上的卡板等物品陆续清走。警方形成一条防线,向大角咀方向推进,将整个占领区范围缩少。清理完卡板后,再清走马路上的帐篷。到拆除路中间的大型帐幕时,一度有示威者阻止,但最终都成功拆除。清理障碍物期间,有多名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到场了解情况,包括毛孟静、范国威、陈伟业等。

潮联小巴的代理人清理亚皆老街的障碍物后,到中午一时现场仍剩下一些原本在帐篷下的卡板,学生团体代表要求律师及执达主任给他们时间移走卡板。执达主任同意给半小时让他们清理障碍物,集会人士陆续将其余物资搬走。

由于现场仍聚集大批示威人士,拒绝离开,执达主任要求警员协助。警方向在场人士发出最后警告,称他们可能干犯刑事藐视法庭罪,会作出拘捕行动。部分人一度与警方推撞,现场非常混乱。警方拘捕多人,包括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也有示威者被警员制服在地,被抬上警车。

其他证实被捕人士还包括一名学联义工、公民记者朝云及“学生觉醒”召集人、年仅14岁的张俊豪。张俊豪今年7月2日曾经参与预演“占中”,留守遮打道被捕,是511名被捕者中年纪最轻的一位。831人大落闸后,他联同数位北区学生成立“中学生政改关注组”,专注于北区学校宣传是次学界罢课行动,及后再成立学生组织“学生觉醒”。

与梁国雄一起在现场协助维持秩序的张超雄议员强调,他们并没有推撞警察,而是被警察推撞,他认为警方根本没有必要拘捕梁国雄。

亚皆老街大部分的障碍物已被移除,并在下午4时前恢复通车。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警方粗暴推撞 称非法集结

在下午拘捕行动中,警员带备胡椒喷雾,举起黄色警告旗,要求在场人士不得越过警方封锁线,又要求围观人士离开,警员一字排开布防。

亚皆老街通车后,警方拘捕行动并未停止,许多示威人士被警方驱离占领区,到砵兰街及山东街一带聚集,朗豪坊地面出入口及邻近商铺部分已关门。警方曾一度举出红旗,与示威者发生激烈冲撞,警方向在场人士警告这是非法集结,大批带上头盔警员在现场戒备,并在砵兰街拘捕多人。有示威者指责警方粗暴推赶。

警首施催泪水剂 多位记者中招

入夜后,砵兰街仍然有大批示威者和警察对峙。晚上7时许,在朗豪坊附近,数名警员站在高台上,手持喷枪,多次由高处向示威人士喷射催泪水剂,之后防暴警察继续往前推进,驱赶占领人士。由于事出突然,很多人包括现场传媒都被喷到,包括本报两名摄影记者。示威人士纷纷戴上口罩、撑起雨伞和警察对抗,有防暴警察抢走示威者的雨伞,并再拘捕多人。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另外,由于朗豪坊砵兰街出入口已经关闭,很多游客只能从上海街出入口进出,令附近人流非常拥挤,大约在6时50分,突然有一名男子将上海街入口一块玻璃打碎,发出的巨响惊吓途人,导致入口再被封闭,要从防火通道进出。

警方共拘捕80名示威者

警方在晚上9时许,发出通告指在旺角亚皆老街协助执达主任执行禁制令。在行动中,共拘捕23名人士, 包括18男5女,年龄介乎14至69岁,涉及“刑事藐视法庭”及“抗拒或阻碍公职人员”罪。另外,有3名警务人员受伤。

警方又称大批示威人士在砵兰街一带非法集结,并与在场警务人员发生推撞。截至晚上八时,警方再拘捕57名人士,罪名包括“非法集结”、“袭警”、“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罪等。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香港警方11月25日在旺角清场行动中,晚上在砵兰街朗豪坊一带首次施放催泪水剂,示威人士用雨伞抵挡,不少人被喷到,感到刺痛。警方并在场拘捕多名示威者。(潘在殊/大纪元)

责任编辑:何嘉林

评论
2014-11-26 6: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