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程长河: 控告李华红 胜算无悬念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伴随着法拉盛居民程长河对李华红等人刑事、民事诉讼案审理的一系列披露,李华红等人攻击和指使他人攻击法轮功学员支持者的手法清晰地呈现在公众面前。这起非法轮功学员(法拉盛普通居民)发起的涉及法拉盛街头红色势力打人案件的审理和判决,也为公众提供了一个窗口,如何看待不良的社会现象。
  
● 记者:李华红等敢于动手打人、动口骂人,这种现象不是一天两天,很多人说:“谁都见他们躲,干嘛惹他们?为什么要支持法轮功?”
  
程长河:对中共政治暴力的揭露我义无反顾。作为中国仅有的法律世家第三代,我的爷爷曾为中华民国司法院大法官,被中共打为“历史反革命”,父亲亦是法官,死在中共的劳改营,包括我的儿子,四代人都坐过中共牢房,对政治迫害有着极深的记忆。因此对于中共利用“反X 教”名义将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延伸到海外,怂恿李华红一伙当街欺辱、攻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真善忍修炼者的恶行,我一直密切关注。

历史上,中共的政治运动一波一波,对法轮功民众的迫害是最后一波。实际上这不只是法轮功的问题,不能把他们从中国人中分解出来,法轮功可以说是中国人的良心,是中国人道德的传承,也是人民的一部分。法轮功讲真相,是对历来共产党所作所为的反抗和揭露。(因此)这个事情,从整体上来说,是我们中国人民,对共产党说不的表现。

● 记者:打这场官司的目的是什么?
  
程长河:朱立创、李华红等在美国土地上支持中共非法政权,他们是在压制中国人,不是帮助中国人。他们使用的手段非常险恶,打人的反赖坐在地上,在此前,这种方法屡试不爽,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攻击。
  
她设一个陷阱,(监控录像盲点外)在人看不到的地方打你,在录像内他们会装死,她自己睡在地上就照到了,帮凶围着你,义愤填膺,说你打人,然后叫警察来,一查录像,她就赢了。
  
整个形势似乎都被控制,有一个讲真话的被他们打,其他人不敢惹事,剩下陷害我的说:你打人,有你好日子看。这种情况下我就和他们讲:我可是学法律的,现在预先替你们登记,要记住做伪证在美国是要判7年以上,如果没身份或绿卡,就足够被遣送回中国去。我这么一说,他们就害怕了,全部跑光,就剩李华红一人睡在地上。
  
警察叫来救护车,一量李女血压,一切正常,但她还是耍赖躺在地上,警察就说:你要是没有病,要交1000元钱,于是她立刻从地上坐起来。
  
地铁7号总站出口人最多,他们常在这里出现,表面上给法轮功找麻烦,实际上是给中国老百姓施加心理压力:“他们还很凶”,让人看这个风向标。这是人造的高压,在海外法拉盛制造红色的城镇,中共的外交机构都不敢出来做的事,他们来做,说穿了,为了利益。我看穿了这一点,所以要揭露他们。  

● 记者:受朱立创、李华红等雇佣派发“反X教联盟”传单的人,换取“义工”记录的政治庇护申请者,能否办到身份?
  
程长河:我劝他们别因小失大,这对他们有百害而无一利,说法轮功是X教的是中共独裁政权,在美国这个社会攻击维护信仰自由的人,拿身份肯定拿不到,善恶有报,有人会记录,骗政治庇护即使拿到绿卡也会被追查,证据确凿的不仅绿卡会被吊销,持有人也将会被驱逐出境、永远不能返回美国,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 记者:对案件的胜算把握有多大?

程长河:刑事案最不好定的,李华红也最终被定罪。民事案有当时的抢救记录,还有最近医院的诊断证明。在美国,只要有确实的证据,她就要负相当责任。她是故意伤害,在刑罚上定罪的情况下,胜算毫无悬念。

● 记者:对案件未来的展望?
  
程长河:他们必须及时、充分的赔偿对我的伤害,不仅受到刑事惩罚,而且经济上也要惩罚。此外,我也寻求向纽约州政府提出撤销李华红的摊位,要求驱逐李华红离境。
 
因为事件发生的背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所以事情还没有了结,李华红还逃脱了更大的罪,这个案件最重要的、最关键是李华红的“反X教”摊位,是在帮中共掩盖真相、散发邪恶谎言、煽动仇恨的一个摊位。

===================================================
李华红法拉盛打人案回放

2011年8月26日,程长河制止街头暴力,被李华红攻击
2011年10月1日左右,皇后区检察院立案起诉李华红
2011年10月11日,法拉盛109警局逮捕李华红
2011年10月18日,皇后区刑事法院开审李华红“故意伤害”案
2011年12月12日,程长河再被攻击,送医院急救
2012年1月20日,程长河在皇后区民事法庭提告李华红、盛津小吃老板耿青及反X教联盟理事长朱立创,民事索赔
2013年1月8日,皇后区刑事法院对李华红定罪,判其有条件释放。程长河获两年保护令
2014年11月26日,民事庭决定于2015年4月审理程长河民事索赔案

责任编辑:兆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