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辽宁日报证实抛弃中共已成社会共识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1月27日讯】主持人:听众您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辽宁日报》上个星期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致高校哲学社会科学老师的一封公开信》。这个文章是从一个学生的口吻来抱怨,不知从何时起,说中国坏话、骂这个社会成为了课堂上的时尚。

《辽宁日报》这篇文章称,记者是在北京、广州、上海、沈阳和武汉的20多所大学旁听了近百堂课,文章强烈批评了一些老师在课堂上的表现,主要它讲的是说老师们对中共理论和政治的不认同。

那么文章中提到的这些现象是不是高校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呢?《辽宁日报》的这个观点是不是站得住脚?我们今天请横河先生来点评一下。横河先生,《辽宁日报》的那篇文章您看完了之后,您总的印象是什么?

横河:总的印象,第一个是,《辽宁日报》它扮演了一个非常不合适也很不光彩的角色;第二个是,它利用学生来表达它自己的意思;第三个是,《辽宁日报》批评的最严重的问题,实际上是中国社会目前在现在中共统治下,出现的一些好的现象、好的苗头。

主持人:那我们来一部分一部分来讨论。第一个,您说《辽宁日报》记者他扮演了一个不合适和不光彩的角色,那您觉得他这个角色不合适在哪里呢?

横河:主要就是定位错误,你看,他是以记者的身份给高校老师写的一封信,所以从言辞上面他非常谦卑,就是说好像是很尊重老师。但是他的本质你可以看到,实际上是给老师打棍子、戴帽子,是一种政治上的威胁。这种政治上的威胁是从中共统治以来,对知识份子一贯的态度,这没有改变过。

他实际上把自己定位在什么地方呢?他把自己定位在中共的意识型态的捍卫者的立场上,这个位置上。当然,也许中共对自己的党报、喉舌,它就是这么定位的,但是对于正常社会的人,这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作为一个报纸,怎么能够去代表一个政党的意识型态来给别人打棍子?这个是任何一个,就作为媒体来说是没有办法被接受的。

主持人:那您就是说他这个文章,他表面上看起来是揭露一个社会上的现象,但是实际上他是在捍卫中共的一些说法?

横河:对,而且他是站在中共的立场上的。他表面以记者的身份,实际上是以高校教师的“太上皇”的态度来说话的。这是一个。

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他的误导,就是从这个文章的批评的人来说,他是针对大学教师背离中共的意识型态。但是他说的,反复强调的是中国,说大学老师在抹黑中国。也就是说他混淆了“中共”和“中国”的概念。这个是他一贯的。

但在这一次,他不仅把“中共”和“中国”的概念混淆了,而且他还故意地把中共和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混淆了。就是说他把中国现在的特色说成是几千年文化传统的继承。恰恰相反!中共是破坏中国的传统文化的,中共是反传统文化,而不是继承中国传统文化。在这两个问题上,他都把它混淆了。

主持人:那您还讲到一点,就是说这个文章它利用了学生,但是的确这个文章是因为他在社会调查中看到学生的反馈而写的文章,那您为什么觉得他是在利用学生?

横河:因为他征集到的故事,他开始的时候是有一个就是大家来讨论,叫做“大学课堂上的中国应该是什么样的?”,是一个征文。征集到了300个微故事,他选就选了这篇,就是刚才你讲的,就是这个人说这个教师怎么样在课堂上讲中国的负面例子,就选了这篇。

为什么单用这个?因为你几百个微故事里面,征集到的反馈里面肯定有支持教师观点的人,也有反对的人,你就实际上就是利用了反对的观点来引出你这个故事来。

在这之前实际上有个前提的,就是说为什么《辽宁日报》要搞这个征文呢?是因为中共中央有个文件,就关于高校思想教育问题的文件,根据这个文件来的,所以还是要想利用学生的口来说出这样的话来。

还有一个,《辽宁日报》用新闻媒体做了一个调查,结果说80%以上的大学生表示碰到过课堂上爱发牢骚的教师,对国家和社会的抹黑让学生都看不过去。这个又是一路的,因为80%以上的大学生碰到过爱发牢骚的老师,和有多少学生看不下去老师的牢骚,其实不是一回事。你可以80%以上的学生碰到过发牢骚的老师,但是很可能这里面只有10%的人对老师的牢骚不满意。这是两回事情。同时它又再一次在这里混淆了中共和国家。所以这里面用了很巧妙的方式去偷梁换柱。

学生的状况怎么样,就是说有没有学生真的是有像他们讲的这观点的?这肯定是有的。讨好老师的学生全世界都有;讨好统治者的学生,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有。就是说在其它的国家,在正常的国家,会有人去讨好老师,为了好分数;但是绝对不会有人去讨好统治者,去打老师的小报告。现在我觉得社会主义全面垮台以后,可能就是中国的特色了,别的国家是不会有的,连北朝鲜都不会有。因为北朝鲜大概没有老师敢在台上发牢骚的,一发牢骚可能抓去枪毙、送劳改营里去了。所以这是中国特有的了。

这个不是中国学生特别,为什么前社会主义国家在社会主义统治下是有告密的学生,有支持统治者意识形态的学生,但是社会主义一垮台之后就没有了呢?所以这是制度所决定的。也就是说当今在中国,中共的统治就是滋生这些告密学生、特务学生的土壤。或者说维护中共意识形态的学生去告密老师、去揭发老师的这种情况,是中共制造了这么一个社会环境。这种学生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他是没有办法去生存的,他没有办法去找到他能够捍卫当局意识形态的这种场合都没有,因为当局没有意识形态。

主持人:那其实从我们普通人看到的社会现象来说,跟这篇文章中提到的就会有一点不一样,就是说我们现在一般看到所谓的对社会发牢骚,就是爱发牢骚,这好像不光是老师,就是说全社会的人都在发牢骚,而且任何有一个发牢骚的段子,你会发现在网络上传的特别快,很少能想像出来像他讲的说会有学生都看不过去了。那这个文章它为什么挑这么一个很普遍的社会现象,然后他只说是在文科中这些现象很突出呢?其实它是一个全社会的现象。

横河:因为全社会的人他并不都在课堂上对着学生讲,很大部分都是在私下讲,或者在网络上讲。中共认为就是有一些阵地是属于它垄断的,不能让别人染指的。比如说宣传工具,那就是它绝对垄断的;文化领域,作为官办的文化,它也要绝对垄断的,那民间它也是控制不到;大学教学的话呢,虽然有民办的大学,一般大的大学,比较好的大学还是国家垄断的。在垄断的情况下,它不允许别人染指。在社会的其它领域相比较而言,它更关心的是将来大学生出来以后意识形态,走什么样的路,他不想现在就把这个阵地放弃掉。这是一点。

至于在大学里面,文科和理工科它还是有区别的,它专业性质决定了文科的教师会去研究这方面的问题,因为他们的职业就是研究社会科学,那么他就一定要触及到社会问题上,一找到社会问题,他就会找社会问题的根源,这是他的职业所决定,要求他这么做的,所以他就会去发现问题。

这里有两种类型,一种就是御用文人,御用文人他就是以注释中共的理论和中共的政策为目的的。就是说中共做了一个决定、出了一个政策,然后他们去研究,然后去捧场,这是一部分人。但是除了这种人以外,肯定还有人会是认认真真做学问的,只要你认认真真做学问,你就会用自己的脑子思考,而不是用共产党给你的脑子思考,这样一来的话就会发现问题。所以在文科当中发现这些问题的机会就要比其它的学科要多得多。

你像伊力哈木就是,他就是发现有民族问题,然后他去研究民族问题,于是就发现了中共不希望他发现的东西,最后就把他关了,现在判无期徒刑,刚刚才知道说是二审维持原判,还是在看守所里面宣布的。

有人思考、有人去研究就会发现问题,他愿意把他发现的问题和学生分享,那就出现了我们看到《辽宁日报》所反映的情况。其实中共是特别怕文科的人的思考,社会科学人的思考。毛泽东不是在文革的时候取消大学吗?后来准备让一步,就是又开始办大学了,不是重新招生吗?他说了一句话,我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文科他是不主张办的。

主持人:就说人是不可以去思想的。

横河:对,人不能有思想。另外一个,大学里面独立思考的能力就比中小学要强一些了。所以为什么有些学生到大学里面以后发现和它灌输的东西有冲突了,是因为大学的教师有自己的研究,中学教师没有自己研究的,就照教科书讲。大学他自己有研究,他自己有研究成果,一分享的话,它就觉得有问题了。这说明中小学的洗脑现象还是非常严重的,比大学还要严重。

主持人:其实中国的大学教育是一直被人诟病的,很多知识份子都在讨论这个问题。比如说高等教育到底应该教学生一些什么东西,所谓的高等是从哪一方面高等?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学生?这篇文章里也提到了中国教学的问题。那您觉得他讲的这个问题是不是中国现在高等教育里头存在的问题?

横河:我觉得正好现在讲的问题不是中国高等学校存在的问题。我们今天不来评中国大学的问题,中国大学的问题可能多得不得了。我觉得产业化肯定是一个大问题。大部分国家虽然说到了大学有的要付钱,你像美国就要付钱,欧洲有些国家是不要付钱的,美国是要付钱的。但是不管怎么样说,他不是靠办学来赚钱,当然现在也赚钱了,从中国学生那里赚钱,中国大陆去招生来赚钱。(其他国家大学)肯定不会把这个教育产业化。

另外一个就是教学方向,培养什么样的人,这都是问题。你像在中国,培养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正好不是这篇文章指出的问题。

这篇文章指出的问题,是大学教学当中,最缺少的、最应该有的、最需要的部分,就是独立思考。摆脱共产党文化的影响,摆脱共产党所说的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现在改个名称了,说是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什么叫对社会有益?就对中共统治有益的人。正好现在这篇文章提出的问题是解决中国大陆高等教育当中最严重的问题的一个好的方向。

主持人:那么按您这个说法,大学课堂就应该讨论这些问题。那么它所谓这个文章中提到的这些观点、这些背景,都是应该让学生去了解的,对吗?

横河:对。严格的说,大学不是一个灌输知识的地方,而应该是一个教学生怎么样去寻找知识,怎么样利用知识,而且是有独立人格的人,这是大学真正需要培养的。所以这里就谈到一些问题,比如说这篇文章谈到现在大学里面的问题……

主持人:就他认为的问题。

横河:他认为的问题,他认为第一个就是大学教师缺乏理论认同,他没有说谁的理论,那无非就是共产党的理论嘛。他说有些老师用戏谑的方式讲思想理论课。他这里讲什么是理论认同,什么是理论呢?在这里讲的就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理论是全世界经过一个世纪死了1亿人以后,实践证明是失败的理论。所以说这些老师实际上是把一个事实告诉了学生,就是说这个理论是失败的。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做法,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学生。

在这个文章里面还说到解构历史,说这些教师解构历史、肆意评价。这个解构我确实不太明白。什么叫解构历史?因为解构实际上就是分析历史嘛,分析历史本身不是错的,为什么解构历史就是错的呢?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的话,中共它对历史歪曲、编造、剪裁,这是最严重的,就连它自己的党史都不断的在改变。所以歪曲历史是中共的罪行。

它还说到教师们对党的创新理论不屑一顾。这一点我不是很明白,难道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把党的创新理论当回事吗?什么叫“创新理论”?“三讲”、“三个代表”、什么白猫黑猫,这叫党的创新理论吗?如果说把这一些所谓的创新理论当回事的话,那才叫脑子出了问题。

至于说他说教师们动不动就把实践中的具体问题归咎为理论的失败。其它的国家他没有指导思想,所以出了问题他就不会去怪罪理论,他很明显的就是就事论事,这个问题出了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中共不一样,中共它是有指导思想的,而且它自己宣称它的指导思想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它需要去对所有的学科、所有的领域进行指导。那既然你指导了,出了问题当然要找你负责,因为我是根据你的理论指导来实践的。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失败了,那么我们要找的就肯定是共产主义的理论是不是出了问题,很简单的,我肯定不会去找资本主义理论出了什么问题,因为失败的是共产主义,所以我要找的理论问题当然是共产主义理论问题,这是很正常的。大学教师认识到这个问题以后,他把它教给了学生,这是一个好现象。

还有一个小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也不小,在中国读大学是要自己花钱的。

主持人:对。

横河:而且学费非常贵。花了钱,凭什么要来学你一家的理论?花了钱,我就有选择的自由,我愿意听世界上所有先进的理论,我为什么非要学你这一家,而且是证明失败的理论,而不去学那些现在还在运行的?人家至少还运行了几百年。那不管怎么说,实际上证明是有效的,我为什么就不能学呢?是我自己花了钱来学习的。如果你中共说你出钱让所有人去读书,必须学你的东西,那是另外一回事,那你就办党校,对不对?

主持人:对。

横河:人家不愿意考党校的人,自己花钱读书的就不愿意学你这个东西了,你只在你这个党校里面。虽然也是老百姓的钱养着这个党校的,但怎么来说的话,比这种让大家花了钱都来学你这个理论要稍微合理一些吧。

主持人:其实他这个文章里讲了第二个问题,它就说缺乏政治认同,也有您刚才提到的问题在。因为中共一直宣传说它目前的政治制度是最适合中国国情的,那么既然是这样子呢就应该开放给大家讨论。

横河:是的,它讲的缺乏认同的第二个就是缺乏政治认同。他在讲缺乏政治认同的时候他实际上讲了三个问题,一个是走西方道路,一个是质疑中央的重大政策,再一个就是夸大社会问题,并归咎于政治基因缺陷。

其实很清楚,走西方道路,我们讨论很多次了,再简单说一下。中国现在走的是马列主义的道路,不管怎么说,它写在宪法里面,它一直宣称的,到现在还在走这条路。马列主义难道是中国的道路吗?马克思、列宁是典型的西方理论和西方道路。

如果教师向学生介绍说,西方不仅出过像马列主义那样证明失败了的道路,也出过到现在还在继续走的还算成功的道路,那不是很好吗?把这个实践证明失败了的制度当成是成功的制度来灌输给别人,那就叫欺骗!不过这也是中共的本性,就是欺骗老百姓是中共的本性,所以你也难指望它去改。

主持人:其实它这里头讲所谓的西方道路,只是说有很多人讲西方现在的那种三权分立的体制。

横河:三权分立的体制就是说,实际上中华民国叫五权嘛,美国是三权嘛,比较典型的。即使是说要走民主自由的道路,也没有人说应该走西方一样的道路,而且西方也不是每个国家都一样的,每个国家其实都是按照自己国家适应的东西,适应自己的去改的。美国的道路是很独特的,跟整个欧洲都不太一样的。这个我觉得他强调了走中国道路,实际上强调的是中共的一党专政的道路,而不是说真的适于中国的。

因为他在这里特别强调讲西方的时候,他就讲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几千年的传统。几千年的传统是你一直在批判的,你用西方的马列主义来一直批判中国的几千年传统,现在你觉得有用了你又把它拿过来,你又不承认。

主持人:而且中共它从来也没有坚持过中国的传统的东西。

横河:它从来没坚持过,它坚持的是共产党的东西。它把它现在说成是中国和西方的对立,这完全又是一个混淆的概念,实际上不是的,是世界的普世价值和中共的共产主义理论体系的对立。

主持人:那它第三个讲的是情感认同,这个就我个人不是很看得懂它里面到底讲的是什么?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横河:它实际上讲的也是三点,一个就是把生活的不如意,自己生活的不如意变成课堂上的牢骚,这个我觉得是欲加之罪,因为有些人确实是有不如意的时候,但是我不相信大部分教师会把自己生活的不如意拿到课堂上跟学生去交流

主持人:但是换一个说法,如果这是一个很普遍现象的不如意,比如说社会上90%的人都觉得不如意的话,那是不是这个社会本身也存在这个问题?

横河:对,我没有去看他的这个笔记,我不知道他的笔记怎么说的。就是说很可能他是把一个正常的,这是一个社会问题,(说)我个人就有这样的体会。

主持人:对。

横河:然后让学生来说,你们认为这个社会上有什么问题?我觉得这是正常的,拿个人的经历作为一个例子。

另外一点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把“我就是不入党”视为个性、有骨气,这就是我们上次讨论的,退党或者是不和中共为伍已经变成了一种社会的趋势,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子,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大学教师在课堂上就以“不入党”作为个性来显示,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再一个他就说把社会上的顺口溜和网络上的灰色段子当作论据。注意了,他说的是“灰色段子”,什么叫“灰色段子”?那也就是说它不是属于那种色情段子,黄色段子,对不对?灰色段子实际上就是政治段子。那也就是我们上次谈到,中共一个新的政策、新的讲话,新的东西出来以后两三天内就会变成社会上嘲笑的对象,正好是这样的。

所以呢,这里说的这个(缺乏)情感认同恰巧说明了整个社会的一个共识,就是和中共断开来。

主持人:谈到教育,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中共在海外办了很多孔子学院,孔子学院按理说它应该是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但是孔子学院在西方国家其实相当的失败。您怎么解读这个现象呢?

横河:这个问题其实是跟我们刚才谈的问题是相关的,我们刚才讲的是高等教育当中中共的意识形态的问题。孔子学院实际上是设在海外的中国的高等学院的教学方法,就是它把中国的这一套搬到了海外,变成了其它大学的一个正式的教学项目,所以它在海外就遭到了很大的障碍。这个障碍就跟我们刚刚讨论的这几个认同是有相当关系的。

我们举几个例子。一个就是歧视的问题,就是宗教歧视,这个就和国际上的价值观就不符合了。加拿大有一个大学后来取消了孔子学院的原因就是孔子学院在招收教师的时候有歧视,这个不符合加拿大大学的价值。

主持人:那您说这个歧视是指什么方面?

横河:就是它在招教师的时候就明确说出炼法轮功的人不能够当孔子学院的教师。后来就有一个孔子学院的教师她自己说她炼法轮功,她觉得受到了歧视,不敢公布自己的身份。所以就这件事情使得加拿大那个大学就把孔子学院取消掉了。这是一个,这是价值的问题。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芝加哥大学。芝加哥大学在开始办孔子学院的时候就有一百多个教师写信反对,最近又有100个教授写信要求终止和孔子学院的合同。停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认为孔子学院干涉了美国的学术自由,由外国政府来决定美国大学的教学项目,不符合学术原则。

这就牵涉到刚才我们讲的,在中国,大学是没有学术自由的,是要有一个指导思想的。实际上他们把这个指导思想搬到了美国孔子学院,要求也要有一个指导思想,尽管它没有明着说。所以他们认为他们已经干涉了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他们有一些例子的,比如这个大学准备邀请达赖喇嘛去演讲,孔子学院就出面说这会影响我们两个学校的合作,或者我们两个国家的合作。所以就影响到了别人的学术自由。这个是学术自由的问题。

芝加哥大学最后取消孔子学院还不是因为100个教授写的信,是因为汉办的主任非常蛮横无礼的去给芝加哥大学的校长打了个电话,说只要你们学校做决定退出,我就同意。芝加哥大学校长原来还准备坚持一下把孔子学院办下去的,被她这个电话打得只能退了。是这样的情况。

国内呢,现在中共有一种说法,企图为海外孔子学院的失败找借口。什么说法呢?就是说孔子学院是中国的儒家思想啊,和西方的文明是相冲突的,说西方不喜欢孔子的思想,所以要取消孔子学院。这个说法完完全全是假的,这是让不了解孔子学院的人完全迷惑在里面了。

其实孔子学院并不是代表儒家思想,孔子学院从来就不教儒家思想。它表面上说说学中文,但实际上是输出中共的意识形态。它自己说的,孔子学院不教儒学,只教新概念。什么叫“新概念”?新概念就是共产党的文化,所以它输出的是共产党的文化。这就是为什么在国际上很多国家的很多大学开始抵制孔子学院的一个重要因素。

人们并不是反对儒家思想,实际上孔子的思想在西方有很多人研究,也有很多人接受,人家反对的是共产党文化的输出,以孔子学院的名义输出共产党文化,这是人们反对的。中共这个说法,最后把孔子学院的失败归罪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儒家思想,这是完完全全不对的。但它不敢承认这是因为党文化,人家反对的是党文化,不是反对儒家思想。这个实际上是中共把中国大学现在的所有弊端都原封不动的搬到了海外,搬到了孔子学院所造成的恶果。

主持人:那从孔子学院在海外的失败,还有辽宁日报现在提到的中国大学的一些知识份子的思想状态,我们可以看出来其实中共那套思想体系它不光是在海外走不通,其实它在中国现在也越来越走不通了。

横河:对,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一个新的趋势,也是我们上次讲到的《九评》退党以后,在中国最终抛弃中共成为一个社会共识的时候,中共这一套在中国也就行不通了。

主持人:好,那现在因为时间问题,我们这个话题就讲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4-11-27 11: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