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日欧10月经济数据疲弱 美国强劲

美国劳工部11月20日(周四)公布数据显示,美国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长1.7%,与上月持平;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同比增长1.8%,缓解了市场有关美国面临通缩风险的忧虑,同日公布多项经济数据强劲,带动美股上涨,标普500指数再次刷新收盘纪录新高。(PUNIT PARANJPE/AFP)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11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静综合报导)11月3日,汇丰中国10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公布,证实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继续降温。此前,欧元区10月制造业PMI终值意外轻微下修,日本经济数据显示,四大经济指标非常不理想。而美国经济发展一枝独秀,白宫经济顾问杰森‧福尔曼(Jason Furman)声明盛赞美国经济发展势头强劲,引领着全球的经济复苏。

汇丰中国PMI终值公布 大陆经济继续降温

汇丰中国10月制造业PMI终值11月3日公布,证实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继续降温,下行压力未减。

BBC报导,汇丰公布的中国10月PMI值为50.4,低于7月份的51.7,但高于9月份的50.2。HSBC/Markit公布的PMI较多侧重中小型民营制造企业,中国国家统计局的PMI更多侧重大型国企。

汇丰PMI显示,中国制造业上个月整体略有回升,但体现国内外市场需求走势的新增订单和新增出口订单数据却跌至4、5个月来最低点。

英国巴克莱银行经济学者认为,10月份PMI下降,内需和出口需求都疲弱,且先前出台的有针对性的刺激措施对中小企业并未提供有效支持。

白宫经济顾问:美国经济引领全球经济恢复

日前,美国商务部发布2014年第3季度经济增长报告,显示美国经济同比增长3.5%。

白宫经济委员会顾问杰森‧福尔曼(Jason Furman)随后发表声明,盛赞美国的经济发展势头强劲,引领着全球的经济恢复;同时他也表示应当进一步刺激经济恢复、发展,并支持提高最低工资,让劳动者也能从较快的经济增长中受益。

福尔曼在声明中称,美国经济在今年第3季度的增长十分强劲,与其他指标所显示的劳动力市场改善、消费者信心增加、国内能源安全度提升等相一致。自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经济反弹势头好过世界上大部分其他国家;最新的数据尤其显示了美国在引领世界经济的恢复。

欧元区10月PMI终值意外轻微下修

Markit日前数据显示,经季节调整后,欧元区10月制造业PMI终值意外轻微下修,由9月所创14个月低位50.3,升至50.6(初值50.7);德国、西班牙、荷兰及爱尔兰扩张,抵消其他地区收缩。期内,油价下跌令投入成本下降。

德国10月制造业PMI终值意外上升,由9月49.9,回升至51.4(初值51.8三个月高)。期内,产出指数增长加快;就业创33个月高;新订单略降;投入成本录得4月以来最大跌幅。

欧洲央行执委会成员默西(Yves Mersch)日前表示,“欧元区经济体质依旧脆弱,我们不能枯等奇迹发生,来结束经济低速成长的局面。”

日本四大经济指标非常不理想

日本最新公布数据显示,四大经济指标非常不理想。日本央行宣布加码量化宽松政策后,日圆对美元汇价跌破111大关。日本朝日电视台说,目前日本的经济已陷入“四重苦”境地。

日本朝日电视台说的“四重苦”,包括了:完全失业率上升,达3.6%,时隔2个月再次恶化。另一项就业指标“有效求人倍率”为1.09倍,3年4个月来首次恶化。第三苦是消费支出,比去年同期降5.6%。9月平均每户家庭支出为275226日圆(约2400美元),连续六个月呈现同比下滑。第四苦,消费者物价指数(CPI),9月为103.5,比去年同期上升3%,连续16个月走高。

末日博士:全球经济能否依靠美国高飞?

因准确预言2008年金融风暴、次贷危机而被称为“末日博士”的纽约大学教授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将全球经济比作一架飞机,说它本来需要四个引擎才能顺利起飞并避开风暴,可如今只有一个引擎还在正常运转,那个引擎就是“盎格鲁领域”——美国与英国。问题是全球经济能否依然靠一个引擎,以及这样能飞多久。

华尔街见闻11月3日报导,鲁比尼认为,美国以外地区集体经济疲弱意味着美元会走强,而这将不可避免地削弱美国增长势头。其他国家地区经济滑坡越严重,美元涨得越高,美国避免其他地区下滑影响的能力就越低。除了美国,中国、欧洲和日本的GDP预期都在下滑。

对美国与全球其他地区的差异,巴克莱曾预计,今后两者将继续向不同的方向发展。“(美联储)终结QE可能产生信贷风险,增长的差异预示着,这些风险可能在美国以外地区表现得更强烈。”

鲁比尼总结了未来的几大挑战:

1、发达经济体、特别是欧元区和日本的私人与公共债务仍旧高企,不断增加,可能难以持续。

2、债务沉重和贫富差距扩大可能是滞涨的根源,滞涨会导致政界推行结构改革面临更大的困难。

3、非常规的宽松货币政策并未刺激实体经济所需的贷款增长,反而让资产价格再度上涨,使大多富有阶层更加富有。

4、地缘政治风险增加、埃博拉疫情和全球气候变化尚未波及金融领域。但它们使资本支出和消费的增长速度放缓。

责任编辑:李玉

评论
2014-11-04 1: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