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毁灭的古印度文明中记载史前核战

文:正见丛书编辑小组

作成于三千多年前的印度史诗《摩诃波罗多》记载多场激烈的核武战争,此插图描绘了诸神乘坐飞毯观看战争的场面。(原文转载)

    人气: 9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毁灭的古印度文明

有一部著名的古印度史诗《摩诃波罗多》(Mahabarata,一译《玛哈帕腊达》,印度古代梵文叙事诗,意译为“伟大的波罗多王后裔”,描写班度和俱卢两族争夺王位的斗争,与《罗摩衍那》并称为印度两大史诗),写成于公元前一五○○年,距今约有三千五百多年了。据说书中记载的史实比成书时间早了二千年,就是说书中的事情发生在距今约五千多年前。

此书记载了居住在印度恒河上游的科拉瓦人和潘达瓦人、弗里希尼人和安哈卡人两次激烈的战争。令人不解和惊讶的是从这两次战争的描写中来看,那是核子战争!

书中的第一次战争是这样描述的:“英勇的阿特瓦坦,稳坐在维马纳(类似飞机的飞行器)内降落在水中,发射了‘阿格尼亚’(一种类似飞弹武器,能在敌方上空产生并放射出密集的光焰之箭,如同一阵暴雨,包围了敌人,威力无穷。)刹那间,一个浓厚的阴影迅速在潘达瓦上空形成,上空黑了下来,黑暗中所有的罗盘都失去作用,接着开始刮起猛烈的狂风,呼啸而起,带起灰尘、砂砾,鸟儿发疯地叫……似乎天崩地裂。”“太阳似乎在空中摇曳,这种武器发出可怕的灼热,使地动山摇,在广大地域内,动物灼毙变形,河水沸腾,鱼虾等全部烫死。火箭爆发时声如雷鸣,把敌兵烧得如焚焦的树干。”

如果阿特瓦坦的武器造成的后果像一场火暴,那么古尔卡制造的攻击后果则是一场核弹爆炸及放射性落尘中毒。

第二次战争的描写更令人毛骨悚然,胆颤心惊:“古尔卡乘着快速的维马纳,向敌方三个城市发射了一枚飞弹。此飞弹似有整个宇宙力,其亮度犹如万个太阳,烟火柱滚升入天空,壮观无比。”“尸体被烧得无可辨认,毛发和指甲脱落了,陶瓷器爆裂,飞翔的鸟类被高温灼焦。为了逃脱死亡,战士们跳入河流清洗自己和武器。”

后来考古学家在发生上述战争的恒河上游发现了众多已成焦土的废墟。这些废墟中大块大块的岩石被粘合在一起,表面凸凹不平。我们知道,要使岩石熔化,最低温度要达到摄氏一千八百度。一般的大火达不到这个温度,只有原子弹的核爆炸才能达到!

在德肯原始森林里,人们也发现了许多的焦地废墟。废墟的城墙被晶化,光滑似玻璃,建筑物内的石制家具表层也被玻璃化了。除了在印度外,古巴比伦、撒哈拉沙漠、蒙古的戈壁都发现了类似的废墟。废墟中的“玻璃石”与今天核试验场的“玻璃石”一模一样。

从这些与史料记载吻合的考古发现,我们可以推测五千多年前人类也曾在印度发展出高度文明,对核能的应用非常熟悉,最后却由于争权夺利而滥用核能,使他们遭到毁灭。相较于非洲奥克洛发现的二十亿年前的核反应炉,当时的人类能运用于和平用途,同时利用天然地形堆放核废料,这种高度物质文明显然是由相对高度的精神文明下所发展出来的,运转了五十万年即代表了五十万年的和平与繁荣。否则像史诗中描述的用核子武器互相攻击,可能不消五十年就毁灭了!现代人类才几十年的核能技术,光为了核废料争论不休,遑论其他,我们真该为此感到汗颜呢。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http://www.dajiyuan.com)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几乎世界各地的神话,都谈到远古时代曾有过一段时期发生大洪水。内容大都说神因为人类犯罪,所以降大洪水来消灭人类,首先我们来看关于大洪水的记载。
  • 几乎世界各地的神话,都谈到远古时代曾有过一段时期发生大洪水。内容大都说神因为人类犯罪,所以降大洪水来消灭人类,首先我们来看关于大洪水的记载。
  • 楼兰城不只是在二千年前成为丝绸之路上的南北贯通、东西交汇的重要交通枢纽,从考古的发现上也证实了楼兰国的地理环境从石器时代便是非常适合于人居住之处。然而如今在丝路上,探险家、考古学家只能在干枯的孔雀河畔看到楼兰古城四周多处坍塌的墙垣,面积约十万平方公尺的楼兰城区外围只见断断续续的墙垣孤伶伶地颓立…
  • 考古学家在谜一般的玛雅遗迹中搜寻多年,找到许多玛雅的文物,其中有许多令人难以理解的涵义。然而最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些可以辨识的竟然跟今日的尖端科技非常的接近。火箭浮雕就是其中一个…
  • 除巨人的传说外,小人也在世界各地的传说故事中出现。《格列佛游记》现在看来都不是天方夜谭。前面我们介绍了关于巨人存在的一些证据以及古书中对巨人的记载,这里我们再举几个地球上的确出现过小人的例子。
  • 从一些关于巨人的考古化石发现,让人不禁重新思考,“传说”是否仅仅是传说?卡布雷拉博士在ICA地区找到许多与恐龙有关的立体雕塑。在这些雕塑中,同样呈现出人与恐龙共处的情境,而且更生动地展现出当时人类与恐龙的大小比例,“巨人”跃然而出…
  • 南美洲秘鲁的纳斯卡平原(Nazca)千奇百怪的图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图。这只50码(46公尺)长的蜘蛛,以一条单线砌成,也就是说用一笔划画成这只蜘蛛,是纳斯卡的动物图形之一。这幅图科学家认为可能是纳斯卡文明当时的一种星座,就像我们今天的小熊星座一样,代表当时人们的天文学。有人发现纳斯卡平原的直线与某种天文历法有关,因为这些图形中有几条直线极其准确的指向黄道上的夏至点。这片看似空无一物的地区,隐含了惊人的史前文明谜题。
  •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地球,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而是历经了无数次的地壳变动、火山爆发、洪水、冰河等变化,亿万年来几经浮沉,才形成今日我们所看到的地理环境。如果史前时代人类曾经有文明,那么很可能一度、甚至几度毁灭于天然灾害侵袭,只留下部分遗迹在地形变动或海水上升后,没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 一个与爪哇人相同,常常出现在生物课本里用来强力阐述进化论的例子即为“灰斑蛾与黑蛾”。教科书上通常会展示一组对比图:一只停留于灰色树苔上的灰斑蛾和一只停留在黑色树干上的黑蛾。并且解释这一种类的桦尺蛾主要生活在英美,只在夜间飞行活动,白天时则隐藏于树干上有苔藓的部位,所以一般情况下,灰色的斑纹成了有利的保护色。但是当工业化生产带来的污染熏黑了树干,杀死了树干上的苔藓生物后,灰斑反而使这些蛾暴露无遗,成了飞鸟的美餐,于是黑蛾就因为其保护色的优势而进化成为主要群体。当空气净化法案通过后,灰色的树苔又生长起来了,灰斑蛾重新拥有了保护色的优势,于是又淘汰了黑蛾。就这样爱吃蛾的飞鸟也因为被蛾的保护色施了“障眼法”,理所当然地,飞鸟的捕食就成为这种自然选择的驱动力了。
  • 于史前人类的岩洞壁画,大部分人的印象是一群围着树叶的原始人,打猎结束后,围着火休息,有些人在岩洞壁上作画,记录今日的打猎成果。所以岩洞壁画上画着原始的打猎场景,有原始人类以及兽类,图形是以极为简单的线条构成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