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行家】技法篇“情‧境”创作过程

作者: 李招治

李招治,《初夏的欢唱》,(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人气: 88
【字号】    
   标签: tags: , ,

习画,创作的过程,不外乎师师,师古,师自然,师心源。

师师,师古,是入门,学的是老师及古人的技法,构图,色彩⋯,由于是依样画葫芦,显然简单多了,也容易得心应手。师自然,师心源,就往创作的路途迈进,过程显然艰困许多。

当大自然的美成为灵感的泉源,创作的源动力时,如何将这美丽的“境”、“景”、“物”,投入主观的“情”,透过彩笔予以呈现!是创作时,必须修习的重要课题。

大自然无声却有情,当心灵走了进去,我们不只听到了大自然的声,看到了大自然的色,闻到了大自然的味,领受到了大自然的悸动,那属于大自然的美丽画面也跟着走了出来。只是,当我们在创作时,面对繁复庞杂的大自然,即使看见了叫人悸动的景物,如何提炼、精简、去芜存菁,再附以新意,加强个人的精神深度、思想、内涵,则是创作时,创作者必须斟酌再三的历程。

绘画创作,不只停留在“写实”和“纪录”的层次,创作有如怀孕、生产的过程。一件作品,从受到大自然的感动,到意念的酝酿、琢磨到沉淀,创作者就像孕育胎儿一样,小心翼翼,诞生前还要经过相当程度的焦虑不安,斟酌、挣扎构图、色彩计划及意念的呈现。

李招治,《初夏的欢唱》,(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李招治,《初夏的欢唱》,(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一旦作品诞生了,以形式美的方式呈现,总是希望画面能够达到简洁、统一,又富有节奏韵律变化的美,更意图超越物象的捕捉,而企及心灵意念的境界,甚至于呈现个人生命的本质,强调个人风格的展现。

个人由于电脑操作能力弱,创作时,总以多张照片组成心中预期“胸有成竹”的画面,做法也许有一点LKK(老旧),但也不失为一种模式。这种方法最大的好处是大自然完全受创作者驾驭,依据创作者意念赋予大自然提供的素材更多的随心所欲,大自然的“境”随创作者的“情”游移,要风、要雨、枝叶动态、花朵位置,可以配合创作者乾坤大挪移,只为了追求画面的“必需”!创作者是画面的主人,所以画作完成时,那种快意、成就感非笔墨所能形容!

(原载:水彩艺术资讯 第十六期)

责任编辑:周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邓伯花怒放时的姿态、造型、色彩,加上背景的棚架,非常利于画面的呈现,但架构、取舍、提炼、简化,仍是经营画面不可缺少的巧思,如何让大邓伯花的花叶、藤蔓,有疏有密、有聚有散、变化中有统一、统一中有变化,仍是经营创作意念、美化画面不可或缺的。
  • 绘画创作,不只停留在“写实”和“纪录”的层次,创作有如怀孕、生产的过程。一件作品,从受到大自然的感动,到意念的酝酿、琢磨到沉淀,创作者就像孕育胎儿一样,小心翼翼,诞生前还要经过相当程度的焦虑不安,斟酌、挣扎构图、色彩计划及意念的呈现。
  • “发现美”与“发现不美”同等重要,如何在纷乱庞杂的大自然中找到美,靠的是“慧眼”与“观看方式”;如何发现不美,靠的是对自己美感系统的深入理解与创作经验。
  • 如果不曾耕作,又怎能理解扒光碗中饭粒是对农民尊严的礼敬;这并非惜物或习惯的养成问题,而是一份“感同身受”的美感觉知。“土地”绝不仅仅只是供人行、居甚或予取予求的空泛对象,倘若认知正确,着眼角度自然不凡。
  • 兰花的“浅根性”与“混种”特质,同时也象征了台湾“殖民文化”与“文化混种”之面貌。当代社会中,强势且大量的欧、美、日等外来文明、消费文化与都会图腾的洪流里,我们失去了固有的“文化泥土”与“传统根脉”,我们迷失了自己,麻木不仁却不自知。霎时之间,我们自问何谓台湾文化?我们似乎找不到一个切确的答案。
  • 插画本身没有局限,只要能表现你的想像力,任凭你用各种形式,各种创作媒材,各种绘画符号或语言都可以。水彩是极适合表达插画一种创作媒材。水彩的性质干净、透明、轻快,既能雕刻细节,也能畅快淋漓的大块渲染,不论是什么类型的插画都能得到很好的发挥。 在此分享一篇由文学作品转化成插画的范例,文章内容来自知名文学家 吴钧尧先生的作品“孤楼”,刊载于中国时报九十六年八月十四日的人间副刊。虽然个人在插画及水彩上的造诣,相当的浅薄。不过也许对于想要了解插画的朋友会有所帮助,以下是我插画创作的逐步分解过程。
  • 台湾在八十年代经历了一段水彩黄金时期,当初的年轻水彩画家现在都已是水彩界教父级或大老级的前辈了,当时也是首开台湾水彩处理厚实感之先例,先后都有画家研究出如何使单薄的水彩颜料处理出高质感厚度的视觉效果,例如 杨恩生老师极具视觉厚实感的古典水彩静物画,或是谢明锠老师不费吹灰之力处理的各种质感表现等,无不在寻求一种新的视觉突破,在当时也成功地将水彩画带入到一个崭新的境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