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古文明违反宇宙之道 灭顶灾难生

文:正见丛书编辑小组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一书封面。(图:正见网)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就地球的角度来看,现今人类的发展历史,已经逐渐演变成一部破坏史。同时我们不禁要思考:是不是人类变得实在不好的时候,就会发生这些毁灭性的灾难?也许,有个与楼兰国有关的传说值得我们深思:

唐代高僧玄奘在《大唐西域记》中,讲述过一个消失在沙漠之中的曷劳落迦城的故事。那里的人民生活安乐,财产富饶,但并不相信佛法,对佛像也不加以敬重。一天,有一位罗汉前去礼拜佛像,当地人对罗汉奇特的服装和容貌感到惊奇,就跑去报告城王。城王于是下令,用沙土涂抹这位罗汉,不给他饭吃。只有一个曾礼拜过佛像的人心中不忍,暗中给罗汉吃食。一天,罗汉要离开曷劳落迦城了,就对那人说:“七天以后,天空将要降下一场沙雨,把这座城市埋没,不留一个生灵。望你早作准备,提前离开这里。”罗汉说罢,就忽然不见了。

那人把这消息遍告自己的亲朋好友,但没有一人相信他的话。第二天,忽然刮起大风,从天上降下了各色珍宝,人们大喜过望,反过来咒骂那个出言不吉利的人。只有那个人坚信灾祸是必然要降临的,他悄悄地开凿了一个地下通道,直通城外。到了第七天的夜半时分,城里的人们都已进入了梦乡,沙土从天而降,没有多久就填满了城中,那人从地下通道出城,向东来到了媲摩城。到了唐代,曷劳落迦城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土丘了。

这个故事许多人听起来只是个传说,然而,今天的考古学家在挖掘新疆的楼兰古国遗迹时,却怎么也想不透这个发达的古城,究竟为什么埋在厚厚的沙尘下面﹖

许多古老的传说,人们老是认为是传说,只是编造出来的。其实今天的事情叫未来的人听到,他们何尝不当成神话呢?现在的科学没有发现到的或认识不到的就说是不存在,这样的认识可能陷入了一个固执的框框了。

许多历史上的真实事迹,都在不断地提醒着人们,不要过分重视物质的安逸与享乐,应该注重维持善良的道德与文化,否则,上天将在人类道德败坏之时,取走他所赋予人的一切。

听到这样的话许多笃信现在科学的人一定会嗤之以鼻:“那怎么可能呢?现在的科学不是聪明的人类发明的吗?哪里是谁给人类的呢?”

我们仔细想一想,科技能做到什么程度。人可以培养出美丽的花朵,却不能用科技的方法造出一粒能长出美丽花卉的种子。更现实的是,自然界的生命似乎只要给他充分的养分与适当的生活环境,就能成长与发育。而人造的机械往往都需要依赖人去维护与保养的,并不能自然的适应环境。

如果说人类的文明是自己创造的,自己发明的,那么这些控制着,让世界有条不紊的规律又是谁创造的呢?没有这些规律,世界早已大乱,人们又怎么创造文明呢?

宇宙必然存在一个法则,他能让一切事物正确的运转,太阳必定从东方升起,而地球上的人绝不会无缘无故掉到外太空去。这个法则就是我们人类必须要了解的“宇宙法理”。

想一想,人类也是宇宙的一份子,如果宇宙有一个法则,那么顺着这个法则而行的人是不是就是好人,而背道而行的就是坏人了。因此,人类不能为所欲为的作坏事,否则就会违背宇宙法理,逐渐地走向淘汰的命运。

如何了解宇宙的法理呢?只有透过修炼。透过修炼,了解宇宙的法理,逐渐地同化宇宙特性,最后智慧大开,看清宇宙的真相。“佛”这个字在古印度话里是“觉者”之意,就是通过修炼觉悟了的人。所以,“佛”是最理智的人,也可以说是真正的科学家。 @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http://www.dajiyuan.com)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几乎世界各地的神话,都谈到远古时代曾有过一段时期发生大洪水。内容大都说神因为人类犯罪,所以降大洪水来消灭人类,首先我们来看关于大洪水的记载。
  • 几乎世界各地的神话,都谈到远古时代曾有过一段时期发生大洪水。内容大都说神因为人类犯罪,所以降大洪水来消灭人类,首先我们来看关于大洪水的记载。
  • 楼兰城不只是在二千年前成为丝绸之路上的南北贯通、东西交汇的重要交通枢纽,从考古的发现上也证实了楼兰国的地理环境从石器时代便是非常适合于人居住之处。然而如今在丝路上,探险家、考古学家只能在干枯的孔雀河畔看到楼兰古城四周多处坍塌的墙垣,面积约十万平方公尺的楼兰城区外围只见断断续续的墙垣孤伶伶地颓立…
  • 考古学家在谜一般的玛雅遗迹中搜寻多年,找到许多玛雅的文物,其中有许多令人难以理解的涵义。然而最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些可以辨识的竟然跟今日的尖端科技非常的接近。火箭浮雕就是其中一个…
  • 除巨人的传说外,小人也在世界各地的传说故事中出现。《格列佛游记》现在看来都不是天方夜谭。前面我们介绍了关于巨人存在的一些证据以及古书中对巨人的记载,这里我们再举几个地球上的确出现过小人的例子。
  • 从一些关于巨人的考古化石发现,让人不禁重新思考,“传说”是否仅仅是传说?卡布雷拉博士在ICA地区找到许多与恐龙有关的立体雕塑。在这些雕塑中,同样呈现出人与恐龙共处的情境,而且更生动地展现出当时人类与恐龙的大小比例,“巨人”跃然而出…
  • 南美洲秘鲁的纳斯卡平原(Nazca)千奇百怪的图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图。这只50码(46公尺)长的蜘蛛,以一条单线砌成,也就是说用一笔划画成这只蜘蛛,是纳斯卡的动物图形之一。这幅图科学家认为可能是纳斯卡文明当时的一种星座,就像我们今天的小熊星座一样,代表当时人们的天文学。有人发现纳斯卡平原的直线与某种天文历法有关,因为这些图形中有几条直线极其准确的指向黄道上的夏至点。这片看似空无一物的地区,隐含了惊人的史前文明谜题。
  •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地球,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而是历经了无数次的地壳变动、火山爆发、洪水、冰河等变化,亿万年来几经浮沉,才形成今日我们所看到的地理环境。如果史前时代人类曾经有文明,那么很可能一度、甚至几度毁灭于天然灾害侵袭,只留下部分遗迹在地形变动或海水上升后,没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 一个与爪哇人相同,常常出现在生物课本里用来强力阐述进化论的例子即为“灰斑蛾与黑蛾”。教科书上通常会展示一组对比图:一只停留于灰色树苔上的灰斑蛾和一只停留在黑色树干上的黑蛾。并且解释这一种类的桦尺蛾主要生活在英美,只在夜间飞行活动,白天时则隐藏于树干上有苔藓的部位,所以一般情况下,灰色的斑纹成了有利的保护色。但是当工业化生产带来的污染熏黑了树干,杀死了树干上的苔藓生物后,灰斑反而使这些蛾暴露无遗,成了飞鸟的美餐,于是黑蛾就因为其保护色的优势而进化成为主要群体。当空气净化法案通过后,灰色的树苔又生长起来了,灰斑蛾重新拥有了保护色的优势,于是又淘汰了黑蛾。就这样爱吃蛾的飞鸟也因为被蛾的保护色施了“障眼法”,理所当然地,飞鸟的捕食就成为这种自然选择的驱动力了。
  • 于史前人类的岩洞壁画,大部分人的印象是一群围着树叶的原始人,打猎结束后,围着火休息,有些人在岩洞壁上作画,记录今日的打猎成果。所以岩洞壁画上画着原始的打猎场景,有原始人类以及兽类,图形是以极为简单的线条构成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