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巨人的传说和一些存在的证据

文:正见网丛书编辑小组

暴龙追着人跑的石雕,量一量暴龙高约8公尺,ICA人高约有5公尺,把现代人放旁边比较,显然小很多。(图片提供:Dr. Don Patton)

    人气: 41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在世界各个民族的传说中,巨人几乎是不可缺少的重要角色。从希腊神话“奥得赛”里英雄俄底修斯在海岛上遇到的独眼巨人,格林童话里“杰克的豌豆与巨人”,一直到格列佛游记里的“大人国”,许许多多的故事都描述巨人这样的生命。十八世纪以后,随着近代人类学的研究发展,这一类的传说渐渐地消失,现在大家都说这些只是故事传说,不可尽信。然而,从一些关于巨人的考古化石发现,让人不禁重新思考,“传说”是否仅仅是传说?

南美洲神秘的“ICA石雕”

在南美洲蕴藏着许多令人好奇又不知其解的古文明遗迹。其中,在著名的秘鲁纳斯卡平原北部有一个叫ICA的小村庄,在附近的小山中,一批雕刻着图案的石头在ICA河决堤时开始大量地被人发现。

秘鲁的卡布雷拉博士从一九六○年代开始研究ICA石头,在他私人的ICA石头博物馆里收集了11,000颗石头。这些珍藏在卡布雷拉博士的博物馆里的石头,根据推测可能有上千年的历史,上面雕刻着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图画。在这些图画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人与恐龙生活在一起的情况,恐龙像是一种家畜,或是当时人们驯养的动物。科学家认为恐龙早在一亿多年前就消失了,那么这些图画究竟是谁雕刻上去的?

ICA博物馆的石头上刻着许多恐龙与人类生活在一起的图案(图片提供:Dr. Don Patton)

其中的一颗石头上刻着一幅图,一个惊慌的人被一只暴龙(Tyrannosaurus Rex)追着跑,他很害怕地向前跑。这个暴龙跟我们在电影《侏㑩纪公园》(Jurassic Park)看到的暴龙是一样的,是一种站立的恐龙,后腿非常强壮有力,而前面的手又小又短,看起来跟它庞大的体积很不相称。

由这张暴龙追着人跑的雕刻,我们想到两种可能性:

我们现在知道恐龙的模样,是专家在挖掘出恐龙化石后,经过仔细地分类整理,然后以复原的方式拼凑出原来的骨架,再根据合理的推测而描绘出恐龙当年的样子。因此第一种可能性是:这些雕刻ICA石头的人,具备与现在科学家同等的知识,可以藉由复原化石,绘制出恐龙的形态。

另一种可能性就是:当年曾经有人类与恐龙生活在一起!

不管哪一个想法是对的,得到的结论同样惊人。因为这些石头上雕刻的图画太令人费解,怎么会把恐龙跟人画在一起呢?

再看看另一块石头,上面雕刻的是一只三角龙(Triceratops)。这种恐龙长得很像巨型的犀牛,以头部的三支角得其名。图里雕刻的是一个人骑在三角龙的背上,手里拿着像斧头一样的武器挥舞著。在另一块石头上,我们还看到一个人骑在翼龙背上。几乎比较著名的恐龙类型在这些石头雕刻里都有出现,而且还似乎跟雕刻石头的这些人的生活有密切关系。

ICA博物馆的石头上刻着人骑在三角龙的背上(图片提供:Dr. Don Patton)

仔细地比较这些石雕,会发现一个更令人惊讶的事实。在这些石雕中,人与恐龙的身高比例差不多少。以现在发现的暴龙化石为例,暴龙身高约有三层楼那么高,在“侏㑩纪公园”电影里我们可以看到暴龙是非常巨大的,一脚可以把人踩扁。我们看所有的石雕里,恐龙虽然还是比人大,但比例并不悬殊,三角龙对于骑的人来说,好像是现在人与牛的比例。

首先我们仔细量一量刚刚看过的暴龙追着人跑的石雕。根据资料,暴龙一般身长12公尺,按照图上这个几乎是直立站立的暴龙来算,它的尾部占三分之一的长度,也就是说它的高度是剩下的三分之二也就是8公尺。按照图上的比例,这个ICA人他的身高应该有5公尺的高度。我们也把现代人的身高高度放在旁边比较,是不是小了一号呢?

暴龙追着人跑的石雕,量一量暴龙高约8公尺,ICA人高约有5公尺,把现代人放旁边比较,显然小很多。(图片提供:Dr. Don Patton)

另一张骑着三角龙的战士图我们也量一量人与恐龙的大小比例。一般的三角龙身高是4.5公尺。按照图上的比例,这个战士身高也有4公尺以上。以现代人的身高骑这样的恐龙是有点儿太大了。

骑恐龙的战士身材很高大。(图片提供:Dr. Don Patton)

除了雕刻在石头上的平面图之外,卡布雷拉博士也在ICA地区找到许多与恐龙有关的立体雕塑。在这些雕塑中,同样呈现出人与恐龙共处的情境,而且更生动地展现出当时人类与恐龙的大小比例。

卡布雷拉博士手里握著在ICA地区发现的雕塑恐龙像。(图片提供:Dr. Don Patton & Dennis Swift)

雕塑恐龙像生动地表现了人与恐龙的比例(图片提供:Dr. Don Patton & Dennis Swift)

那么这说明了什么?是不是有可能在那个时代生存的人类是比较高大的,也就是“巨人”呢?

这个想法虽然乍听之下让人有点难接受。然而考古学家发现生活在二亿八千万年前的一种古蜻蜓,学名叫做Meganeura Monyi,它的双翼展开有70 公分宽。又比如说,恐龙时代有些蕨类的体型相当巨大,最大型的种类甚至比恐龙还高大 (约30 公尺高)。现代的蕨类大多是矮个子,只有树蕨类较高大,但高度却远不如它们的老祖先。过去在恐龙生活的年代曾有这么巨大的蜻蜓与蕨类植物,那么如果那时也同时存在人类,是否也会比今天的人类高大呢?

下面我们再看看巨人存在的一些证据。

特大号的大腿骨及脚印

一九五○年代后期,人们在土耳其东南方的幼发拉底山谷(Euphrates Valley)发现了许多的巨大骨头化石。经调查证实与人的骨头十分近似,只是比例出奇地大。其中的一个人大腿骨化石,长达1.2公尺。依照这个比例推算,这个“人”的身高有5公尺,真的称其为巨人一点也不为过。

现代人站在有着1.2公尺长的大腿骨的巨人面前,比例相差悬殊,甚至还不到巨人腰的高度。(图片提供:Joe Taylor)

以下这两张照片里的脚印是不是大得吓人呢?第一张照片里的脚印足足有42英寸(107公分)长,脚后跟宽11英寸,脚趾头长8英寸,宽6英寸。第二张照片是杜赫地博士(Dr. C. N. Dougherty)在他的书“巨人之谷”中展示的在美国堪萨斯州发现的近90公分的巨大脚印,也同样惊人,估计若真的是巨人脚印的话这个人大约高25英尺(7.62公尺)。

巨大的脚印化石(图片提供:Henry Johnson)

美国堪萨斯州发现的长达近90公分的巨人脚印(图片提供:Floyd M. Gurley)

各地的巨人传说

另一个相似的发现在美国。印地安人有一个传说,在很久以前,曾经有一种红发巨人族,身材十分巨大,也十分地凶悍,印地安人的祖先,经过了长年的征战,才把巨人赶走。这些巨人居住在美国内华达州垂发镇西南方35公里处,一个叫做垂发洞(Lovelock Cave)的山洞。这个传说人们起初并不重视,直到西元一九一一年,矿工在挖掘垂发洞的鸟粪之后,发现一具巨大的木乃伊,身高达2.2公尺,红色头发,才引起考古学家的兴趣。

这个发现揭露之后,学者们想到了印地安人古老的传说,并且开始调查。加州柏克莱大学与内华达历史学会派出人员前往调查,山洞已经因为开矿造成了破坏,劳德只找到了一些印地安人的遗物。接着,垂发镇的采矿工程师李德与其他人员测量了挖掘出的一些股骨长度,发现股骨所属的那些人,身高可达2~3公尺。在同一个地方也发现了一些红发。这些骸骨直到现在还被内华达州的亨波特博物馆(Humboldt Museum)收藏。

在马来西亚的沙劳越一带,也流传着巨人的传说,二十世纪初,有人在沙劳越的密林中发现了一些巨大的木棒,这些木棒长达2.5~9公尺,据说是巨人使用的工具。

在人类漫长的发展史上,是否有巨人存在过?如果没有,那么在土耳其与垂发洞发现的巨大骨骸是怎么回事?如果有,后来他们又到哪儿去了呢?

古籍里关于巨人的记载

《太平广记》第四百六十三卷(禽鸟篇)中记载:西晋永嘉二年,有鹙鸟聚集在始安县。被木箭射穿,铁箭头六寸半长,以箭头箭长来推算,这个射猎的人身高能有一丈五六尺高。

“一丈五六尺”也就是约4公尺长,这个射手应该是个巨人。

(*原文:晋永嘉二年,有鹙集于始安县,木矢贯之,铁镞,其长六寸有半,以箭计之,其射者当身长丈五六尺。)

ICA 石雕vs.那斯卡平原上的巨画

最后我们来看一看这两张图。一张是ICA石雕,一张是那斯卡平原上的巨画。在ICA石头上,雕刻着与那斯卡平原上的巨画几乎一样的猴子图。雕刻石头的艺术家是否也是那斯卡巨画的作者?难道令人费解的那斯卡巨画也是巨人所画?

ICA石雕上的猴子图(图片提供:Dr. Don Patton)

那斯卡的猴子图(图片提供:Peru Expeditions)

以上的一些证据,分开来都是一些不解之谜。然而综合起来看,真的是十分耐人寻味。(待续)@

——转自洞见文化出版 《揭开史前文明的面纱》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南美洲秘鲁的纳斯卡平原(Nazca)千奇百怪的图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图。这只50码(46公尺)长的蜘蛛,以一条单线砌成,也就是说用一笔划画成这只蜘蛛,是纳斯卡的动物图形之一。这幅图科学家认为可能是纳斯卡文明当时的一种星座,就像我们今天的小熊星座一样,代表当时人们的天文学。有人发现纳斯卡平原的直线与某种天文历法有关,因为这些图形中有几条直线极其准确的指向黄道上的夏至点。这片看似空无一物的地区,隐含了惊人的史前文明谜题。
  •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地球,并不是一开始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而是历经了无数次的地壳变动、火山爆发、洪水、冰河等变化,亿万年来几经浮沉,才形成今日我们所看到的地理环境。如果史前时代人类曾经有文明,那么很可能一度、甚至几度毁灭于天然灾害侵袭,只留下部分遗迹在地形变动或海水上升后,没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 一个与爪哇人相同,常常出现在生物课本里用来强力阐述进化论的例子即为“灰斑蛾与黑蛾”。教科书上通常会展示一组对比图:一只停留于灰色树苔上的灰斑蛾和一只停留在黑色树干上的黑蛾。并且解释这一种类的桦尺蛾主要生活在英美,只在夜间飞行活动,白天时则隐藏于树干上有苔藓的部位,所以一般情况下,灰色的斑纹成了有利的保护色。但是当工业化生产带来的污染熏黑了树干,杀死了树干上的苔藓生物后,灰斑反而使这些蛾暴露无遗,成了飞鸟的美餐,于是黑蛾就因为其保护色的优势而进化成为主要群体。当空气净化法案通过后,灰色的树苔又生长起来了,灰斑蛾重新拥有了保护色的优势,于是又淘汰了黑蛾。就这样爱吃蛾的飞鸟也因为被蛾的保护色施了“障眼法”,理所当然地,飞鸟的捕食就成为这种自然选择的驱动力了。
  • 于史前人类的岩洞壁画,大部分人的印象是一群围着树叶的原始人,打猎结束后,围着火休息,有些人在岩洞壁上作画,记录今日的打猎成果。所以岩洞壁画上画着原始的打猎场景,有原始人类以及兽类,图形是以极为简单的线条构成的。
  • 史学家们一般认为金字塔与法老的墓葬有着密切的关系。然而,在西元八二○年,开罗回教总督阿尔玛门(Caliph Al-Ma'mun)率领人马,首度挖出通道进入大金字塔,看到的景象却是非常朴素的房间,连一件陪葬品、珠宝、雕像都没有…是谁造了大金字塔?
  • 太空人登陆月球后,人们知道月球表面是一片荒凉的沙漠,只有无尽的太空尘埃,空荡荡的。不过,您知道吗?登陆月球后一些鲜为人知的发现,反而使科学家对于月球的起源更加迷惑。目前科学家对于月球的了解已超越当年未登陆月球前的想像,这些新发现的证据可以使人们打开新的思维,重新认识与思考自己与生命的起源。
  • 七鳃鳗是至今少数仅存的无颌类脊椎鱼形动物之一,近日关于内蒙古出土的七鳃鳗化石新研究再次引起人们关注,七鳃鳗发育阶段在数亿年间没有变化,引起科学家极大兴趣。
  • 十九世纪末,英国上校James Churchward于驻防印度期间,在一个极特殊的机缘下,由一位印度教古寺院的住持手中得到一块Naccal碑文,这是一种极为艰涩难懂的文字,上校费尽艰难终于在一位印度高僧的指点下,读出了一个伟大古文明的兴衰史。一九二六年上校出版了关于Mu大陆文明的著作“遗失的大陆”,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姆(Mu)大陆”的传奇故事。
  • 除了与那国岛南部之外,在与那国岛最西端的西崎海域也有重大的发现。一九九○年潜水人员在西崎海域海底,发现了一个以岩石堆砌的庞大金字塔。这个金字塔型结构宽一八三公尺、高二七.四三公尺,由长方形的巨石构成,总共有五层。
  • 油价高涨,人们不禁要问:石油还能烧多少年?全世界几亿辆汽车,这么多飞机来来往往。远程大型客机波音747一次就要加燃油八十五吨,前几年出事的协和式超音速客机要加九十六吨油。
评论