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树下的阅读故事(下)

作者:宋怡慧(台湾/ 高中教师)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在芒果树下,我们也曾挥着汗水、打过排球;在芒果树下,我们亦舞动青春,勤练啦啦队舞;在芒果树下,我们更反复练习合唱比赛的曲调;在芒果树下,我们甚至分享过星光电影院的经典对白……

舞动青春‧期许未来

“听说蔡兴国的OBOE独奏会到校园来展演耶!”

“是电视那个双簧管王子吗?我好喜欢他的演奏曲……”

“快请校长飞鸽传书给他,请他来表演啦!”

不久后,芒果树下喃喃自语的真情呼唤,竟然奇迹式的美梦成真了。

蔡兴国的双簧管音乐会,让平静的小镇热血沸腾了起来,大家无不引颈企盼这场音乐盛会的来临。一场国际水准的表演,震撼在场所有学生的心,孔子所说的“乐以教和”,原来是这般滋味。这场音乐飨宴让全校学生都疯狂爱上管弦乐的华丽柔美与浪漫多情。我们从流行乐的旖旎缱绻跨界到古典乐的经典奇奥,生命阅览的触角也顿时丰富多元了起来。

“我要当全世界最厉害的建筑师,和安藤忠雄一样……”

“我要组个像披头四一样的乐团,是走台湾摇滚路线的……”

“我要和李艳秋一样字正腔圆,念出黄莺出谷般的每日一字……”

芒果树下的我们学会坚守自己内心的小小梦想,相信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慢慢的发光发热,成为被世界看见的绩优股,窜到人生的A段班来。

翻转课室‧挑战学习

这个学校彻彻底底翻转了课室学习的枯燥与刻板,让我们的视野与心灵变得天宽地阔了起来。真正来说,这个学校的学生不怕失败,也不担心挑战,我们相信失败的养分,将让我们更茁壮;挑战的学习,将让我们飞得更高。

朝会时,校长常会和大家分享阅读过的书籍,某些只字片语曾带给他启迪与感动;也鼓励我们用文字传递简单的人生智慧,或表达深蕴祝福与喜悦的心情,让身边的人都感知到世界的温度与友好。

邂逅‧阅读‧吴友梅校长

那年,巍峨富丽的图书馆大楼开始启用了,采光明亮的阅览室成为师生课余闲暇聚集的新天地。

有一天,正当我在钟情的角落翻读著吴尔芙《自己的房间》时,校长突然出现又停驻我身边。他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举起大拇指对我比赞。

甚至,用极小声地告诉我:“吴尔芙值得我们学习,她是女性书写与女性阅读的典范!这套书是他精心挑选来馆藏的,没想到有人可以读到出神忘我,真的很好……”校长的举动影响我这个平凡无奇的生命,也感动了我。校长让我学会看重自己,欣赏自己,也从阅读中找到更自信热情的自己。

原来,阅读需要鼓励,阅读需要对话,吴友梅校长营造一个能自然而然地就把阅读和快乐画上等号的地方,让我把阅读和优雅圈在一起;让我把最美好的生命都留给阅读。相较吴尔芙,我能自由自在地在芒果树下尽情阅读、快乐学习的岁月,邂逅过多少幸福感恩的日子!

中学时代走过芒果树下的阅读岁月,因为友伴的陪伴与校长的鼓励,让我日后能成为拥有阅读信仰的人。现在的我,也愿意追随校长的脚步,成为孩子阅读的隐形翅膀,让孩子能翱翔出阅读世界最美的姿态来。◇

责任编辑:黎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时候,常听到母亲对着阿嬷说:“人再怎么穷,也不能穷孩子的教育。大人可以卡辛苦一点,多做点代志,也要赚钱让阿慧去读正心中学……”
  • 然现代教育避谈神、来生与另外空间,并视这些议题为迷信。但,我常会告诉孩子,生命不只有一生一世,人必须重德行善。这和我自身的经验有关……
  • 昨天有年轻同事请教我专业建议,以前我总会想:“我干嘛这么鸡婆?”但是今天转个念,想让年轻人站在我们这些不是巨人的巨人肩膀上,希望他们可以将专业更加发扬光大,这个价值是无与伦比的。有时想想,捐经验、智慧可能比捐金钱更有用吧?
  • 我很欣赏学校的总务吴主任,他是一个富有艺术气息的行政人员。他每天忙着为孩子提供完善的硬体设施,也忙着将学校妆点得更有艺术气息。我们工作的大楼面对中庭的落羽松。一楼的总务处工作的他,可以一面处理公文,一面看着欣赏落羽松的树干;在三楼的我,则可以欣赏树梢的美景。
  • 人生的历程就是学习的历程,就算是师生之间,也可以交流学习,互相成长。
  • 我希望自己像校园的大地一般涵养著四季的缤纷,让每个孩子展现他们的天赋,让每个孩子能亮丽的站在的舞台上。
  • 中共当局规定每年的9月10日为教师节。多名大陆教师在教师节之际表示,教师的职业在中共体制下已经失去教书育人的根本意义,学校也变成唯利是图、犯罪猖獗的名利场。这都是中共体制破坏文化后的结果,中共体制不变,师道将无存。
  • 从事教职的这些年,我发现,生命中的挫折,往往是激发人迎向挑战的动力。
  • 我喜欢欣赏学校运动场边的茄苳树,因为我觉得茄苳树有带领叶子迎向光明的智慧......
  • 看着报载教育部规划“研究硕士班可以用实做技术报告取代论文”的新闻,即将退休的阿丽老师叹了一口气说:“可惜!我没有机会念研究所,也没写过论文。”从她的话中可以感受到,没读研究所似乎是她教学生涯的缺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